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97婷婷狠狠狠狠免费视频网站吕玲绮

精彩内容:

呂玲绮

  「嗚嗚……啊、呀啊……咿……放、放開我!」

  呂玲绮使盡力氣,不停左右扭動身體想要掙紮,但因爲被人從背後用力抱著
的關系,根本動彈不得。

  她就算再怎麽想殺掉背後的男人,但是掉在不遠處的十字戟,手再怎麽伸長
也搆不著。

  原本染滿鮮血的黑色鋼鐵,表面沾滿泥沙,彷彿在嘲笑她現在這種命運似的,
被人恣意蹂躏身體。

  「嗯嗯……嗯嗯……嗯啾、哈啊……不要……那裏不行……」

  身爲戰神之女,嘴裏卻不由自主哼出連串又甜又麻的呻吟聲,沒想到自己會
哼出跟後母相同的聲音。

  感覺全身上下都脫離了自己的掌控,任由男人輕薄擺布,連最低程度的抵抗
都做不到,這讓呂玲绮感到很丟臉。

  她下意識低頭,原本應該縱橫戰場的鐵黑色铠甲,只有胸部一帶的部分拿掉,
露出水嫩豐腴、比瓜果還要大上許多的飽滿乳房,肌膚又白又滑,看不出一絲傷
痕。

  就是因爲胸部太大了,每次穿上铠甲都很費事,應該說不穿铠甲的話,揮舞
十字戟就會敲到胸部吧。

  這對巨乳讓她有些怨恨,只會妨礙到她上戰場而已,如果乳房沒有長得這麽
大,自己的動作肯定能夠更加輕盈快速,現在更是令她丟臉。

  就連父親也未曾看過的巨乳,被人握在手上,揉捏了好一陣子,而且完全不
打算放手,像是在說不管多久,都會一直揉下去的意思。

  強烈刺激讓呂玲绮吐出舌頭,嫣紅嘴唇流著口水,從下巴一滴一滴往下掉,
然後沿著乳房的高聳曲線滾動,越過最頂點的鮮紅突起後,才滴落到地面。

  看見自己的胸部接連變形,白到幾乎能看見靜脈的肌膚,出現幾條醜陋抓痕,
呂玲绮不甘心到淚珠在眼眶裏打轉。

  乳房前端傳來陣陣酥麻快感,手指沿著乳暈打轉,刻意不去觸碰乳頭,這種
異樣感覺讓呂玲绮身體發抖,下半身漸漸感到疼痛。

  「嗯啾、哈啊……嗚嗚……啾姆、啾噜……呀啊啊……不、不要……別再摸
了……嗚嗚……胸部麻掉了……拜託……」

  乳房遭到蹂躏把玩,有如自己在軍營中,看見士兵對女性俘虜做的那些事情,
當時只下意識覺得噁心,卻也對那個女性俘虜感到悲哀。

  沒有力量,就只有遭到他人擺布的下場,所以呂玲绮努力鍛煉,爲的就是不
想輸給男人。

  可是,如今這些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就算再怎麽不願意,強烈快感還是流
遍呂玲绮的全身上下,從胸部流往下半身,再從下半身流回胸部。

  乳房感覺熱呼呼的,很像是鍛煉過後全身發熱的感覺,就連乳頭都站了起來,
在大片大片的白色肌膚之中,顯得異常顯眼。

  即使如此,乳頭依舊被刻意避開,乳暈酥酥麻麻的,這讓呂玲绮有種空虛感,
爲什麽不碰乳頭呢?啊!呂玲绮用力搖頭,不能輸給這種快感,但是她很清楚,
身體已經漸漸脫離自己掌控,做出投降姿態了。

  「呀啊啊!嗚嗚、嗚啊啊……可、可惡……嗯嗯、哈啊、哈啊啊……」

  男人雙手從呂玲绮的腋下伸過去,從乳房下緣捧了起來,高高捧到快要觸碰
下巴的高度,像是在替這對巨乳秤重似的。

  圓滾滾的乳房,輕易包覆男人雙手,形狀變得彷彿兩座城門似的,歡迎男人
繼續撫摸。

  男人捧了乳房幾下,像是對手上的沈重分量感到滿意,接著又突然放開,乳
房失去支撐往下掉,白花花的膚光晃來晃去。

  乳房根部受到拉扯,這種從未體驗過的異樣痛楚,讓呂玲绮忍不住呻吟。

  「哈啊、哈啊啊……要、要摸到什麽時候……可惡……啊啊、啊啊嗯……別
再摸了……呀啊啊啊啊!」

  接著,男人改變了手法,大把抓住在空氣中晃蕩的飽滿乳肉,快感突然變得
極爲鮮明,呂玲绮嚇了一跳。

  尤其是原本感到空虛的乳頭,現在傳出一陣陣針紮般的刺激,擴散到整個胸
部,呂玲绮不禁扭動身體,想要躲避這個刺激。

  男人刻意攻擊乳房最敏感的部位,用手掌將乳頭壓住轉來轉去,手指也繼續
摩擦乳暈,兩顆胸部幾乎都麻掉了,乳暈也開始膨脹起來,乳頭更是充血通紅。

  呂玲绮發現亵褲濕答答的,屈辱到五官都扭曲了。

  她還沒習慣這個快感,男人卻又捧起她的下巴,強硬吻住她的嘴唇,伸出舌
頭舔遍她嘴裏的每個地方。

  「嗚嗚!做、做什麽……啾噜……別這樣……咕嗚、啾噜、咕噜……哈啊、
哈啊啊……吸噜……吸噜、啾噜……哈啊、哈啊……嗚嗚、哈啊啊……咿啊啊啊
啊!」

  直到吻夠了,男人才放開呂玲绮的嘴唇,呂玲绮立刻大口喘氣,想要藉此抹
去嘴裏那股令人不快的味道。

  不過,胸前又立刻湧現強烈刺激,乳頭被男人用力捏住轉動,痛楚跟快感交
雜的異樣感覺,再次直擊呂玲绮的神經。

  現在乳暈跟乳頭已經完全充血,彷彿在雪白大地之中,鑽出兩顆富有生命力
的紅花,卻又被人捏在手上,享受胸部前端特有的彈性。

  「咿啊、啊啊……可惡……要殺就殺……嗚嗚、咿啊……這樣玩弄女人,就
是你們曹家的作風嗎!?」

  呂玲绮恨恨說著,腦袋混亂不堪,用力咬牙忍受刺激,努力維持一絲清楚意
識。

  就算低頭躲避,但只要睜開眼睛,就只能看到自己乳房被人恣意揉捏的淫穢
模樣。

  無論呂玲绮怎麽抵抗,男人用單手就能瓦解她的所有防備,另一只手把玩圓
滾滾的乳球,把铠甲一件件卸掉,小腹終于裸露出來。

  男人的手漸漸往下摸,即將觸及未曾探勘的私密部位……「住手……嗚嗚、
哈啊……不要……啊啊嗯……嗯嗯、呼嗯……不、不要……嗯嗯……哈啊……啊
啊……」

  「不好好看清楚可不行啊,現在才是重頭戲。」

  就只差最後一步了,危機感開始蔓延呂玲绮的腦袋,不受控制尖叫出來,眼
睛滾著大顆大顆的淚珠。

  即使跟隨父親征戰,沖入敵人的大軍之中,呂玲绮也從來未曾出現畏懼。

  如今感受到背後男人的征服欲望,卻令她感到無比恐慌,再也不去顧慮戰神
之女的顔面,恢複成一個面對暴力的無助少女。

  男人倒也乾脆,手指停在肚子附近,將沾染到的透明液體抹上去。

  入侵只到這裏爲止,難道真有這麽好心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這裏是通往青州的唯一道路,對呂布來說,如今只剩下投靠袁紹這個選項
……可是,哈哈哈,你這個女兒卻被當成開路的棄子啊。」

  「啊啊、啊啊啊嗯……不、不要……啊嗯、啊嗯……不要、往下摸……真的、
不行……」

  呂玲绮當然很清楚,何況她身爲戰神女兒,早已做好戰死沙場的覺悟,但是
被點出這個事實,還是令呂玲绮感到屈辱。

  男人直接擡起呂玲绮的下巴,讓她看往右側方向的樹林。

  那是她遭到捕捉的地方,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僅僅一擊,十字戟就被打掉。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從樹林裏面傳出幾個馬蹄聲,接著是幾個人影。

  長發被風吹得往後飄,背上各自挂著武器,馬鞍放了弓跟箭筒,飽滿胸部上
下跳動,都是很漂亮的女性。

  這幾名女性熟練駕馭馬匹,高速朝著男人跟呂玲绮而來。

  位在最前頭的,那是一名腰間挂著長劍,長發披散在馬鞍上頭,胸部挂著兩
顆巨大球體,露出大片白皙膚色的黑發少女。

  她們看見遭到男人蹂躏的呂玲绮後,不只沒有露出厭惡神情,臉上反而還寫
滿羨慕,彷彿恨不得取代呂玲绮位置似的。

  「咿!不、不要看……嗚嗚、嗚嗚嗯……嗚嗚……哈啊啊啊……好、好痛…

  …呀啊啊啊啊啊!「

  男人的手又摸回胸部,用指尖抓住肥大化的乳頭往外拉,把乳頭拉長到細條
狀的程度,簡直就是抓住兩根紅通通的蠟燭,乳房也變得像是水滴狀跟著變形。

  強烈痛楚讓呂玲绮睜大雙眼,在幾名女性的注目下,張大嘴巴哀號,她甚至
以爲乳頭會被扯掉,身體不停發抖。

  等到男人將乳頭放開後,啪的一聲,乳頭瞬間彈回原本位置,乳房晃來晃去,
像是在表達恐懼似的。

  到了這時,呂玲绮才算真正體會到,性命在他人掌控之中吧,自由遭到束縛,
竟是這麽可怕的事情嗎……?「那、那個……咕噜……好、好羨慕……不對,子
桓公子。」

  黑發少女看著呂玲绮被性騷擾的難堪模樣,羨慕到直吞口水。

  她下意識伸手按著胸部最高聳的地方,短挂底下有著遠遠比呂玲绮更大的美
麗乳球,將紫色衣服撐到幾乎破裂,浮現兩顆濕潤圓點。

  風勢從少女吹往男人的方向,一股清楚可聞的香氣,直接薰入男人鼻腔。

  因爲這幾天都忙著戰鬥的關系,胸部沒有受到愛撫,讓黑發少女的胸部漲到
快受不了,胸型圓滾滾的,簡直像是拿來用腳踢的蹴鞠了。

  「曹紅,我軍應該攻下白門樓了吧?」

  聽見這句話,呂玲绮重重抖了一下,原本全身失去的力氣,突然又湧了出來,
讓她在馬背上不停掙紮。

  但是,一切只是徒然無功,隨著乳頭被狠狠捏住,乳房也出現幾條捏痕,快
感又重新支配整個身體,讓呂玲绮再次跌回男人身上。

  還有……緊緊捉住脖子的那只手,彷彿在告訴呂玲绮,隨時都能奪走她性命
似的。

  曹紅看著呂玲绮的胸部,看著被捏到紅腫膨脹的乳頭,光是這樣,就讓她感
覺自己的乳頭陣陣發癢,母乳不受控制流得越來越多。

  不過,在呂玲绮背後的男人,眼中並沒有情欲之色,也不將呂玲绮放在眼裏,
而是直盯著曹紅身後的方向,這讓曹紅立刻低頭,重新將意識拉回來。

  「是的,子桓公子……丞相軍隊已經佔領下邳城,俘虜了包含張遼在內的許
多將領……只是……」

  「呂布趁亂逃脫了,對吧?」

  「是、是的……很抱歉……」

  在曹紅報告之前,男人就將答案說了出來,這讓曹紅浮現自責神色,頭低低
都快碰到自己的胸部,身體悔恨顫抖。

  丟了曹丕公子的臉……沒有將呂布抓住,這下子就失去讓曹丕公子揚名的機
會了。

  呂玲绮雖然還被緊緊抓著,露出被人蹂躏胸部的難堪模樣,但聽見這段對話
後,臉上不禁湧現喜悅之色。

  父親……父親脫逃了,雖然用女兒當棄子,但父親還是成功脫逃了!不過,
某種東西抵住自己下半身的火熱觸感,以及曹丕接下來說出的這句話,再次將她
打落地獄深淵。

  「曹紅啊,謝謝你。」

  「子、子桓公子?」

  「我當然知道呂布沒有這麽輕易就被捉住……不,應該說如果他被捉住的話,
就會影響到我的鋪排了。」

  「子桓公子……您不責怪我們嗎?」

  「既然是父親親自指揮進攻下邳,你們本來就只需要看戲就夠了,有沒有捉
到呂布都無所謂……你看那裏。」

  曹丕手指著曹紅後方。

  沿著山坡的方向,突然揚起大片煙塵。

  「那是……騎兵?而且這麽快的速度……」

  「沒錯,呂布必然料想我軍封鎖了通往青州的所有大路,因此選擇這條小路
走,把人接住,之後她還有用處。」

  曹丕說完之後,就將呂玲绮扔給了曹紅。

  又大又軟的胸部蓋在臉上,讓曹紅差點喘不過氣,但呂玲绮卻是意外安分,
沒有趁機逃走。

  等到其他女人將呂玲绮拉開之後,曹紅才發現不知何時,呂玲绮雙手雙腳都
被綁住了,曹紅用力抓緊繩子,避免俘虜逃走。

  「既然你們已經成功將呂布引了出來,我有什麽好責怪的?跟上來。」

  曹丕說完之後,就拉動缰繩,讓馬匹朝著煙塵襲來的方向狂奔過去。

  不久,傳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金屬聲音,閃爍銀白光芒的物體飛上了天。

  被曹紅用力抓著的呂玲绮,不禁擡頭望了上去,眼睛睜大,彷彿看見無法置
信的事情。

  飛到空中後又快速落下的東西,她看得很清楚,也是她從小看到大的東西,
是她立志追求的目標。

  那是……被砍成兩截的方天畫戟!

  後方窮追不舍的軍隊,距離越來越遠,總算能夠稍微放松了。

  緊抱著自己的體溫,以及壓在背上的柔軟球體,那是依靠自己的女人,也是
自己之所以奮戰的最大理由。

  「奉先大人……」

  「不用擔心,到了這裏,曹操的軍隊就追不上了。」

  話雖如此,走大路還是太危險了,選擇小路過去青州吧。

  只要到了青州,就脫離了曹操的勢力範圍,對于即將展開決戰的袁紹來說,
自己肯定是最好的幫手。

  就算往後可能成爲袁紹的一條狗,也要掙紮求得活路,王允大人既然將貂蟬
託付給自己,就有責任照顧到最後。

  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爲了貂蟬……只是……我真的不甘心。

  人中呂布,正值壯年。

  爲何卻總是落得敗北潰逃?我只是……想要一塊能夠接受自己的安身之地,
一個能夠接受自己回去的地方。

  結果獲得了什麽?叁姓家奴的臭名?還是衆叛親離的下場?忽然,前方一道
鋪天蓋地的氣勢,逼得呂布下意識停住馬匹。

  「呂布……逆天而行,就只有一條死路!」

  擋在前方的,是一個看起來意外年輕,藍色披風隨風飄動的小子。

  逆天而行……是嗎?只是想保護自己重視的事物,只是想活得像個人,所以
才會有這種下場?丁原、董卓,你們一定在嘲笑我吧?想到這裏,呂布重新打起
精神,握緊畫戟,爲方才的失態感到可笑。

  自己不是早就做好覺悟了嗎?就算是死路一條,也得努力否定,不能辜負那
些已死的人們。

  下一瞬間,呂布睜大眼睛,瞪大到眼珠幾乎迸裂出來的程度,一股遺忘許久
的怒意,重新支配身體。

  「玲绮!」

  在那個年輕人身後,是遭到五花大綁的呂玲绮,被幾個女人團團圍住。

  衣衫不整,肌膚恣意露出,臉上浮現的屈辱神色,不難理解發生過什麽事情。

  呂布狠狠咬牙,原本叫呂玲绮先逃,是因爲自己要吸引曹軍目光,只要自己
還在下邳城,曹軍就沒有多余心力去管其他人。

  然而……這個抉擇卻是害了女兒。

  是的,只要我還在,就會替身邊的人帶來危難。

  王允是如此、張邈也是如此。

  即使是女兒也不例外。

  「奉先大人,將玲绮救回來,她也是您的依靠啊!」

  「喔喔喔喔喔!」

  聽見貂蟬的這句話,呂布沖了上去。

  安身之地……終究是無法追尋的夢想嗎?自己能夠做的,就是揮舞手中畫戟,
試圖否定即將走上的末路。

  铿!「什麽!?」

  手中畫戟的重量感突然消失,斷爲兩半,側腹傳來灼熱感覺,大叢血花染紅
視野,令呂布從赤兔背上摔落。

  背後的體溫,只剩下漫天烏雲吹來的寒冷狂風,沙子不斷吹在臉上。

  咬牙回頭,看見年輕人抱住了貂蟬,手已經伸進去肚兜裏面,揉捏那對曾經
帶來許多溫暖的豐滿乳房。

  貂蟬當然不願意被非禮,滿臉通紅,用力扭動身體,但年輕人繼續揉捏乳房。

  沒兩叁下的功夫,描繪出豐滿曲線的乳房頂點,已經出現些許濕潤痕迹,而
且痕迹還在慢慢擴散。

  「嗚嗯、嗚嗚嗚……好、好痛……請您放手……不要……乳頭、乳頭不行…
…」

  「貂蟬!貂蟬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果連心愛的女人都無法保護,被人稱爲戰神又有什麽意義?失去女兒、失
去貂蟬,失去唯一的安身之地,失去唯一能夠接納自己回去的地方。

  嘲笑自己努力的可悲現實,讓呂布瀕臨發狂,不顧一切沖了過去。

  白門樓。

  曾經是下邳太守居住的地方,也是呂布曾經住過一陣子的地方。

  能夠清楚眺望到城下廣場的這個地方,飄出了淫靡氣味。

  汗水跟愛液混在一起,濕了又乾、乾了又濕,飄出一股讓人不禁皺起眉頭的
強烈氣味。

  「咿咿、咿嗯嗯……咿咿咿咿!嗚嗚、不、不要……咿嗯……咕噜……哈啊、
哈啊啊……這、這樣下去……咕噜、哈啊啊……我會瘋掉的……」

  呂玲绮雙手被綁在背後,大腿被強行撐開,小腿抖個不停,兩邊膝蓋用一根
木棒綁住,讓她想要阖起雙腿也沒辦法。

  飽滿胸部被人握在手上,經過好一陣子的揉捏,乳房肌膚已經變得有些粉紅,
乳頭也是完全充血,高高站起。

  曹丕的手指挖著乳頭前端,摳挖胸部最敏感的地方,呂玲绮無法抵抗胸部持
續傳出的快感,卻又不敢喊出聲音,只能哭著求饒。

  「不要、不要……那個地方、那個地方……咿咿、咿嗚嗚……嗯啊啊……嗯
啊、啊啊啊……求、求求你……讓我高潮……」

  呂玲绮眼神空虛,胸部火辣辣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吐出舌頭,口水沿著下巴
滴落,一滴滴透明水點,打在似乎大了一圈的胸脯上頭,讓乳房表面閃爍一層透
明光澤。

  呂玲绮就連反抗的體力都沒有,連續幾個時辰的撫摸,卻又刻意在最關鍵的
時候停止,讓呂玲绮快要發瘋了。

  只要稍微低頭,就會看見乳房被捏來捏去的變形模樣,乳頭紅通通的,上面
還有幾個咬痕,乳暈則是被吸到紅腫不堪,坐在曹丕身上,私密處貼住男人高高
勃起的部位,滾燙肉柱在小穴附近摩擦,卻始終沒有插入的意思。

  呂玲绮好幾次偷偷移動身體位置,想要尋求插入,但曹丕總是在前一刻用力
捏住乳頭,讓她身體麻到無法動彈。

  「嗚嗚、嗚嗚……拜託、插進來……乳、乳頭好痛……拜託你吸、拜託……
求求你……嗚嗚、嗚嗚嗯……咿咿、咿啊啊……我、我快受不了了……」

  呂玲绮屁股一直坐在滾燙肉棒的上方,身體都被撐了起來,私處早就流水流
個不停,陰毛也黏著許多水滴。

  她的大腿左右張開,露出毫無遮掩的裂縫,就只等著被人奪走處女,胸部則
是一直往曹丕的臉上貼過去,乳頭摩擦想要找尋嘴唇,只要乳頭被吸的話,就能
消滅自己最後一絲的理性。

  她不想再聽見外面的聲音,只願意委身于一時的快感。

  應該說是逃避,想要逃避眼前發生的現實,無論再怎麽道歉,也無法扭轉敗
北的事實。

  這個高度,剛好可以讓呂玲绮的頭部越過欄杆,看見城下廣場的處刑狀況。

  用一棵斷樹的樹幹,權當處刑的地方。

  踏著不知道是被雨水弄濕,或者是腥臭血水流過的地面,發出啪渣啪渣的詭
異聲音後,行刑官繼續執行份內工作。

  「下一個!」

  「是。」

  劊子手高高舉起斧頭,態度毫無猶豫。

  或者該說,這一天殺的人實在太多了,心裏任何的良知都已經麻痺,世上的
人們不都是如此嗎?斧頭砍過太多的人骨,出現好幾個鋸齒狀痕迹,就連烏黑色
的斧面,也染得烏黑黏稠,但仍足以奪人性命。

  他能做的,就只是盡可能一斧砍斷俘虜的脖子,減少上路的痛苦吧。

  「誓死不降!誓死不降!你們這群人竟敢背叛主公……你們忘了什麽是忠義
嗎……咕!」

  看著旁邊站成幾列投降,因爲愧疚感而低頭的往日同伴,俘虜不禁破口大罵。

  不甘心,就這麽死了,我不甘心!突然,膝蓋被人重重踹了一腳,逼他吞掉
想繼續大罵的話。

  頭被人粗魯按在樹幹上,不曉得有多少人死在這棵樹幹上了?俘虜只感覺到
刺鼻腥臭,臉壓在黏糊糊的血泊上,眼睛也被前一個人的鮮血浸透,睜不開了。

  「母親,請恕孩兒不孝……」

  咚!看見一個睜大眼睛,心有不甘的人頭滾落地面,周圍群衆有個老婦人跪
了下來,彷彿發瘋似的哭泣不停。

  在徐州被拉伕進去呂布軍的這個年輕人,堅持到了最後還不投降,堅持了忠
誠,卻辜負了孝道,看來,這名老婦人也活不久了……不過,曹丕並不想理會這
些諷刺的現實,而是背對著廣場,繼續享受懷中的肉體。

  他張開手掌,恣意揉捏那對變得暖呼呼的乳房,大雪紛飛之下,被揉了幾天
的乳房,體溫始終降不下來,剛好當作提供給霸主之子的暖爐。

  即使已經揉了好幾天,呂玲绮的乳房依舊讓人愛不釋手,曹丕伸長手指,朝
著前端充血的紅腫乳頭摸了過去。

  「啊啊、啊啊嗯……不、不要……拜託……插進來、插進來吧……別、別讓
我再看了……嗚嗚、啊啊啊……」

  只要呂玲绮想要閉上眼睛,曹丕就會用力捏住乳頭,用快感跟痛楚,逼使呂
玲绮正視現實。

  下體早就濕答答的,愛液將大腿弄得濕黏,每次掙紮就會發出淫穢水聲,肉
棒在裂縫附近來回摩擦,卻始終沒有插入,繼續折磨呂玲绮的意識。

  「啊啊、啊嗚嗚……咕啊、嗯啊啊……拜託……請您饒了我……嗚嗚、嗚嗚
嗚……」

  咚!又一顆人頭落地,讓呂玲绮全身顫抖。

  照顧過自己的仆人、一同戰鬥過的夥伴、幫忙擋過刀的屬下,一個個在呂玲
绮的眼前遭到斬首。

  就算再怎麽悔恨也無濟于事,不只連幫助他們都做不到,甚至身體還被仇人
輕薄,已經漸漸開始屈服了。

  每次只要曹丕掐住乳頭周圍,就讓呂玲绮舒服到伸出舌頭,口水打在透著血
紅的胸脯上頭,即使內心再怎麽不願,她也清楚無法反抗身體傳出的快感。

  「好、好舒服……嗚嗚、嗚嗯嗯……求、求求您……快點、快點插進來……

  我快要瘋掉了……嗯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別、別再摸乳頭了……「

  呂玲绮流著口水,用口齒不清的聲音努力哀求。

  曹丕卻只是用手指輕輕按壓乳暈,接著用指尖轉動乳頭,繼續刺激這具女體。

  肉棒貼著裂縫來回摩擦,卻一直沒有插入的意思,龜頭頂到裂縫上端的陰核,
強烈刺激讓呂玲绮睜大雙眼,五官都跟著扭曲了。

  應該說,讓呂玲绮出現這種激動反應的,是接下來被拖進廣場的這名人物。

  那一瞬間,龜頭慢慢插進裂縫,在高高俯視呂玲绮父親的地方,奪走她女兒
的貞操。

  越是景仰,越是失望。

  堂堂的一名戰神,竟然比不上徐州的無名蝼蟻?戰場上的威風去了哪裏?讓
人聞風喪膽的武勇去了哪裏?在廣場上的,只有一個嘗試苟且偷生的怕死之人。

  在白門樓的,只有一個不停落淚的灰心女兒。

  「曹大人!曹大人!呂布願降!」

  被五花大綁的呂布,沒有了往日的神勇,看起來無比落魄。

  就連踏進刑場的腳步都顯得無力,膝蓋發抖,像是在畏懼接下來將要發生在
自己身上的事情。

  他放聲大喊,將最後一絲力氣呐喊出來,顔面根本不值一提。

  「曹大人!呂布願降!曹大人用人不疑,麾下猛將多不勝數,謀士雲集,呂
布早有傾慕之心,只望曹大人給呂布一個機會!」

  就算原本的部下們,用鄙夷目光打量自己,或者是用無法接受的表情瞥了一
眼,然後凜然擡頭走向刑場,一顆顆人頭掉了下來,呂布依然繼續大聲求饒。

  這等于背叛了相信自己的部下,然而,活下來比什麽都重要。

  看著一張張熟悉的臉滾落地上,部下的人數越來越少,相對的,曹軍的人數
越來越多。

  所有人,都是來看笑話的吧,嘲笑他們曾經視爲惡夢的戰神,竟然會屈膝求
饒。

  「我不想死!曹大人!請給呂布一個機會!我不想死啊!」

  對,自己的性命,早就不屬于自己一個人的了。

  爲了那些逝去的同伴,爲了那些相信自己的人們,王允、貂蟬、玲绮……所
謂的顔面,如果沒有性命的話,要來何用?咚咚咚的叩頭聲,抹消了廣場上吵雜
的笑聲,衆人將頭撇開,只希望讓這種可笑的故事盡快完結。

  響起肅然的步伐,幾個士兵將呂布的身子重新擡了起來。

  然後,將戰神的頭顱,重重壓在斷樹上頭,露出毫無防備的脖子。

  「我不想死……就這樣死了……我不甘心啊……」

  不甘心!我還有很多想做的事啊!看著斧頭高高舉起,呂布始終不停念著這
句話。

  就在呂布故事畫下終點的同時,女兒被人玩弄多時的下體,也開始流出鮮血。

  跟父親頭顱噴出來的血花顔色相同,悲傷、寂寞、不甘,以及幾乎撕裂全身
的痛楚,讓呂玲绮張大眼睛,眼睜睜看著戰神走上末路。

  身體不停發抖,是因爲大雪紛飛的寒冷?是失去目標的徬徨?或者,是耳邊
那如同蜜糖的呢喃聲?乳頭又蘇又麻,腫脹起來等待撫摸,乳房也膨脹了一些,
被男人高高捧起,用乳溝接住呂玲绮的口水。

  「呂玲绮,發誓吧,發誓效忠于我、曹子桓。」

  「嗚嗚、嗚啊啊啊、咕嗯嗯……你、你說什麽……!?」

  「往後我就是你的主人,盡量依賴我吧,相對的,我會給予你理想,給予你
戰鬥的理由,給予一個能夠接納你的地方。」

  「嗚嗯、哈啊啊……別、別開玩笑了……咿啊啊啊、嗯啊啊……」

  以往視作理所當然的目標,那道騎著赤兔馬,在萬千敵人陣中來去自如的背
影,如今只是诠釋著何謂可笑的屈服。

  在地上滾動的人頭,眼神寫滿了不甘,也打破了呂玲绮一直以來的幻想。

  所謂的戰神,脫去了世間擅自加上的面具之後,其實也跟常人一樣,只是爲
了在這個亂世活下去罷了。

  自己是否從未看清楚父親的真實一面?或者,自己不過是將一個普通人,一
個會哭會求饒的人,任意加上戰神的名號了?對于始終追求著戰神背影的呂玲绮
來說,一旦幻影被打破了之後,自然本能尋求著下一個能夠繼續追尋的目標。

  呂玲绮逃不了,肉棒深深埋入體內,摩擦著每一片淫肉,征服了從未被人摸
過的地方,強行烙印從屬的印記。

  這個事情明白告訴她,如今擁抱著自己的這個男人,有著遠遠超出父親的力
量。

  「發誓吧,成爲我的部下,不再尋死,而是努力活下去。」

  「不、不要……嗯嗯、啊啊啊啊……頂、頂到最裏面了……」

  「發誓吧,對我發誓效忠。」

  「……嗚嗚!不、不要……這、這種時候……停下來……嗯啊啊啊啊……父、
父親……呀啊啊、嗚嗚……啊啊啊啊啊……」

  即使意識想要逃避,肉棒卻一直頂著子宮口,乳頭被人用力捏住,強烈快感
流遍全身,逼得呂玲绮正視現實。

  就算想要抵抗,只要肉棒稍微頂上去,就能瓦解虛弱無力的掙紮,曹丕將呂
玲绮的身體抱得更緊,然後腰部用力往上插。

  這個姿勢,把呂玲绮整個人往上擡了起來,頭部越過欄杆,讓她看清楚父親
究竟死得有多麽窩囊、有多麽的不甘心。

  接著,曹丕雙手繼續用力揉捏乳房,十根手指完全埋進去乳肉裏面,盡管沒
有乳汁,肌膚表面卻是滲滿汗水,一顆顆的汗珠滾落下來。

  白門樓底下的曹軍,對于戰神的最後一幕,讓他們如此失望,只能搖頭歎氣,
但他們怎樣都想不到,戰神的女兒正在遭人恣意蹂躏吧。

  「哈啊、哈啊啊……不、不要……像你這種人……怎、怎麽比得上父親……

  嗚嗚、嗚啊啊……我、我才不要……對你效忠……「

  「不只是你,就連貂蟬我也會一並征服……你們母女從今以後,就是屬于我
曹子桓的女人了,除了身體以外,我會讓你的內心也清楚認識到這一點。」

  「我、我……嗚嗚……嗚啊啊……嗯嗯……」

  就算不願承認,身體卻已經接受了。

  對于這根意圖征服自己的肉棒,呂玲绮下意識開始擺動腰部,對著將來的主
君搖首乞憐,期望能夠獲得疼愛。

  胸部被捏到疼痛不已,但這些疼痛很快就轉化爲快感,從胸部流往子宮,又
從子宮流往腦袋,舌頭鑽出嘴巴伸了出來,初次體驗到的刺激,讓呂玲绮只能大
口喘氣。

  親眼目睹父親最後一刻的失落,戰神最終只是一個活于亂世的普通人,這個
事實,呂玲绮理解之後,更想要一個能夠依靠的對象。

  父親……只是想要一個能夠生存的地方,自己呢?想要一個能夠接納自己的
地方,認爲自己是有所必要的容身之地……原本撕裂身體的痛楚,漸漸轉化爲獲
得知音的喜悅,放棄原有的一切,將處女當作告別過去的證明。

  如今,只需跟隨著霸王的腳步就夠了。

  這個時候,曹丕將呂玲绮的身體慢慢轉回來,變成面對面的座位姿勢。

  看著直視自己的銳利雙眼,呂玲绮覺得全身有種莫名興奮,那是被人需要的
感動。

  她看著往後將要支配自己的這名主人,不知不覺,應該說是本能,嘟起嘴唇
吻了過去。

  「說吧,呂玲绮,現在的感覺怎麽樣?」

  「嗚嗚、嗚嗚嗚……啊啊……嗯姆、啾姆……哈啊啊……裏面、裏面被撐滿
了……一、一直頂到最深處……哈啊……嗯嗯、啾嗯……」

  「現在還會痛嗎?」

  「還、還有一些……啊啊、嗯啊啊……啾噜、啾嗯嗯……不、不過……比起
痛……更有種火熱感覺……漸漸填滿全身了……還要……我還要……」

  呂玲绮不停吻著曹丕,放下無謂的矜持之後,恢複成一名渴望獲得關愛的妙
齡少女了。

  爲了侍奉未來的君主,呂玲绮雙手雙腳都用力抱著曹丕,把乳房貼上去磨蹭,
乳頭摩擦肌膚的酥麻刺激,讓呂玲绮流下淚來。

  「還要……插到、最裏面……請您插到最裏面……征服我的身體……子桓公
子……」

  「啊啊,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

  曹丕點點頭,把腰部往上擡高,同時抓住呂玲绮的臀部往下壓,連陰毛都被
吞了進去,陰囊敲打著女體屁股,這下子真的整根都插進去了。

  恥骨與恥骨碰撞,愛液不斷被擠了出來,在曹軍寂靜無聲的狀況下,只有白
門樓的一隅,響起了陣陣淫蕩水聲。

  肉棒前端傳來卡住某個東西的感覺,呂玲绮也睜大眼睛,全身出現更誇張的
顫抖反應,雪花飄散在胸前粉紅色的地方,底下是僵硬到極限的觸感,想必是頂
到子宮口了吧。

  「啊啊、咿啊啊啊啊啊……被、被撐開了……這、這就是……被征服的感覺
……」

  呂玲绮揮去了心中的陰影,恢複成原本該有的少女面貌後,有著飽滿胸部跟
柔軟身軀,也是個希望有人認同的女孩。

  第一次接受肉棒的陰道,雖然破瓜的痛楚還未退去,但已經分泌出許多愛液,
讓抽插變得更爲順暢,呂玲绮雙手搭著曹丕的肩膀,身體上下起伏,乳房也在不
停跳動。

  即使外頭下著大雪,呂玲绮卻感到身體陣陣發熱,陰道插著肉棒,帶來前所
未有的充實感受,讓她吐出舌頭呻吟。

  「嗯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了……嗚嗚、嗚啊啊啊……身體、身體變得
好熱……有、有什麽東西要來了!」

  「不行,給我忍住。」

  「嗚嗚、嗚啊啊……嗚嗚、嗯嗯嗯嗯……咿嗯嗯……子、子桓公子……嗚嗚
……真、真的不行了……」

  「這是命令,還不能高潮。」

  胸部壓著男人摩擦,淫肉則是被肉棒摩擦,鮮血把大腿染紅一片,痛楚轉化
爲更加強烈的快感,讓呂玲绮的腦袋嗡嗡作響。

  即使如此,曹丕也不允許她就此高潮,肉棒抽插的速度更快,雙手也用力抓
住乳房,指尖捏住乳頭扭轉,徹底玩弄身上的這具女體。

  呂玲绮咬緊牙關,快感從胸部跟子宮兩個地方湧出,拼命忍耐的結果,就是
淫肉纏得肉棒更緊,快感也變得更加鮮明。

  這就是服從的喜悅嗎?呂玲绮的身心都遭到征服,也不管這裏是白門樓了,
只顧著用身體取悅主君。

  「可、可是……感覺好麻……嗚嗚、身體被分開的感覺……變得很清楚……

  啊啊……內側一直摩擦……「

  「既然已經被我征服了,我就不允許你輕易死去啊,爲了我的霸道做牛做馬
吧。」

  「是、是的……子桓公子……嗚嗚、嗚嗚嗚嗚嗯嗯嗯……咿嗚嗚嗚嗚……」

  那一瞬間,呂玲绮的身體大幅跳動,乳房往上甩撞到下巴,沖擊腦髓的強烈
喜悅,讓她達到小高潮了。

  咻哇~混雜著幾許血絲的透明液體,從結合部位的縫隙噴了出來,乳頭也僵
硬到極限,從粉紅色變成讓人光看就感到疼痛的鮮紅色了。

  然而,呂玲绮依然死死咬著牙,死命抓著曹丕的肩膀忍耐,努力維持最後一
絲的意識,不能達到真正的高潮。

  感覺差不多了,有種滾燙液體沖過尿道的感覺,曹丕握緊呂玲绮的臀部,把
她的身體壓下來,整根肉棒消失在陰道裏。

  「不必忍耐了,一起高潮……烙印屬于我的證明吧,呂玲绮。」

  「!!是、是的……子桓公子……呀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肉棒前端撐開子宮口的瞬間,朝著毫無防備的子宮噴出大量精液。

  比起體溫高出許多的滾燙精液,很快就將子宮灌滿,呂玲绮的腹部陣陣抽搐,
持續接受體內射精。

  前所未有的鮮明快感,讓呂玲绮伸長舌頭,像是母狗似的不停喘氣,口水滴
在乳頭上面,覆蓋一層麥芽糖色的色澤。

  淫肉收縮,緊到幾乎快把肉棒夾斷的程度,似乎想把陰囊裏面的精液通通擠
出來,渴求更多的精液。

  「啊啊……啊啊啊……肚子、好燙……快燒起來了……啊啊、哈啊啊啊……
咕噜、哈啊啊、啊啊啊啊……」

  忍耐許久,獲得至高無上的支配喜悅,讓呂玲绮思考麻痺,視野跟著朦胧了。

  她將下巴靠在曹丕的肩膀上,嘴裏繼續喘著熱氣,伸手摸著還在繼續抽搐的
腹部,感受體內那股高溫。

  「好多……射了好多……嗯嗯……裏面都裝滿了……啊啊、哈啊啊……這下
子……我完全被征服了……」

  「往後,你就不是戰神之女,而是我的女人了,呂玲绮。」

  「是、是的……子桓公子……」

  「只要你有這個念頭,無論什麽時候,什麽地方,我都可以擁抱你,相對的,
我會創造一個屬于你的容身之地,給你一個能夠發揮才能的地方。」
  「是的……直到死去之時,我都會在您的麾下……子桓公子……」
  感受到烙印在體內的高溫,肉棒依然在體內不停抖動,漸漸流到大腿的黏稠
液體,呂玲绮終于露出笑容。
  這也代表,她跟過去做出道別,褪下戰神之女的面具與重擔,選擇踏出屬于
自己的全新道路了。
  兩年之後。
  留著一頭銀色頭發的少女,視線看往遠方的軍隊。
  這裏是青州通往徐州的道路,看著對面幾乎將地平線彼端淹沒的數萬軍隊,
己方的兵力卻只有數千人,任誰來看都會認爲必敗無疑吧。
  即使如此,少女臉上卻沒有畏懼神情,她親自站在部隊的最前頭,挺起比起
兩年前豐滿許多的胸脯,露出裙甲底下的雪白雙腿,以凜然姿態鼓舞士氣。
  「全軍,上前迎擊!」
  在呂玲绮的指揮之下,官渡之戰的青州戰場,數千名的曹操軍慨然無懼,彷
彿尖刀一般,根袁紹軍正面交鋒。
  呂玲绮高高握起十字戟,一往無前縱馬突擊,這是呂布軍的騎兵戰法。
  看著身邊那抹比起自己成熟許多,晃著巨乳沖入敵人陣中,九節鞭有如舞蹈
那般美妙的女性身影,呂玲绮笑了出來,那是毫無陰霾的笑容。
  「魏續、侯成、宋憲!再快一點!讓敵人見識我們的作風吧!」
  「是的!小姐!」
  再快一點,有如以往追趕著赤兔的馬尾那樣。
  回想起白門樓那時的經過,如今的自己毫無迷惘了。
  我的腳步,要踏得比父親更遠,直到跟上霸王的背影爲止。 97婷婷狠狠狠狠免费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