9.0

2022-08-31发布:

淫兽传说

精彩内容:

               (1

  最初由人們的淫邪思想,在魔法的影響下,聚集而成的淫獸,經過長時間的
演化,已經發展成一個獨立的種群,它們專以美麗的年輕女性爲目標,捕獲後吸
取她們的愛液作爲食物,更能將具有特殊能力的女性的能力同化,不斷變異,使
自己更加強大,由于淫獸族群的日益強大和活動範圍的無限制擴張,成爲了人類
共同的威脅,所以終于在5年前的一次聖戰中,被強大的人類聯軍剿滅,原來它
們的主要棲息地黑木森林,也被放火燒得一幹二淨。

  但是,在某個黑暗的角落,仍然有幸存下來的淫獸,也是這世界上僅存的最
後一只,經過5年的時間,已經長成爲成熟的個體,具備了獵捕的能力,開始尋
找美麗的年輕女子,來作爲它的第一個獵物。

  我們暫且稱這只最後的淫獸爲“S”。S的身體比較柔軟,完全“站立”大
概有2米那麽高,沒有規則的外型,可以自如的伸縮變形,並能從全身各處伸出
附有吸盤、肉莖的大量觸手,身體的中間,還有一張大嘴巴,可以將捕獲的獵物
吞入自己的身體裏。

  S聞到了獵物的味道,那是美女身上散發出來的幽香,這使得分布在S身上
的各個大大小小的精囊分泌出大量的精液,激起了它以前從未感受過的強烈的
“食欲”和繁殖欲望。

  “喝!∼……”一聲嬌叱響起,不遠處,一位身穿白色緊身露背上衣,連著
僅蓋過臀部上部的百褶超短裙,雙腿套著灰色半透明絲襪和短筒高根皮靴的20
歲左右的美女,正在舞動著曼妙的身子,練習著火系的魔法,她黑色的長發,隨
著升騰的火焰之氣飄逸著,一道流海蓋住了她的半邊眼睛,性感的紅唇在吟動著
咒文,聲音如銀鈴般悅耳和具有誘惑力。

  她的雙手一並,一個直徑一米的大火球馬上噴射而出,將前方的樹木化爲焦
炭。

  “好,看來我的火球術又上了一個層次了, 呼∼ 好累,今天就先練到這
吧∼”女子笑了笑,拭了一下臉上的汗,理了理頭發,轉身往回走去,隨著大腿
的擺動,扭動的臀部短裙下的灰色蕾絲花邊內褲時隱時現。

  “嗚哦哦哦∼∼!”S只覺得自己全身湧起巨大的沖動,再也忍受不住了,
從樹叢中突然沖了出來,十幾條觸手同時朝女子纏了過去。

  “?什麽人……”女子聽到響動,回頭一看,發現自己從未見過的十幾條莫
名其妙的東西朝自己纏了過來,不由得驚了一下,就在她猶豫和遲疑的短暫時間
裏,觸手快速地卷上了她的腳踝,將她的雙腿纏到一起猛地往後一拖。

  “啊?!……”女子向後一仰,手中的火球頓時朝天空中飛去,整個人被S
吊到了半空中。

  “這是什麽東西……吃我一記……”女子重新調整了姿勢,從手中射出了巨
大的火球,一下將S的右邊一部分給轟沒了,不過還好在那之前S已經本能的將
身體豎了起來,所以損傷被不是很大。

  “!!……”S還是頭一次受到這種攻擊,灼熱的痛楚讓它不停地扭動著身
體,慌張中用力將女子往旁邊一甩,然後朝森林裏逃去。

  “啊?!……”女子正好撞在了一棵樹上。

  “哼! 襲擊了我紅玲的家夥還想跑? 正好,把你當實戰練習對象給清蒸
了∼”女子生氣的站了起來,笑著在手上運起火球,朝森林裏追去。

  一路上,都是S受傷後流下的粘稠的體液,彎彎曲曲的延伸到森林的深處的
一處小湖邊。

  “從水下逃走了嗎?”紅玲走到水邊,用火球對著水面轟去,激起一大片水
花。

  “哼,不管你是什麽,這次算你跑的快∼”紅玲看了一下,見水面還是沒有
動靜,便轉過身準備離開。

  這時候,從水面下突然伸出了幾條觸手,纏住了紅玲的雙腿,一下將她拖入
了水下。

  “嗚!!……”紅玲的嘴裏吐著泡泡,嗆了好幾口水,雙手被觸手纏住,在
奮力地掙紮著。

  S在水底,將更多的觸手纏向了掙紮中的紅玲,本來它是想逃到水中緩解身
上的灼傷的,沒想到紅玲也追了上來,正好把她給拖下來,讓她強力的火焰魔法
絲毫也使不出來。

  “嗚……糟糕……在水裏我用不了魔法……我的手……”紅玲在水中不僅呼
吸困難,行動也遠沒有在陸地上那麽自在,很快,她的雙手就被S的觸手拉到了
身後,並攏著緊緊捆在了一起。接著,她的脖子上,胸前,腹部,到處都纏滿了
觸手,她的雙腿也被觸手用力的拉到了兩邊。

  接著,早已亢奮不已的S迫不及待地將幾條連著精囊的肉莖觸手伸到了紅玲
的身下,撩開她的內褲,鑽進了她那從未被人開采過的的肉縫之中。

  “啊!……不要……嗚!……”紅玲張開嘴巴,幾條觸手就猛地插了進去,
將她的小嘴一下子給塞了起來。

  “嗚!!……嗚!!……”紅玲扭動著身體在水中掙紮著,S這時候浮起身
子,舉著紅玲出到了水面。

  “嗚!……”紅玲感到嘴裏的觸手在往自己的喉嚨裏鑽著,一陣陣惡心的感
覺不斷湧起,而下身的觸手,已經開始了試探性的緩慢的抽插。

  在S的觸手表面,到處都是觸覺神經,在紅玲的小穴中摩擦,讓它感受到一
種從沒有過的快感,興奮的它馬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邊抽插一邊源源不斷地
噴射著濃綢的精液。

  “嗚嗚嗚!!!……”紅玲睜大眼睛呻吟著,下身的痛楚,讓她簡直忍受不
了,而且嘴裏的觸手,也開始朝她的喉嚨裏噴著精液,現在S正在本能地吸取著
紅玲下身的愛液,並且進行著強烈連續的繁殖行爲,它要用紅玲,作爲它繁衍後
代的母體。

  有一層薄薄的東西阻擋了S的觸手。

  “嗚!!……那是……不要!……”紅玲搖著頭,顫動著身體,極力地抗拒
著。

  S也不管它,幾條觸手同時發力,一下將那層薄摸給捅破了。

  “嗚嗚嗚!!!!……”紅玲的下體流出一片殷紅,她的處女之身就這樣被
S給破了。

  接著,就是更強烈的噴精和抽插,在紅玲嘴裏的觸手,還噴出大量的催淫和
酥麻毒劑,以激起紅玲的性欲,並麻痹她的運動神經,讓她再也沒有機會用力掙
紮。

  濃稠的精液從紅玲的嘴裏和下身飙射和流了出來,紅玲感覺到自己的意識越
來越模糊,全身的官能刺激卻更加的強烈,身子燥熱而無力,快感,接連不斷的
快感像潮水一般沖擊著她的腦子。

  半個小時過去,紅玲的全身幾乎都被觸手噴射的精液粘滿了,下身和嘴裏更
滿是白色渾濁的液體,在汩汩地往外流著。

  “嗚……嗚……”紅玲半閉著美麗的眼睛,目光淫绯而呆滯,已經失去平時
靈動和驕傲的神采,雙乳在催淫毒劑的作用下脹得滾圓而飽滿,被S用觸手纏繞
幾圈不斷地擠壓著,用兩個吸盤在那盡情地吸著乳液。而紅玲的整個身體,在S
的抽插下機械地顫動著,無力的扭曲著,承受著一個又一個的高潮。

  S在射出了足夠的精液之後,將紅玲的雙腿並攏著纏繞起來,勒緊,然後張
開大嘴,一口將紅玲給吞了進去,在它的肚子上,浮現了紅玲身體的輪廓,特別
是那對高聳的肉球和上面蠕動著的觸手,從現在開始,紅玲將在它的體內大量的
催淫液浸泡著,在S內壁無數的小吸盤與自己身體100%的接觸下,遭受著不
間斷的吸液強奸受精和淩辱,墮入永遠的高潮地獄之中。

  S的身體因爲吸收了紅玲的體液和能量,脹大了好幾圈,並且生長出了一些
紅色的觸手,外面包饒著微弱的火焰氣息。

  “吸收這樣有活力女孩的體液和能量真是爽∼能讓我成長得更快∼,同時她
們也是絕好的繁殖溫床,以後有機會要多捕獲幾個……”S在吞了紅玲之後,自
身也具備了一定的思維和說話的能力,它用觸手猛地捏了一下紅玲那凸起的乳房
輪廓。

  “嗚!……”紅玲在它的體內發出了微弱而低沈的呻吟聲。

  “呵呵,附近一定有和她一樣的女孩,好,現在就去找下一個目標……”S
說著,移動著龐大的身軀,朝森林外挪去……



(二)

  行進的途中,紅玲在S的體內不停地蠕動著,柔滑光潔的身體和那對肉球的
觸感,讓S有一種非常愉悅和興奮的快感。

  “第一次嘗到人類年輕女孩的味道,原來是那麽爽的……”S一邊尋找著新
的獵物,一邊慢慢地享受著紅玲美妙的身體。

  “唔∼∼看來這一帶都沒有人了呢。”S在森林裏走了一段時間,再沒遇到
任何一個人類,這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人類晚上一般都不出來活動,算了,等明天早上再去找獵物∼∼”S停了
下來,決定暫時在森林邊緣的一個山洞中休息,它身上被紅玲燒傷的地方雖然已
經再生得差不多了,但還是隱隱有灼痛的感覺。

  “唔……還是再拿那個人類的女孩來好好玩玩∼∼”S說著,觸手伸進自己
的嘴裏,將紅玲又再次拉了出來。

  “啊……咳!咳!……”紅玲全身都是S的體液,被觸手纏捆著手腳落到了
地上,從小嘴中一下子嘔出大量的白色精液和催淫毒劑,在毒劑的作用下脹大的
胸前仍然有兩個大吸盤,白色的乳汁延著吸盤的邊緣滲了出來。

  “唔……”S一看到紅玲這副淫靡可憐的樣子,馬上全身都興奮起來,伸入
紅玲下身的觸手忍不住又大力的抽插起來,還不時噴出濃稠的精液。

  “啊啊!!……不要!啊啊啊!!……救……救命……啊啊啊!!!……”
紅玲的全身在毒劑的作用下已經變得非常的敏感和嬌媚,意識模糊的她還是本能
地發出了求救的喊聲。

  “真是有趣的身體∼∼”S興奮而好奇地用觸手在紅玲的玉腿、上身來回地
揉捏,試探著紅玲的反應,然後,它把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對雪白而富有彈性的肉
峰之上,用觸手一圈一圈的纏起來,然後用力地捏著。

  “啊啊!!!呀!!……”紅玲的乳房被S當玩具一般任意地揉捏成各種形
狀,還不時的被拍上兩下,像兩個充滿氣的彈性極好的皮球在上下抖動著。

  “觸感真不錯的東西∼∼嘿嘿∼∼讓我看了就興奮不已……唔……”S玩著
玩著,身體又是一陣抽動,大量的精液一下從觸手的末端噴到了紅玲的肉球和臉
上。

  “呀!!……”紅玲的下身同時也感受到了大量的精噴,整個身子劇烈地扭
動起來。

  “好爽∼∼再來∼∼再來∼∼”S將觸手又伸進了紅玲的嘴裏,肆意地攪動
著,噴出源源不斷的精液和毒劑。

  “嗚……”紅玲的身子被觸手拉到半空弓了起來,在無盡的奸虐和快感中不
停地扭曲著。

  “紅……紅玲?!”這時候,從洞外傳來了另一個女孩的聲音。接著,一個
穿著藍色吊帶緊身上衣,緊裹著豐滿臀部、兩邊開著一排口子的超短裙,以及藍
色絲襪和黑色高跟鞋的藍發女孩闖了進來,她的全身都是幽雅的藍色,就像清澈
的湖水一般性感動人。

  “混蛋,什麽東西……竟敢把紅玲給……快放開她!!”

  “哦,是她的夥伴嗎?竟然自己找來了。”S說著,將紅玲整個人舉起,張
開大嘴再次把她給吞了進去,紅玲的輪廓就凸出在S的肚子上,正在不斷的高潮
下不停地蠕動著。

  “啊?!你竟然把紅玲給……給我吐出來!∼∼”女孩憤怒而焦急地喊著,
雙手朝S發出一股強烈的水柱。

  “嗚?!”S趕緊往旁邊一躲,它旁邊的牆上馬上被高壓水柱開了一個大窟
窿。

  “不是吧?怎麽人類的女孩個個都那麽強悍的?!”S在山洞中狼狽地躲著
女孩發出的水柱,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

  “那麽大的身軀,看不出還挺靈活的,這回看你往哪躲?”女孩雙手同時發
出兩股水柱,一下在S身上開了兩個直徑半米的大窟窿。

  “啊啊!!好痛啊!!啊!∼∼”S發出尖厲的叫聲,身子誇張地扭動著,
本能地用新生出來的那些紅色觸手對著女孩發出了火焰。

  “呃??”女孩驚奇地馬上用水凝聚成一道屏障,將火焰擋了下來,産生了
一大股水蒸氣彌漫在山洞裏。

  “該死,看不清了∼∼”女孩感到有什麽東西正在朝自己飛過來,馬上雙手
發出高壓水柱,幾條還在蠕動的觸手殘肢便掉落在了她的腳下。

  “哼,想偷襲我嗎?沒那麽容易!”女孩說著,朝觸手飛來的方向,聚集全
部的力量,發出了一道直徑超過兩米的水柱。

  “轟!!!!”山洞的岩壁被水柱給沖塌了,發出巨大的響聲。

  煙霧散去,女孩卻不見了S和紅玲的蹤影,卻見旁邊被自己剛才轟出的新洞
口邊緣,殘留著S留下的體液。

  “哼,想跑?”女孩縱身一躍跳出洞外,在她前面二十米的地方,正是S高
大的背影,正在快速地朝森林中逃去。

  “最後一擊……冰劍!”女孩的手中,包繞的水氣凝結成一把一米多長的鋒
利的冰劍,然後便朝S沖了過去。

  “怪物,受死吧!∼∼”

  “嗚嗚∼∼”

  女孩的冰劍從背後刺入了S的體內,一股體液馬上從傷口噴了女孩一身。

  “呀!!……好惡心……討厭……”女孩厭惡地用手擦著身上的液體,同時
想把冰劍給拔出來,但是冰劍的那一頭突然傳來一陣灼燙的感覺,整個融在了S
的身體裏。

  “啊?怎麽會??這股火焰的氣是怎麽回事?難道是……”沒等女孩多想,
十幾條觸手已經纏上了她的身體,伸進了她的絲襪和裙下,放肆地攪動著。

  “哼!討厭的東西,別碰我!”女孩說著,手中發出高壓水柱將觸手切斷,
正要脫身之際,紅色的觸手又向她發出了火焰,她這次來不及使用水之屏障,只
好也用水柱相沖。

  “啊!!”因爲距離太近,滾燙的水蒸汽在她的衣服上灼出了幾處缺口,雪
白的肌膚也被燙得紅了起來。

  S趁著這個機會,將女孩的雙手纏住拉到了頭頂,這樣女孩的水柱便再也無
法打到它,同時,幾條觸手還從女孩衣服的破損處伸入,在衣服下攪動著。

  “啊?!呀!……把你那惡心的觸手從我身上拿開!∼∼啊!”女孩的雙腿
在掙紮中也被觸手纏住,強行拉向了兩邊,接著,S粗暴地撕掉了她的內褲,將
她的小穴毫無保護地暴露出來。

  “混蛋!你想幹什麽?不行……那裏……住手!!!……啊!!”女孩拚命
地掙紮著,但是觸手還是撩開穴口伸了進去,一條、兩條、叁條,越插越多,將
女孩的蜜穴越撐越大。

  “啊……好痛!……”女孩的下身被觸手猛烈地抽插著,濃稠的精液也開始
陸續地噴射出來。

  “呀!!好熱!!啊!!”幾條紅色的觸手纏住了女孩的乳房,末端的火焰
在故意的烤著豎起的乳頭。

  “啊!!!燙啊!燙……受不了了……住……住手!!……”女孩甚至聞到
了自己乳頭被烤著而發出的淡淡的香味。

  “哼,誰叫你剛才在我身上開了叁個大窟窿,這下也讓你好好地爽一下!”
S笑道。

  “唔,這個身體也很不錯呢,水嫩潤滑∼∼”S的觸手在女孩的衣服底下盡
情地摩擦和揉捏著,非常的舒服。

  “啊!!!……別以爲……我會那麽容易……被你……抓住……”女孩半閉
著眼睛,咬著牙說道,接著,一陣強烈的寒意,從女孩的蜜穴中發出來。

  “??好冷,怎麽回事??抽……抽不出來了……”S發現插入女孩蜜穴中
的觸手全都被凍住了,根本抽不出來,而且很快,在那些觸手的表面,就結了一
層冰。

  “嗚??”S的那些觸手全都被凍斷了,痛得它差點沒把女孩給放了下來。

  “哼,怪物,很痛嗎?”女孩笑道。

  “哼,我叫你笑∼∼”S等女孩張開嘴笑的時候,將幾條觸手一下捅進了她
的小嘴之中。

  “嗚!?”女孩的口腔和喉嚨馬上被觸手所塞滿,沒等她再發寒氣把它們冰
凍,滾燙的精液和催淫毒劑已經如潮水一般噴進了她的喉嚨和胃裏。

  “有本事你就再冰,連你滿嘴的牙齒和內髒一起全冰起來∼∼”S一邊噴著
精液一邊喊道。

  “嗚嗚嗚∼∼”女孩的嘴裏不斷地流出白色的精液,睜大著眼睛痛苦地搖著
頭。

  接著,S用紅色的觸手發出火焰,將塞在女孩下身的觸手斷肢給溶解然後扯
了出來,然後熄滅火焰,帶著余熱插了進去。

  “嗚……嗚……”女孩的身子劇烈地抽動了幾下,下身的灼熱感讓她感覺像
被火燒了一樣,連噴出的精液也好像都是跟開水一樣沸騰著的。

  “還有兩個洞洞,也給你全都插上∼∼”S說著,將觸手也插進了女孩的後
庭和尿道之中,被緊緊地包裹擠壓著,讓它感到非常舒服,抽動著噴出了精液。

  這樣,女孩被S纏在半空中,足足抽插噴精了半個小時,將她身上的每一處
地方都用觸手淫虐了個夠,直到女孩的雙眼中噙滿了晶瑩的淚花,在極至的快感
和痛苦中圓睜著雙眼失去了意識,才將吸盤吸在了她已經被擰得都是印子的乳房
上,把她整個人吞入了體內。

  “呵呵,接下來的日子,就和紅玲一起在我的肚子裏慢慢享受吧∼∼”S說
著,在紅玲的旁邊,浮現出了女孩的輪廓,而自己的身上,也生長出了新的藍色
觸手,剛才所受的傷,在吸取了兩位美女的體液和能量之後,一下子也恢複了不
少,而且自身的體積和力量也加強了許多。

  “唔……這次又是差點沒命,看來下次要找個柔弱點的女孩下手才行,不然
什麽時候被挂掉都不知道……”S爽夠了以後開始有點後怕起來,剛才那個女孩
要是沒有像紅玲那麽大意,冒然的接近自己,其實直接用水柱都可以把自己給沖
得稀巴爛了。

  “呃?”S正想著,突然腦袋部分被粗大的樹枝給碰了一下,它才發現自己
似乎又大了一圈。

  “嗯……照這樣下去的話……會不會目標過大……”

  ……

  兩天後,森林附近的七脈村。

  “紅玲和绮漣怎麽還沒回來?說好了獨自修行第二天就回來的,怎麽到現在
還不見人影呢?……真是兩個讓人頭痛的丫頭∼∼”一位金色長發,穿著黑色開
胸露背晚禮開衩長裙,二十六、七歲左右的女子,翹著被肉色吊帶絲襪包裹的美
腿,雙手交叉著放在胸前歎息著。

  她的眉毛如新月一般優美,長長的睫毛和金色的雙瞳,帶著點淡淡的紅色眼
影,加上那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紅唇,以及那一米七零以上的修長惹火的身材,
簡直就是一個讓男人見了都會血脈贲張的尤物,不過她的真實身份,是紅玲和绮
漣的魔法導師菲蓮娜,這次專門帶兩個人到野外進行爲期一個月的戶外修行,當
然,順便也想趁機好好的遊玩一番∼∼

  “該不是被哪個奇怪的大叔拐去了吧?唉∼∼又不得偷懶了∼∼”菲蓮娜理
了理頭發從窗前的椅子上站起來,踱到了鏡子前將兩個水晶耳環給戴上,然後抹
了點口紅,轉身離開了房間。

  “美麗的小姐,有空和我喝一杯嗎?”樓下一個相貌英俊的男子舉杯朝菲蓮
娜笑道。

  “抱歉∼∼今天暫時沒空,下次吧∼∼”菲蓮娜妩媚地笑了笑,朝他眨了眨
眼睛,走出了旅店的大門。

  “嗯……接下來……先到她們上次說去練功的地方看一下吧∼∼”

  ……

  森林中,S看著輪廓中兩個女孩微微隆起的腹部,笑了起來。

  “好,看來這兩個非常有活力的女孩都順利地受孕了∼∼很快我就要告別沒
有同伴、孤單寂寞的日子了∼∼”

  S興奮地說著,一邊想著女孩肚子裏的自己的後代會是什麽樣子∼∼

  “嗯∼∼還有它們的名字∼∼叫什麽好呢?對了,我自己都還沒有名字,不
如我就叫大球球好了,然後那兩個小的叫小球球……不行……這幾個名字一點內
涵也沒有,另外再想過……”

  S就這麽在一棵樹下愣了半天,一直到太陽快下山了,也沒想出什麽好名字
來。

  “郁悶ing∼∼怎麽來來去去的都在什麽‘球’,‘球’,‘球’那上面
轉悠∼∼,腦子好像不太行的樣子……對了……我是什麽時候有‘腦子’這個概
念的?”

  于是S又陷入了思索之中……

  “咦?這一大坨的是什麽東西?”後面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一大坨?嗯……這個聽起來不錯……等下……”S回頭看見了一個極其性
感和妩媚的女人就在距離自己不到兩米的地方好奇地盯著自己在看。

  “哇!……”S淫獸的本能一下就讓它全身的精囊狂分泌精液中,全身的觸
手一下都“勃起”了。

  “奇怪……還是活的……究竟是……啊……想起來了,好像是淫獸的一種,
那麽說……”

  菲蓮娜的目光定格在了S的肚子上,果然有兩個女孩的輪廓,還在那不時地
扭動著。

  “好像這兩個身形很熟悉耶……對了……就是那兩個丫頭!!……原來被淫
獸給抓了,怪不得我找死都找不到!!……”菲蓮娜說道。

  “哼∼∼聽起來你是那兩個女孩的朋友?”

  “不錯,我是她們兩個的魔法導師菲蓮娜……咦?還會說話的啊?真少見,
好玩∼∼”菲蓮娜又笑了起來。

  “唔……實在是……太……我……忍不住了……”

  “怎麽了,難道你想?……”

  “嗚哇哇∼∼你也來加入她們吧!我要在你的全身噴精、噴精、噴精∼∼”
S說著,全身的觸手都朝菲蓮娜纏了過去。

  “哇……哇咧?”S突然發現自己的頭上不知什麽時候多了塊超大的岩石。

  “抱歉,忘了告訴你,我精通五種元素的魔法,剛才不小心用了土系的。”

  “好重……嗚……”S的身子被一點點地壓扁了,突然,它積蓄了全身的力
量,猛地將這塊超大的岩石給頂飛了起來,砸在旁邊的地上,深深地陷了下去。

  “哦,不錯∼∼有點本事呢!再來∼∼”菲蓮娜笑著揮動了一下手臂,“風
刃!……”唰唰兩聲,S身後的大樹馬上被削成了幾半,轟然倒下。

  “這、這是……”S出了一聲冷汗,盡管嚴格的來說,它出的那身不叫汗。

  “好,接下來是……”菲蓮娜說著,手中升騰起熾烈的火焰。

  “等,等一下……”

  “哦?什麽事?”菲蓮娜收起火焰問道。

  “別忘了我手上有人質∼∼你要再亂來,會連她們一起傷到∼∼”

  “啊?對哦,我差點忘了,紅玲和绮漣還在你肚子裏呢∼∼剛才差點就連她
們一起給削了……”菲蓮娜妩媚地笑道:“那要怎麽樣,你才肯放了我可愛的學
生呢?∼∼”

  “這……這個……你先乖乖別動……”

  “哦?然後呢?”菲蓮娜將手自然的垂下,眨著眼睛問道。

  “然後……自然是……這樣∼∼”S說著,十幾條觸手從菲蓮娜的高跟鞋開
始,一直纏了上去。

  “哦?……”觸手將菲蓮娜的雙手拉到背後並攏著纏在一起,將她裹著肉色
吊帶襪的一雙美腿拉開到120度,將她整個人吊到了半空中,然後觸手鑽進了
她的衣服和內褲之中,貪婪地蠕動著。

  “啊……動不了了……勒得好緊……”菲蓮娜的雙手一點也無法動彈,觸手
開始肆無忌憚地伸進她胸前的衣服中,玩弄著她的乳房。

  “好大……感覺真好……這就是成熟女人的身體嗎?……”

  “啊……啊……”觸手撩開了菲蓮娜的內褲,開始侵入她的小穴中攪動著,
接著,更多的觸手伸了進去……

  “嗯……啊!!……嗯……”菲蓮娜隨著觸手的抽動嬌媚地呻吟著,性感的
聲音讓S忍不住將精液一下噴了出來。

  “啊!啊!……”菲蓮娜顫抖了一下身子愉悅地吟叫起來,接著,便是更加
猛烈的近乎發狂的抽插。

  “啊!!……嗯!!……呀啊!!……好……誇張……啊!!……”

  “啊……已經有愛液流出來了∼∼真美味∼∼”S興奮地吸吮著菲蓮娜的愛
液。

  “嗚……差不多該可以了吧?……”菲蓮娜在二十分锺後,媚笑著說。

  “???什麽?”

  “啊……作爲條件,我已經給你爽了一段時間……是不是該放我的兩個學生
了呢?”

  “哈哈哈,你在說笑嗎?像你們這些充滿活力的美女,就是我最好的食糧和
繁殖母體,怎麽可能放掉?……你的味道比兩個女孩的還要好,今天就讓我先插
夠了再說。”

  “哼……早知道是這樣了……啊……啊……”

  “哈哈哈∼∼現在你又能怎樣?哈哈……咦?!”S正笑著,突然間所有纏
住菲蓮娜的觸手全都莫名其妙地斷成了幾截。

  “怎……怎麽回事?”

  S驚異地看著菲蓮娜落回地面,理了理自己的頭發,笑著說:“風刃,並無
固定的彈道,一切隨驅使者的意願改變,只要我的手還能發出魔法,風刃就一定
可以擊中目標。”

  “你……你……”

  “呵呵,淫獸到底是淫獸呢,果然比普通的男人要刺激得多啊∼∼”菲蓮娜
捂著下身仰起頭媚笑道。

  “不過呢,這次可沒那麽多時間陪你玩了,快把我的兩個學生給吐出來,否
則……我可要動手把你解剖了哦∼∼”菲蓮娜說著,雙手上凝聚成兩把異常巨大
的冰刀……

  “餵……爲什麽才剛出來沒多久就碰上這個強得變態的家夥……哇咧?!”
正說著,S見寒光一閃,趕緊把身子一歪,緊挨著他身側的地面上馬上被劈了一
條大裂痕。

  “呀∼∼劈歪了呢∼∼”菲蓮娜笑了笑。

  “開……開玩笑吧……嗚呀呀呀!……”S趕緊轉身逃跑,而菲蓮娜就在它
的身後一刀一刀地追殺著,每次就差那麽幾公分的距離。

  “我……我終于知道我的同類是怎麽被滅絕的了,原……原來……在人類中
有……有那麽多……強到變態的……家夥!!”S一邊沒命地逃一邊感歎道,這
時候,前面已經沒路了。

  “我滾∼∼”S突然將身子縮成了一團,將紅玲和绮漣包在最中間,就朝懸
崖下面滾了下去。

  “!!!這……這是什麽招式??”菲蓮娜愣在原地,只能眼睜睜地看著S
像個大皮球一樣往懸崖下彈去。

  “那……那接下來……似乎還要爬下山去找他們……我的腿啊……早知道上
山就不穿高跟鞋了∼∼”菲蓮娜閉上眼睛,有點無奈地歎了口氣。

  第二天,菲蓮娜回到了村子,在一家酒館中喝著酒,思考著怎麽才能解救她
那兩個倒黴的學生,當她走出酒店的時候,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頭暈目眩,眼前
一黑,就扶著牆倒了下去……

  “嘿嘿,喝了我們加有強力迷藥的酒,終于暈了,小心點,這個女魔法師有
點危險,別給她有施放魔法的機會……”恍惚中,菲蓮娜聽見一個聲音在身旁響
起,接著就好像有人開始用繩子捆綁自己的雙臂,然後就什麽也不知道了。

  “唔……啊……這裏是?……”菲蓮娜昏昏沈沈地醒了過來,突然感到下身
一陣充實和微微的痛楚的感覺,她睜開眼睛一看,一個長著胡子的健壯的男人正
用自己粗大的陰莖在自己的蜜穴中用力地抽送著。

  “啊?……怎麽會……”菲蓮娜剛想掙紮,卻發現自己已經被密密麻麻的白
色繩子四馬攢蹄的捆了個結實吊在了半空中,雙手的手掌都被套進了密封的印有
咒文的套子裏,用繩子在手腕處綁死了。

  修長的美腿被分開,小腿向大腿彎曲,在腳踝處被捆在了一起,然後和手腕
緊連,讓她豐滿的胸部不得不高高地凸現出來,而蜜穴和幽門也處于完全敞開的
毫無保護的狀態。那個男人就用手扣著她光潔的大腿,站立著將腰頂在了菲蓮娜
的穴口處,盡情地享受著這濕潤而緊夾著的成熟美女的肉穴。

  “哈哈,真爽,果然比那些乳臭未幹的小姑娘有味道多了……”男人一邊用
力地抽插,一邊興奮地笑道。

  在他們旁邊,坐著一個稍微年輕點的男子,眼神給人一種狡詐的感覺,現在
正在用手托著下巴,淫笑著看著自己的同伴盡情地強奸菲蓮娜。

  “啊!……又是迷藥綁架……然後強奸嗎?……怎麽老碰上這種事情……”
菲蓮娜一邊不時地呻吟著,一邊有些恹恹地笑道。

  “菲蓮娜,從你來到這個村子開始,我們盯了你很久了,只是有你那兩個學
生在身邊,一時還不好下手,不過現在既然就剩你一個人,那麽暗算你就簡單多
了……”

  “哼……啊……又是用這種下叁濫的手段……”

  “呵呵,現在你的雙手已經被貼有禁魔咒的套子給封死,捆你的繩子又是專
門加固過的,你就是有一身的魔法,也休想從我們手上逃掉……”

  “哼……那就讓你們暫時爽一陣子吧,要是被我掙脫開來,看我怎麽收拾你
們……”

  “哈哈哈……比你魔法高強並且還要嘴硬的女魔法師我們也不是沒碰過,只
要封住她的魔法,最後還不是被我們奸虐夠了,賣給人家做性奴隸整天被人插著
玩。”

  “哦……那你們接下來想怎麽樣?”

  “當然是盡情的輪奸到你在高潮中叫到昏過去爲止∼∼哈哈哈∼∼”

  “在高潮中叫到昏?呵呵,就憑你們幾個嗎?”菲蓮娜妩媚地笑了起來,半
閉著雙眼中帶有一絲挑逗和藐視的神情。

  “好你個菲蓮娜,果然夠騷,那我們就不客氣了!∼∼”男子說著,走到菲
蓮娜的前面,用手使勁地捏了捏那對飽滿的肉球。

  “啊!……”菲蓮娜被捏得興奮地呻吟起來,男子就將自己早已堅硬高挺的
肉棒用手握著送進了菲蓮娜的口中,直插到她的喉嚨裏。

  “嗚……”同時,身後的男子慢慢地躺了下去,讓菲蓮娜的上身向上彎去,
臀部向上翹著,第叁個男人就用手拔開那兩片臀肉,將菲蓮娜的屁眼撐得老大,
將自己的老二也捅了進去。

  “嗚嗚嗚……”叁個男人就這樣前後夾擊著猛烈地抽插,將菲蓮娜的玉體捅
得不停地上下前後的晃動著,開始不停地噴著精液。

  “哈哈哈,好爽!射死你,再射∼∼”叁個男人淫蕩地大笑著,用渾濁的精
液澆灌著菲蓮娜的美肉玉體。

  “嗚……嗚……”菲蓮娜半閉著眼睛,長長的睫毛下是在快感和痛苦中享受
的淫靡的神情,身體在巨大的愉悅和亢奮中扭動著,發出嬌媚而銷魂的呻吟聲。

  ……

  “啊……討厭,我的肚子怎麽會?……”另一邊,在S用觸手和身體搭建成
的“産床”之上,全身被觸手捆著的紅玲和绮漣在脫離了催淫毒劑的影響很長一
段時間後,神智稍微恢複了一些,看見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驚恐地尖叫起來。

  “呵呵,那是我可愛的孩子們,就要生出來了∼∼”S笑著說。

  “什麽?你的……孩子??……不……不要啊!……”兩個女孩聽了用力掙
紮著喊了起來,她們怎麽也不能接受自己即將成爲兩只小淫獸的母親的事實。

  “啊!啊!!…好痛……出……出來了……啊啊啊!……”紅玲仰起頭,渾
身都被汗水浸濕了,從她被撐得老大的蜜穴之中,一團淡紅色的軟軟的物體慢慢
地“流”了出來,然後哧溜一下掉到了地上,變成圓圓的一團,大概有一個籃球
那麽大,在那不知所措地蠕動著。

  “這……這是什麽??”紅玲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馬上就昏了過去,
而绮漣那邊,也生下了一團藍色的圓球,在原地轉著圈圈。

  “哈哈,終于誕生了∼∼我不再是唯的一個了∼∼”S用觸手把兩個小球托
到了身邊,興奮地叫道。

  “至于你們兩個嘛……先給你們休息一陣,然後再接著受精∼∼”

  “什……什麽?!……啊……嗚……”绮漣搖著頭掙紮著,小嘴又被觸手給
塞滿了,接著,S將她和紅玲重新又吞進了肚子裏。

  “呃……叫你們什麽好呢?……名字名字……頭痛∼∼”S看著兩個小球,
再次陷入了痛苦的思考之中。

  到了晚上,村子裏的某個房子當中,菲蓮娜仍然被四馬攢蹄的捆著仰躺在床
上,胸前的衣服已經被拉開,雪白高聳的乳房上到處是鮮紅的手印和齒印,特別
是乳頭處,還在往外滴著奶水,嘴裏和下身兩處肉穴中倒流出很多白色的精液,
順著大腿往下滴著,浸得身下的床單上到處都是,叁個男人在不停地輪奸了她不
知多少次之後,也累得躺到一邊呼呼的睡去了。

  “嗚!……”菲蓮娜從喉嚨裏嗆出一股帶著腥味的精液,疲倦地半睜著眼睛
說:“哼!今天光喝精液都差不多喝飽了……這叁個男的看來也不是等閑之輩,
居然能一直不停地奸我奸到晚上……唉……還是沒辦法掙脫啊……希望那兩個丫
頭的情況沒我那麽糟糕∼∼”

  ……

  第二天,S帶著兩個孩子出去散步,幼年的淫獸只要靠喝水就能成長,兩個
小家夥喝飽了以後,脹得圓圓的,幹脆像兩個皮球一樣,連滾帶彈的跟在S的身
後。

  “真好玩∼∼讓我想起了我小時候∼∼”S忍不住用觸手把紅色的那個當皮
球拍了起來,結果被紅色的小球生氣地噴出火焰燙了一下。

  “咦?會噴火的?!那麽這個……”S又去拍藍色的小球,把它拍得實在是
受不了了,也噴出一股水柱射了S一臉。

  “果然……繼承了她們母親的魔法屬性……好厲害∼∼”S興奮地說道。

  “好,帶上它們去找新的獵物∼∼獵……”S突然想起兩天前被菲蓮娜追殺
的痛苦景象。

  “……還是由你們先去打探一下吧,情況不妙就趕緊溜……”

  到了中午的時候,那個長得比較狡詐的男子從外面回來,對正在前後夾擊奸
淫著菲蓮娜的同夥們說:“好了,我找到買主了,天黑的時候在森林南邊的一棵
大樹下交易,趁這段時間我們再最後爽一把吧∼∼”男子說著,便解下褲子,迫
不及待地加入了強奸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