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疯狂FANS

精彩内容:

敏敏是當今樂壇的玉女掌門人。雖然大家都知道敏敏的歌其實唱得不大好,但十八歲的她,人實在生得漂亮,身材又好。她是以健康青春的美少女形象聞名。偶爾露一露香肩玉臂,海報和唱片便可賣個滿堂紅。很多公子歌兒都想追求她,但敏敏總是不假辭色。所以她出道兩年來,均與绯聞絕緣。
傳媒都認爲她是愛惜形象,甚至也有傳聞說她是同性戀的。但是無論如何,她的獨身形象,確可以抓緊大量FANS的心。

這天敏敏在某大商場的唱片舖內舉行簽名會。一早便有數百人在排隊等候了。

FANS一早出現的原因之一,是因爲敏敏今次唱片是以夏日海灘爲主題。唱片封面是敏敏的泳裝照,火紅色的比堅尼,襯托出敏敏玲珑浮凸的身段。

雖然只是背影,但已足夠掀起轟動了。何況今次簽名會,更會派發敏敏的泳裝照正面等身大海報,所以消息一傳開,她的FANS便一早風聞而至。

在簽名會現場,早已挂起了敏敏的泳裝照正面的大海報。但見她穿著紅色的比堅尼,微微俯身,露出深深的乳溝。一頭烏黑的長髮散在香肩上,全身雪白的肌膚,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面上還挂上天使般純真的盈盈淺笑,簡直殺死人。

看得正在排隊的FANS們全身冒汗,恨不的馬上據爲己有。看來這海報一定會成爲城中少男的飛機恩物了。

時間到了,敏敏準時到達。守時是她的優點。雖然令到歌迷大失所望,她今天不是以泳裝出場 (要不然可能暴動!)。但她今天的打扮,卻仍足以令人熱血沸騰啊!

敏敏穿了一件純白色的小背心,露出嫩滑的香肩;而下身則穿了條最時髦的碎花迷你裙和一對白色的綁帶涼鞋,兩條修長的粉腿,搖曳有緻的漫步進場,叫人看的口水直流。即時惹得全場口哨聲四起。

「敏敏,我愛妳!」歌迷的反應十分熱烈。

簽名會進行得很順利,FANS們初時都很守秩序。但突然一陣轟動,狂排隊前面的人群都突然向前沖,推跌了分隔人龍的鐵馬。原來敏敏一時不慎,胸圍的吊帶在小背心的空隙中露了出了。

嘩!玉女走光!登時秩序大亂,部份FANS還撲上前想觸摸偶像。其中自然有人意思不軌,想乘機抽抽水。商場的保安員和唱片公司的保镳都拼命頂住人群。但在後排的人聽到敏敏春光乍洩的消息,都拼命擠前想一窺美景。

漸漸保安員已無法阻擋大群FANS,其中一人更被紅了眼撲上來的FANS撞倒地上,防線終于突破!

大批FANS撲向簽名檯。唱片公司的職員和敏敏的媬母都嚇呆了,不知如何反應。敏敏更是花容失色,幾乎哭了出來。

還未定神,人群已殺到面前。混亂間,有人一手抓住了敏敏的背心。她很自然地向後一縮,「裂」的一聲,敏敏的白色小背心已被撕碎,布片在空中飛散。敏敏整個上身登時露了出來,只余下一個幼帶的喱士胸圍,僅僅遮蓋著她豐滿堅挺的胸脯。

在薄薄的喱士胸圍上,還隱約見到敏敏那因受驚而凸起的乳頭。粉紅色的肌膚和深深的乳溝還在微微顫動。這香豔鏡頭,令原本已失去控製的FANS更是狂性大發,像一群餓狼似的向敏敏迫近。

眼看唱片公司的職員和的媬母都已被迫了在人潮之外,呼救無門,敏敏嚇得花容失色。雙手緊緊的掩住胸部,一步一步往後退,在短裙下的玉腿不停的發抖。呀!背部已踫到牆壁!退無可退了。心想:「絕望了!」

突然間有人一手抓著她的手臂,她未及回頭,已被人拉進了走廊。一個穿著警衛製服的人將她推在一邊,然後將一枝地拖柄插進走廊門的把手中,僅僅擋住撲上來的人群。

「快走!」那人一手抓著敏敏的手臂,一面喊道:「這門擋不了多久的。」

兩人沿著走廊飛奔,後面已傳來走廊門被撞開的巨響。敏敏只有拚命的走,鞋子都掉了,也不知走了多久,終于走到商場的後巷。

那人將敏敏推上一架停泊在那裏的車子上,馬上發動引擎駛離。

敏敏回頭一看,剛好見到大批瘋了一般的FANS沖了出來。他們見到吉普車飛馳而去,已追不及了,只有大聲咒罵。

敏敏驚魂稍定,俏面通紅的在嬌喘著氣。全身香汗淋漓。突然感到,怎幺胸口涼涼的?此時才想起自己衣衫不整。

低頭一看,原來剛才奔走間,喱士乳罩已經濕透了,變得透明。而且其中一邊的肩帶更已經斷了,她的右邊乳房整個露了出來,雪白的肌膚晶瑩剔透,粉紅色的乳頭,隨著急速的呼吸,一跳一跳的,剎是誘人。她嬌呼一聲,連忙用手將玉乳遮住,不禁粉面飛紅。

橫眼一看身邊的警衛員,正想開口,突然發覺車子正往郊外駛去。心念一動,口鼻已給一條手巾掩住,濃烈的哥羅芳氣味傳來,隨即昏了過去。

「不要自作多情去做夢...........」

啊!是自己最新的上榜歌。

敏敏打個呵欠,伸伸懶腰,張開美目。哎呀,頭很痛!坐起身一看,這是甚幺地方?

四邊牆壁,不,全個房間都是白色的。但卻沒有甚幺家俱。數來數去就只有這張床。啊!天花闆原來是個大鏡子。敏敏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倒影。雖然仍有點頭昏腦脹,但總算記起發生甚幺事了。

敏敏一跳下床,習慣性的用手掩住裸露的乳房。四周探視之下,房中根本沒有其他人。房子是純白色的,牆壁和地闆都鋪上了一層軟軟的墊子。面積大概有二百平方呎,十一、二呎高。沒有門窗的。不知從那裏傳來自己最新唱片的歌聲。

敏敏細心的四下檢查,終于發現了一扇暗門。因爲門上都鋪上了和牆壁一樣的白色軟墊,如果不是小心檢查,根本很難察覺到。敏敏慢慢的將門打開,原來是個衣櫃。裏面挂了兩叁件衣服,敏敏眼尖,一眼便認出全是自己喜愛的登台服,還有內衣褲和睡袍。敏敏馬上穿上新的內衣和睡袍。穿上衣服,總覺得安全一些。

穿好衣服,定一定神。敏敏再四周摸索,希望找到出路。不過這次失望了,找了好半天也找不到。只有坐在床上休息一下。細想之下,登時感到不妥。這裏是甚幺地方?那個男人是誰?爲甚幺他會捉自己到這裏呢?而且衣櫃裏的衣服全都是自己的,連內衣褲的呎吋也完全正確。

真奇怪!是了!自己是否己經被人姦汙了呢?雖然敏敏仍是處女,未曾有過性經驗,但下體不痛不癢的,絲毫沒有被人搞過的痕迹。應該沒事吧!不禁伸手入內褲內摸摸,乾的!噓,沒事!天花上突然出現了個畫面,原來天花闆是個大電視。畫面播的是自己的MTV,咦!這MTV應該仍未出街的呀,難道自己已被睏了很久?

這MTV便是唱片主打歌「夏日戀人」,自己首次泳裝上鏡。當時經理人花了不知多少唇舌,才說服自己肯首。唉!現在.......畫面一轉,是新聞報導:「今日XX商場的歌迷簽名活動演變成暴動,警方在現場拘捕了叁十多人。著名玉女歌星鄒敏敏在混亂中失蹤。警方現在正追尋一名年約叁十歲,身高五呎八、九吋的中國男子協助調查。」而畫面則播出了商場的混亂情況,看來是商場的閉路電視拍到的。

敏敏看到自己被大班人圍著,迫到走廊邊,門一閃,自己便被拉了進去。由于太遠了,連自己的上衣已被撕爛了都看不到。何況那個警衛的面貌呢?畫面又轉了,這是....這是自己的家!敏敏幾乎不敢想信自己雙眼。

畫面中敏敏正開門進來,順手便把上衣脫去。由于工作關係,她是自己一個人住的。她住在半山大廈的頂樓,單位是向海的。因爲地勢高,根本不怕被人窺看,故此敏敏在家中時一向穿的很少。畫面中的敏敏己經走出了客廳,離開了畫面,鏡頭一轉,竟然接進了睡房!

敏敏反手到背後,除了胸圍的扣子,隨手一丟,便把乳罩抛在床上。一雙健美的乳房登時解除束縛,彈了出來。她對鏡子照了一照,面上露出滿意的笑容。跟著便俯身鬆開裙頭,脫去裙子;然後坐在床上,脫去絲襪,最後連內褲也除去了。全身赤裸的對著鏡子轉了一個圈,然後背著鏡子照了照臀部。伸手掃掃微捲的陰毛,轉身在床頭櫃取出剃毛機,修剪著下體的細毛。

呀!記起了,這是拍MTV的前一天,導演特地吩咐敏敏這晚要脫去內衣服睡覺,以免明日拍泳裝照時現出內衣褲的痕迹。因爲要穿比堅尼,怕不小心露出毛毛,故此特地買了個電動剃毛機修剪陰毛。自己那天晚上還在鏡子前轉來轉去,搔首弄姿,擺了不少姿勢啦!最後還......還向著鏡子......向著鏡子自慰了一次。

想到這裏,敏敏不禁粉面飛紅。畫面上,敏敏已坐在床沿,神情狡黠的向鏡子中的自己伸了伸舌頭,然後便閉上眼睛,伸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也沒有空閑下來,已經摸到了自已的陰戶。只見平日如天使般純潔的玉女鄒敏敏,這時卻一臉淫慾的在自慰。手指不停的在陰唇上下移動,最後停留在陰核上,用力地按壓。

敏敏知道自己的「小豆豆」是十足敏感的。一踫便有觸電的感覺。只見畫面中的敏敏已睡倒床上,右手不停地撫弄著玉乳。口中喘著氣,星眸半開,朱唇微張,一面享受的神色。在燈光下可以見到陰戶已經開始濕潤了,陰道中流出來的愛液很快已濕透了整個陰部,閃閃發光的。還沿著大腿根部滴到床上。

隨著手指的動作加速,敏敏的面容有些扭曲,不但绉起了眉頭,連鼻子都绉了,正在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全身都在顫抖著,腳趾也因爲全身用力收緊而彎弓了。

突然,敏敏全身一震,高潮到了!

在一陣強烈的快感沖擊之下,敏敏無力的攤軟在床上,淫水從陰戶內汨汨的流出,在床上濕了一大片。

看到自己自慰和高潮的畫面,敏敏感到面紅耳赤,同時知道褲子濕了。

突然,敏敏感覺有人在耳邊輕輕說話:「很刺激,是嗎?」

敏敏本能的回頭一看,只見一副純白色的面孔,距離自己面前不過數吋,幾乎貼到鼻子上了。敏敏當堂驚呼一聲,身子馬上退到床尾。手中抓著床上那薄被遮在胸前。

「對不起,嚇著妳了。」那人溫柔的道。

敏敏定一定神,發現那人原來是戴上了一副面具。正是可歌劇「Phantom of the Opera」主角戴的那一個,把臉孔上半截都遮住,只是露出嘴唇。

敏敏大著膽子,顫聲問道:「你是進?幹嗎抓我來這裏?」

面具下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笑容:「妳不應先多謝我救了妳嗎?要不是我,妳可能已經給幾百人輪姦了。」

想起當時的危急,敏敏猶有余悸。她吞一吞口水:「但你爲甚幺捉我來這裏?這是甚幺地方?你快點放了我吧!」

「既然捉了你來這裏,放妳走是沒可能的了。至于我是誰,現在亦未到適當時候告訴妳。但其她問題,我儘可能給妳答案吧。」那人說著,同時站起身來,坐在床沿上。

敏敏把手上的薄被抓得更緊,縮在床角。心想:「也好,多說幾句,拖延一下時間。」同時眼睛不禁打量一下這個矇面人。

他並不老,大概只有二十多歲。一頭短髮,眼睛在面具下仍顯得十分明亮。嘴唇也蠻性感的!身材不十分高大,頗爲粗壯。但卻算不上是肌肉型的。和自已的秘密戀人廖震比起來,則稍缣粗犷了一點。身上只穿著普通的T恤短褲,沒甚幺特別。

那人見敏敏眼波流轉,上下的打量自己。微笑道:「怎幺樣?不比你的廖震哥差吧!」

一聽到廖震的名字,敏敏嚇得連心也跳了出來。沒有可能的!她和廖震的戀情,連自己經理人和媬母也不知道。這人怎幺可能........

「不用驚慌。」那人趨前了一點,敏敏又縮了一縮。只見那人揚一揚手,天花闆上的大電視又亮了。

畫面中,敏敏正倚在一個俊美青年的肩膊上,一面陶醉。這個脂粉味極濃的美男子正是廖震。這是去年聖誕敏敏和他秘密到夏威夷渡假的情形。

廖震是本地糧油大王的獨子,他自從兩年前和敏敏在一個舞會中認識之後,便秘密的和敏敏約會。

這事只有雙方的家長知道,廖震的父母都十分喜歡敏敏,但爲了家族聲譽,他們要求敏敏先洗盡鉛華,退出歌壇,才公開這件事。而敏敏卻想一嘗當紅的滋味,方才在頂峰中引退。因此也樂于將這段地下情隱瞞。反而廖震自己倒有點不置可否,很多時候都是敏敏主動找他的。

廖震去年已飛了到美國讀書,兩人已很少見面。但長途電話上的馬拉松情話倒也少不了。敏敏之所以能夠守身如玉,不受娛樂圈中的種種引誘,最大的目的,其實是爲情郎保住貞操。

「我是你的超級FANS,由妳初出道起,我就愛上了妳。妳的每一張唱片,都是我的珍藏。」

那人低下頭,慢慢的說道:「每逢有妳做封面的雜誌,我一定購買;妳出現的電視節目,我也一定會錄下來。翻看數十次。但漸漸.....我覺得不滿足。我要比其他人更了解妳,我要知道更多!」

他突然擡起頭來,眼裏閃出攝人的光芒。敏敏登時嚇了一跳。

「我開始跟蹤妳,從妳每天抛棄的垃圾中,嘗試探索妳的一切。我知道了妳的銀行戶口號碼、信用卡號碼、喜歡吃甚幺零食、喜歡到那兒買衫、穿甚幺呎吋的衣服鞋子、用甚幺牌子的香皂、洗頭水,甚至衛生巾。連妳每個月不方便的日子,我也一清二楚。」

「最後,我知道了那個廖震!」他似乎非常憎恨廖震,咬牙切齒的說。

敏敏張大了口,她不相信!這個人竟然知道的那幺多。

畫面上,天色已經黑了。廖震和敏敏已回到渡假酒店的房間,抱在一起正在熱吻。廖震的雙手在敏敏的玉背上下撫摸,同時用嘴吻著敏敏的粉頸,吻得敏敏嬌喘連連。

廖震突然停下來坐在床上。敏敏面上一面狐疑。只聽見廖震道:「把衣服脫下讓我看看。」起初敏敏還在猶疑,最後,只見她一咬牙,盈盈的解開衣鈕,轉眼已將身上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敏敏當然記得,那次她其實已打算向廖震獻出寶貴的處女。

畫面上敏敏緊閉著眼,面上通紅,呼吸急促,一手橫抱在胸前,遮住一對晶瑩的美乳;另一只手,則垂下蓋住少女的禁地。但一絲絲的柔毛,卻俏皮的從指縫漏了出來。烏黑的弛毛,在雪白的肌膚映入之下,格外撩人。敏敏全身赤裸的站在廖震面前,嬌軀不停的顫抖著。

「真美!簡直是上帝的傑作。令人多幺羨慕呀!」廖震由衷的發出讚歎。

他站起身,拉開敏敏遮蓋著胸脯和陰戶的雙手。露出從來未被男人見過的美麗身軀,像維納斯般美得耀目生輝,令人不敢迫視。

敏敏對自己那33-22-32 的身材一向很自信,豐滿的雙峰聳堅挺,而且充滿彈性。淺粉紅色的乳暈不很大,鮮嫩的乳頭微微向上,像向人招手似的。敏敏的陰毛不算濃密,疏落有緻的生在微微隆起的陰戶上。當中隱隱見到兩片嬌嫩的陰唇,正在一抖一抖的。在兩片陰唇頂端,可以見到那小豆豆已被開始滲出的愛液濕潤了。

廖震擁著柔若無骨的敏敏倒在床上,口中說道:「好幼滑的皮膚啊。」

口已含住了敏敏的乳頭。敏敏興奮的嬌呼一聲,雙手摟住廖震的背脊,用力的撫弄著。

廖震很細心私欣賞敏敏的身體,他的舌頭一路向下移,把敏敏吻得一身都是口水。因爲少女的矜持,敏敏不敢大聲呻吟,只能輕聲依依呀呀的啼息著。正要舔到敏敏的禁地,廖震忽然停了下來,把敏敏一推,使敏敏俯伏床上。

敏敏閉上美目,任由愛郎擺布。只見寥震用手輕輕的沿著敏敏的玉背撫摸。像一個古董商人撫摸著絕世奇珍一樣,他的手勢十分溫柔,每一下輕觸,都挑動著敏敏的心弦。最後,廖震的手到達了敏敏的玉臀。

他俯身下去,吻著敏敏的屁股。舌頭沿著股溝直往下舔。從身下傳來的強烈刺激,令敏敏像失去控製似的雙腳亂踢,不斷地搖著頭,口中「荷荷」的喘著氣。啊!寥震的舌頭竟鑽進了肛門。

「那裏.....髒....」舌頭像小蛇一樣的在敏敏的肛門內左沖右突。初時敏敏只覺得少許不舒服,便忍住讓廖震繼續下去,怎料廖震卻忽然用力的將食指插進洞去。

「痛,不要。」敏敏感到很痛,于是提出抗議。但廖震卻像聽不到似的,連拇指和中指也強塞了進去。

「哎呀!」劇痛之下,敏敏用力一踢,把廖震踢了下床。

下身劇痛,敏敏連忙用手摸摸屁股,呀!有血,肛門被弄損了。不禁杏眼圓瞪,鼓起香腮的問:「你太粗魯了。」說罷,就氣鼓鼓的站起來,穿上衣服走了。而廖震則像呆了一樣,坐住地上,沒有追出去。

自從那次之後,敏敏就沒有再見過廖震。她賭氣自己飛回香港,寥震也回到美國繼續讀書。後來廖震不知在電話中賠了多少次小心,又連續送了一個月鮮花,才逗回敏敏的歡心。

「他不配擁有你!他不配!」矇面人看到畫面中的廖震,顯得十分激動。他一手扯開敏敏手中的薄被,撲了上去。

敏敏見矇面人飛撲過來,連忙往旁閃避。但卻仍然被他抓住足踝。矇面人用力的將敏敏拖回床上,一反身,已把敏敏壓在身下,雙手將敏敏的兩手按住。嘴巴在敏敏的俏面及粉頸上狂吻著。

敏敏用力的掙紮,拚命扭動著身體,淚流滿面的在哭叫:「不要!不要!」矇面人用左手緊緊抓著敏敏雙手,騰出右手往敏敏的睡袍的領口上一抓,一用力,便把絲質睡袍撕成碎片。敏敏身上一涼,不禁狂呼一聲,掙紮得更厲害了。

在這樣的劇烈掙紮下,矇面人不能再進一步。他索性以逸代勞,只是慢慢的用右手在敏敏的身體上四處遊走。果然不一會敏敏已經力盡了,掙紮也已相繼減弱,只是無力地扭動著身體。

敏敏感到矇面人的手在自己身上四處輕柔的撫弄,她己無力抗拒,只有強忍住自己的感覺。但偏偏那要命的手卻像在跳芭蕾舞似的,一下一下的挑起自己的情慾。

漸漸地,她己忘記了壓在身上的只是一個陌生人,腦海中只感覺到陣陣快感,口中不自覺地發出甜蜜的嬌喘聲。身子也開始迎合著矇面人的愛撫了。

矇面人像感覺到敏敏內心的召喚,左手慢慢鬆開敏敏的手腕,轉而進攻敏敏的玉乳,同時用嘴唇吸吮著敏敏的耳珠。敏敏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耳珠原來是那幺敏感的,只感到眼前金星直冒,快感直沖腦門,忍不住狂喊一聲,扭頭想避開。

矇面人卻像早知敏敏的反應似的,早已用手頂住,不讓她躲開。右手更乘機從乳罩底下進佔山頭,在嬌嫩的乳房上肆虐。敏敏乳房滑如凝脂,令他愛不措手,矇面人的手沿著乳房的底部,一步一步的循著高聳的山峰直往上爬。敏敏的呻吟聲也像在配合似的不斷提高。手指終于到達峰頂,指尖卻只在乳蒂旁邊輕輕轉圈,乳暈上的毛孔在高度的刺激下都凸了起來。

敏敏只感到乳頭十分空虛,心中不禁渴望著,期盼著。終于,食指按上了乳頭,就像按著了敏敏的情慾總掣一樣,敏敏崩潰了!快感排山倒海,鋪天蓋地似的蜂擁而來,高潮湧至,敏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好一會,敏敏才從失神中回複過來。她張開眼,見到矇面人已離開了自己的身體,只是坐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凝望著自己。他見敏敏已經醒轉過來,輕聲說道:「對不起!我一時控製不了。妳太美麗了,我也太愛妳了。」

「不!請你放過我吧!我不可以對不起震哥的。」

敏敏抓著矇面人的手臂哀求著。

「他值得妳這樣愛他嗎?妳對他的認識究竟有多深?」

敏敏正想反駁,但馬上語塞了,她真的不甚了解廖震。除了綿綿情話之外,廖震根本很少和她溝通。他的興趣、他的喜好,自己一概不知。敏敏心中開始起了疑問,究竟自己是否只是被廖震的俊俏外表和顯赫家聲所吸引?這是愛嗎?

「就讓妳看看這混蛋的真實面孔!」矇面人又揚一揚手,天花闆上的螢幕又亮了。

敏敏看到螢幕上出現了一男一女,男的是個全身赤裸的洋人,混身毛茸茸的像只大猩猩。女的很明顯是東方人,皮膚很白晢,正俯伏在洋人的下身,嘴裏含著洋人的大雞巴,不停的在上下套弄。一頭烏亮亮的長髮,幾乎可以和自己的秀髮比美。

那洋人把陽具從女人口中拔出,嘩!又粗又長的,像嬰兒手臂一樣大。他將女人反轉,讓她跪在床上,渾圓的屁股高高撓起。洋人大力的打了女人的豐臀幾下,一個個紅紅的掌印呈現在雪白的屁股上,顯得格外奪目。女人卻沒有喊痛,反而將屁股迎上去。洋人自用手指插進屁眼挖了幾下,吐一口唾液,塗在屁眼周圍和陽具上。然後把滿是唾液的大陽具,一下子便從屁眼中插了進去,一插到底。

那女人發出攝人的呻吟,跟著洋人的抽送,很有節奏的迎合著。粗壯的陽具在菊花紋的屁眼中瘋狂的抽插著。敏敏從未見過肛交的場面,只看的目瞪口呆。

怎會可能!陽具那幺粗大,屁眼那幺小,上次廖震只不過插入幾只手指,已弄破了自己的肛門,過了十多天後,上廁所時仍覺得刺刺痛的。

這時,只見洋人從後一手將女人摟住,撫摸她的胸脯。敏敏一看,這女人的胸部似乎太平坦了些。女人嘤的聲,一擡頭回首向洋人索吻。敏敏終于看到了她的臉。

呀!敏敏不期然的用手掩著嘴巴,製止自己叫出來。這女人,不!不是女人!「她」是廖震!

「他是個的同性戀者,而且是個雌性的。而妳!只不過是他用來欺騙他父母的榥子。他的雙親,以爲妳的美麗可以改變自己變態的兒子,才會讓他出洋留學,但是他們錯了。」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敏敏的眼淚奪眶而出,她不肯相信,但卻不能不相信。自己全心全意去愛的男人竟然是個「基佬」!敏敏終于失聲痛哭起來。

「儘量哭出來吧!」矇面人柔聲的說。

敏敏擡頭看著這個陌生人,突然間覺得他很親切。矇面人溫柔的把敏敏一擁入懷。敏敏便伏在他肩膊上,淒厲的哭起來。

她哭著哭著,也不知過了多久,淚也流乾了。只聽見矇面人輕聲說:「上星期他已正式做了變性手術,現在已變了一個不摺不扣的女人。我有最新的片段,妳要看看嗎?」

敏敏想起以往和廖震的親密,突然感到很噁心。她搖搖頭,又哭了起來。

突然間,一切的疑團都解開了!爲甚幺廖伯母總愛不厭其煩的探聽他倆親蜜的情度?爲甚幺廖震會時冷時熱,爲甚幺他會出奇的、近乎過份的溫文細心?爲甚幺他會愈來愈皮光肉滑?爲甚幺他只對自己的屁股有興趣?她愈想愈氣,懊惱自己的愚昧無知。淚水又不受控製的如泉湧出。

矇面人見敏敏哭得梨花帶雨,感到很心痛。他輕輕托住敏敏的下巴,溫柔的吻在她的眼皮上。他再吻去敏敏的淚水,然後很緩慢地,吻向敏敏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