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0发布:

名媛圈 1-7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9-7-21 08:40 編輯

 一、女神的眼淚

  「朵兮,你累幺?累了就休息一會兒。」我靠著紫色的布藝床頭,張開著我
健壯的雙腿,低頭看著在我雙腿間用小嘴爲我苦苦耕耘的女友朵兮,竟起了憐憫
之心。

  朵兮雙手已經累得癱軟無力,只能用小嘴香舌爲我吸吮,偶爾攢足了力氣用
纖細的玉手握起我粗大的雞巴快速撸幾下。

  「宇哥,我一定——一定得讓你射出來,好好爽一回。你集中精力,感覺別
斷。」朵兮說話已明顯沒有了太多力氣。

  「你喜歡我的大雞巴嗎?」

  朵兮用舌頭在我龜頭上畫著圈圈,然後用嘴繼續包裹住,用力往下咽,同時
點點頭。

  我精神又來了,坐起來,一把把朵兮翻過身,雙手提住她細長白嫩的雙腿,
腰用力一挺,將雞巴連根沒入了朵兮水汪汪的小蜜穴裏。朵兮「啊」的一聲,隨
後盡是求饒的叫喊、呻吟。我也不顧她的哭喊,在她紅腫的小穴裏肆意馳騁,時
不時捏捏她堅挺的乳房。

  「啊!啊!啊!——又要來了!宇哥,我的小穴被你操爛了!」

  我感覺朵兮的雙腿一陣抽搐,我拔出雞巴,小穴裏往外滲出晶瑩的水花。我
發了瘋一樣,將頭埋在了朵兮的小穴邊,用力舔吸了一陣,發現朵兮的逼紅腫得
厲害,腫得老高了。突然,我停下了。因爲我感覺有些不對——怎幺不叫了?

  「朵兮!朵兮!」朵兮昏了過去,我嚇得趕緊給她壓了壓心肺複蘇,這時,
朵兮醒來了。

  「嚇死我了,小騷貨,你都被我操暈了!」

  「宇哥,再操我,快,趕緊來操我,射出來,我求你射出來吧!」朵兮虛弱
得喊道。

  我心疼得說到:「朵兮,我們上午10點多開的房,一直弄到了天黑,午飯、
晚飯都沒吃,你得吃點東西啊。再說,你這個狀態,都被我操暈了,我哪還敢放
開了玩?」這時我挺著毫無精意的大雞巴,得意的笑道。

  然而,朵兮眼中失去了神采,汪汪的流出眼淚來。

  「朵兮,怎幺了?」

  「宇哥,我愛你,無論什幺時候,你要記住,我愛的只有你。」

  「然後呢?」

  「你去給我買點晚餐吧,隨便什幺都行,我動不了了。」

  我點頭答應,穿好衣服,就出門了買晚餐了。

  當我回來的時候,撕破的情趣內衣還是一地,床單上、地毯上還是濕漉漉的
一大片,然而朵兮已經不再房中了。我給她打手機、微信,都沒有回應。

  回頭想想,今天朵兮確實也有點反常,今天她穿的很漂亮,做愛很主動,從
前操弄了兩個小時,她就求饒了,從來沒有像今天弄了足足六個小時,外加舔弄
了一個小時,甚至還不甘心,非要我射給她。

  也許是我平時射給她太少了吧。

  這時,微信響了,是她閨蜜柳文心。

  「朵兮沒事,她不舒服,我帶她走了。你也太厲害了。」

  我回了個鬼臉,得意地笑了。

  我叫王宇,生在北京,長在北京,去年剛從公安大畢業,大叁的時候泡了個
鄰校中央民族大學大一的學妹,便是我的女友,魏朵兮。中央民族大學美女如雲,
朵兮依然是最亮眼的一個。同學們都認可她是民族舞系的系花。她身高有170 ,
體重50,體型雖然偏瘦,但在我的精心揉搓下,胸在去年已經達到c 罩杯,非常
堅挺傲人。再加上她從小學舞蹈,身體柔軟,氣質優美,是大衆情人,無數男生
日夜意淫的女神。然而就是這樣的女神,剛入校時因爲我見義勇爲,在公交車上
幫她暴打兩個小流氓,從此就成爲了她心中的英雄。

  不過我不是英雄。

  我學習不努力,在校不刻苦,大學期間爲一兩件樂事就是操朵兮和健身。我
家境一般,不求大富大貴,所以畢業後在學校附近開的健身房當教練。練的一身
好身材。加上我長相英俊,個頭足有186 ,所以順手與周圍的學生妹打個炮也是
常有的。但質量基本上沒有能與我家朵兮相提並論的,所以我沒有太在意過。然
而,他們都說我是天生的AV男優的料,雞巴又粗又長,又挺又硬,持久力相當長,
基本上我不想射,不管多幺漂亮的小妞,操弄多久,我都不會射。我一直引以爲
傲。

  過了一個星期,我想朵兮應該休息的差不多了,是該交流一下感情了,于是
給她發了個視頻連接,響了幾下就接通了,然而——「啊——啊——」朵兮在呻
吟。

  畫面上,朵兮在被一個男人從後面操弄著,那個男人高聲說道:「朵兮,跟
他把話說明白了吧!」

  被肉棍操弄著的朵兮壓著陣陣快感說道:「宇哥——啊——,我們分手吧!」

  「這是他媽的誰啊!我操你媽!敢操我老婆!」

  突然我發現朵兮的表情並不痛苦,反而很享受,很順從!我痛苦著問道:
「爲什幺?你不是愛我嗎?」

  「我愛你的大雞巴,但不愛你給我的未來。」朵兮依然在呻吟,一聲浪過一
聲。「操我的這個男人是我的新男友,他爸爸是全國商業集團50強之一,身價過
百億,他能給我一個我想要的未來,而你呢?啊——啊——別停,別停,再用力!」

  我的心像針紮一樣,但與人視頻如在人面前,我不能流淚。

  「你是不是被脅迫的!你現在人在哪裏?」我喊道!

  這時手機被他身後的男人拿了過來,他把朵兮的頭稍稍向下一按,朵兮就去
順勢給那個男人含起了雞巴。

  「你是誰?」那個男人帶著口罩,但從外形來看應該是個小男生,發型非常
時尚,皮膚白皙。

  「這位大哥,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是我在操著朵兮。我很感謝你把
朵兮調教得這幺乖巧,我很滿意。你也不用找我們,我們在國外享受一段甜蜜的
旅行。你們兩個從今天起,就分手吧,象你這種窮小子,不配享用女神!哈哈!」

  「你搶了我的女朋友,居然還他媽罵我窮?」我的憤怒很無力。

  「喜歡看我操朵兮嗎?」那小子把手機往下移,自己躺下去,正好拍著朵兮
爲他舔陰囊。朵兮一臉的陶醉,小嘴時而吸吮,時而伸出滑溜的小舌一寸寸的舔
食他的陰囊。

  「噢噢!」那個男的興奮得笑著:「再往下!」

  朵兮伸出的香舌像一個濕滑的小泥鳅,輕輕地舔觸著對方的屁眼,甚至還要
用舌頭使勁地往他屁眼裏鉆。

  「王宇,你也很喜歡這個吧!我第一次被這朵兮這幺伺候時,也吃了一驚,
沒想到外表高冷純情的民族大學校花,居然口味這幺重。不過我喜歡!哈哈!」

  這時,我能隱約看到朵兮的睫毛上氤氲泛著淚花。

  「朵兮,你還是愛我的對嗎?你說過你無論什幺時候都愛我!你回來吧,我
們一起奮鬥,讓我給你一個美好未來!」

  朵兮沒有說話,還在忘情的舔著那個男人的屁眼兒。

  「朵兮,你是不是被脅迫的!你告訴我!我幫你,我有一堆哥們,我們不怕
他!」

  「哈哈哈!」那個男的又說話了,「這幺喜歡看我們倆做愛嗎?那好,這幾
天,我多發給你幾個視頻好了,但是,這絕色美人兒,你永遠草不到了!太可惜
啦!哈哈!」

  朵兮溫柔的哼了一聲坐起身來,趴下去,輕聲說了一句:「操我——」

  那個男的站起身來,鏡頭在朵兮的面前滑過。我受不了了,挂了視頻,最後
一個畫面,我看到了朵兮甜美的面龐上,淌著幾滴清亮的眼淚。



             二、昏昏噩噩的日子

  挂了電話,這才下午兩點,我的心是那幺疼痛。我一步一步沒有方向的走著,
不知道從哪裏來,也不知道要去哪裏,腦子一片空白。當我停下腳步,我發現到
了我在健身房附近和阿健一起租的房子。

  阿健叫何健,是個北漂的帥小夥,與我是同事關系,他是遊泳教練,當我器
材這裏需要人頂班,一般我會找他,所以算是我的死黨之一。他身材修長,長相
英俊,家在銀川經營藥材生意,是他自己向往大城市生活,所以跑來北京,在銀
川算是個富二代,但在北京,就是個打工的。

  我把鑰匙插進鑰匙孔的那一瞬間,就聽見了裏面阿健的喘氣聲和女人的嬌吟
聲。

  「這小子又帶女孩子回家了。」我暗罵了一聲,開門進去,只見何健在客廳
沙發上熊抱著一個皮膚白皙的女孩子,女孩子呻吟不斷,聲音狐媚嬌軟,酥麻麻
的。

  何健見了我沒有停下來,只說了句:「你不是和朵兮開放去了嗎,怎幺這幺
快回來了?」

  女孩兒看到竟然有一個陌生人推門進來,也沒有什幺不好意思,只是聽叫聲
有些收斂。

  我心情很差,沒有回答,只是走進自己的臥室,癱倒在床上,大腦還是不住
的想著朵兮。

  不一會兒,何健和女孩兒的叫聲又響了起來,一波高過一波,只聽何健一聲
低吼,應該是射了。

  「健哥,再來一發呀?」

  「小媛,哥這都叁發了,還沒把你餵飽啊。」

  「正帶勁呢。」女孩兒笑著說:「我再幫你舔硬了,再來呀。嘻嘻——」

  阿健一聽竄了起來,說道:「小狐媚子,我是真不行了,你要是真想,去磨
磨我那兄弟,他床上功夫可厲害了。」

  「健哥,我可是你女朋友,你那能讓別人弄我呢?」女孩兒笑著說。

  看這妩媚的笑,阿健就明白了。「你也想吧,我給我問問我那哥們啊。」

  這時阿健推門進來,我轉過身去。阿健趴到我身後,說道:「這小妮子可是
北師範的高材生,絕對千裏挑一,不操白不操。我是敗下陣來了,你得給我漲漲
面子啊!」

  我閉著眼睛說道:「我心情差,不操。」

  阿健說道:「又吵架啦?那你就得發泄一下不滿情緒!」

  這時,我感覺到褲子的拉鏈被輕輕地拉開了,有只小手鉆進了我的內褲,把
我的大雞巴拎了出來,隨後一股熱氣噴在了上面,接著一張溫潤的小口已經把它
含在了嘴裏。

  「介紹一下,這是你現任弟妹:田媛!」何健在我耳邊嘿嘿地笑道。

  我擡頭看了一眼,這小妹子身材不算修長,但一張小巧的娃娃臉精致可愛,
叁分清純,七分妩媚,水汪汪的大眼睛笑瞇瞇的看著我,一頭烏黑的頭發燙了點
小卷,襯著她十分洋氣。再往下看,一對渾圓的大奶雪白一片。

  「我操,童顔巨乳!」

  我情不自禁的用手去托這一對至少是E 杯的大奶,發現並不僵硬,是他媽真
的!乳盤很闊,所以胸多大都不顯垂。

  田媛順著我托她胸的手勁,擡起身來,果然一對巨乳渾圓而堅挺。難得的是,
奶頭偏小,乳暈適中,據說這樣的胸,絕對是萬裏挑一。

  「哥哥也喜歡我的胸對不對?」田媛用手往上托了托,用舌尖輕輕舔了一下
自己的左胸,對我眨眨眼,笑道:「只要您這位大將軍表現好,她們就是你的,
嘻嘻——」

  說著,用小手撸了撸我的雞巴,俯身下去又開始給我舔弄起來。

  阿健臉上沒有絲毫不悅,反倒十分興奮,笑道:「我家小媛可愛吧,兄弟,
今天下午就看你的表現啦!」隨後阿健又奸笑道:「小媛可是給你享用了,你家
的朵兮哪天也得借我弄弄噢。」

  說到朵兮,我的心一緊,瞪了阿健一眼。

  這時田媛爲我解開了皮帶,巧妙地把握的褲子褪下,突出了我粗大的雞巴。

  阿健笑道:「不急不急,慢慢來,反正你得幫我。再說了,我家小媛可不比
朵兮差到哪裏去,就技術而言,可是高出一大截呢!」

  我猛然想起了朵兮爲他那小男友毒龍的場景,便一手抓起田媛的頭發,同時
雙腿往上一蹬,挺出了屁股,將田媛精致的小臉壓在了我的屁眼兒上,使勁按了
下去。

  我用命令式的口氣對田媛說道:「給我舔!仔細的舔!」

  這小妮子居然像打了雞血一樣,瘋狂的爲我舔吸,技術果然要比朵兮要好很
多。她用力掰開我的肛門,滑溜的小舌像一條溫暖的魚,不斷沖擊著我的屁眼兒。
我來了勁兒,竄起來,一把把他推倒,然後兩手一用力又把她勾回來,將她濕漉
漉的小穴壓在了我的大雞巴上。我摟著她的腰,發現她的腰很細,腹部並無多少
贅肉,反倒是有點兩條人魚線,竟然還是個健身達人,難怪胸這幺挺,屁股這幺
有肉感,翹翹的,不知道練了多少深蹲。

  田媛門哼一聲,雞巴挺進了叁分之二,感覺像是到頭了。這小丫頭竟然咬著
牙,往下用力一坐,小穴把我的雞巴全部包住了。

  「啊!好大的雞巴,第一次這幺深!頂到我的花心了!哥哥好厲害!先別動,
讓我來——」

  田媛用手撐著我的腹肌,緩緩地擡了擡屁股,開始自己動。也不知道這小丫
頭試過了多少男人的雞巴,竟然能自己一擡一壓,頻率由慢到快,打出了啪啪啪
的聲響!

  「啊!哥哥——好大,好撐——啊——啊——啊——」

  阿健在旁邊嘿嘿直笑,說道:「不錯吧,換你的朵兮絕對不虧!」

  我心裏暗罵:這小子把新泡上的極品妹子主動給我,就是要跟我換朵兮玩!
想得美!

  田媛突然感覺像沒了力氣,腿根部抽搐起來,趴在了我的身上,一雙大乳貼
在了我胸前。我戰欲正盛,那肯放過她,托起她的屁股,擺在一個固定高度,雙
腿微屈,腿部、腰部一起用力,飛快的打起樁來。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哥哥好厲害!操我!操我!操死我吧!好爽!」

  這時我把被人戴了綠帽子的火氣全發泄在了田媛身上,一下一下毫不憐香惜
玉。只見田媛雙目微睜,表情淫蕩,口水四溢,完全沈浸在快感當中。

  這時我的手機響了,一條微信。

  阿健把我的手機拿過來,他知道我的手機密碼,打開驚呼道:「操!可以啊,
朵兮給你發了段你倆的性愛視頻!」

  阿健趕緊脫下褲子,對著就要手瘾,突然又驚叫道:「這尼瑪!這尼瑪操她
的不是你啊!什幺情況!??」

  我操的正猛,回了一句:「我倆分手了!」

  「啊!」阿健罵道:「你他媽不早說,小媛白給你操了!」

  這時田媛雙腿一瞪,雙手一撐,站起身來,小穴中的淫水嘩啦啦的噴在了我
的胸前!

  「啊!高——高——高潮了!」

  我又把田媛按在身下,提槍壓下,田媛不住的呻吟,沒插到百下,又是一通
狂噴。我又示意她背過身去,拉著她的手,從後面操弄著她,這個姿勢田媛似乎
輕車熟路,但捅了幾百下,又是不行了。

  田媛轉過身來,爲我口交,以爲我應該到位了,又撸又吮,但是我依然抱起
她,在床邊支起她的一條腿,從後面操弄起來。

  「啊!————————啊!!————哥哥!我真的不行了!啊——!我
給你舔射好不好!別操了——插爛了!啊————啊——————」

  慢慢的我聽到田媛的叫聲,已經不再享受,而是痛苦,忽然想起朵兮那天跟
我操了6 個小時,那幺痛苦,都被我操暈了,還是要讓我操,想讓我射給她,她
是想給我最後一次美好回憶嗎?

  我想到這裏,慢慢停了下來。

  田媛一頭癱在床上,起不來了。

  我用手撸著我的雞巴,閉上眼睛,想著朵兮,想著操她的每一個細節。快速
的撸了很久,這時一張小嘴也來幫我,我加了把勁,撸了不知有多久,一股濃濃
的精液射了出來。

  田媛張開了嘴,接住了我的精液,在舌尖把玩了一會兒,吞了下去,甜甜的
笑了。

  「哥哥,你是我見過的最神武的男人了!」

  阿健此時去給我們買晚飯了,田媛赤身裸體依偎在我懷裏,手指在我乳頭上
打著轉:「哥哥,你叫什幺?」

  我沒說話。

  「哥哥,小媛做你的女朋友吧。」

  「那阿健怎幺辦?」

  「我伺候你們兩個,包你們不寂寞。」田媛頓了頓,又說:「不過你倆得錯
開,要不我得幾天下不來床了。」

  田媛撅著嘴,撒著嬌。

  我說:「我剛失戀,還不想找女朋友。」

  「那我不做你女朋友,做個炮友,做個貼心的小性奴怎幺樣?」

  我沒有說話。只是拿起手機,打開微信,看了看朵兮發給我的視頻。

  第一段視頻,朵兮張開了她的大長腿,成一字馬,在上面,被人操弄。柔軟
的腰肢被人扭來扭去,翹臀上印了幾個手掌紅印,呻吟的聲音享受極了。

  緊接著,又一段視頻發來了,我打開時傻了眼。

  朵兮一字馬的雙腿下,一個火棍在抽插,一旁竟然還有一個小子伸出了雞巴
往朵兮嘴邊送。朵兮來者不拒,乖乖的吞了進去。攝像機旁又有一個男人哈哈大
笑起來,鏡頭開始移動,給了朵兮精致的小臉一個特寫。

  「嘴邊的乳白色,是另一個男人的嗎?」

  我忍不住,眼淚瞬間淌出。

  「操你媽的!這他媽是幾個人啊!」

  然而我卻不知道應該罵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