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香港一级特黄A片免费【24/7】(1-2)

精彩内容:

第一篇:契約 作者:Xanthe 字數:15291
Mulder坐在深色的橡木桌子旁,樣子看起來很輕松,並沒有原先預想 中的緊張。他相信自己要在這次會談中提出的建議很吸引人,絕對不會被拒絕。
他打量著房間,房間布置的很簡單,只有一張桌子和六把椅子,看上去不像 會客室,反而更像是餐廳,牆上有一些照片,非常前衛、漂亮,絲毫沒有色情的 感覺,跟他想象中的差不多。
他多幺希望會談快點開始啊……
他坐起來伸了個懶腰,輕輕拍了拍領帶。
這個房間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有一整面牆都是鏡子,巨大的鏡子使整面牆看起 來有些模糊,他並不笨,知道這鏡子就是所謂的單面鏡,有人在鏡子後面監視他 ——暗中觀察、評估、判斷。
不由自主的,他産生了一種沖動,想上去FUCK一下,但理性告訴他,現 在是關鍵時期。
六年了。
他已經玩這種遊戲六年了,而且他非常擅長,該死的擅長。
他找不到更好的了,如果他正在尋找DC最好的sub和他一起玩,就不需 要再找別人了,Mulder在這兒,而Mulder就是那個sub,這不是 狂妄自大,他是很好,而他也知道這一點。
「Mulder先生、Mulder先生」麥克風中突然傳出尖細的聲音, 低沉、隱秘、陰冷、而肉欲。
Mulder咽了口唾沫,試圖不讓對方看出自己嚇了一跳。他是一個pl ayer,而且是非常好的一個,他有權在這裏,在DC最排外的私人俱樂部之 一,與這個城市最好的player會面,這次會面是最後一次當面向他呈現自 己的機會。
「Mulder先生,你費盡心思想來見我,我想知道爲什幺。」一個優雅 的聲音問道,但在禮貌的聲音背後隱藏著鋼鐵般的冷酷。
「非常感謝您願意見我,先生。」他語氣恭敬地說。
「Mulder先生,你已經追了我一年多了,最後我想還是來見你比避開 你要省事些。」聲音停了一下又說。
「你一直在避開我?爲什幺?」Mulder皺眉。
「注意你的禮貌,Mulder先生。我已經注意到你的存在——誰能不呢?
你幾乎和這城裏的每一個dom都玩過了。「
「他們沒有任何不滿意的地方,不是嗎?」Mulder用挑釁的語氣問。
「沒有,一點也沒有,除了對你熱情的時間太短外……你有一種趨勢,一旦 耗盡你的top,就會離開他去找下一個。」聲音聽起來似乎覺得這一點很有趣。
「我在他們那裏找不到任何東西……有趣的足以讓我能一直和他們在一起。」
Mulder聳聳肩。
「是什幺使你認爲我能夠滿足你苛刻的標准呢?」那個聲音大笑起來。
Mulder有些躊躇,這不在他的計劃之內。「我並沒有什幺苛刻的標准 ……我只是……」他猶豫著,不知該如何解釋。他已經在這個城市玩了很多年, 從一個有著一雙熱切眼眸的新人變成了經驗豐富的老手,而興奮的時刻卻總是如 此短暫。
「我想要更多。」他低聲說。「雖然我每次也能達到高潮,但卻很難,更加 無法持久。我受過很好的訓練,你會發現和我一起玩是很令人興奮的。」
「這不是興奮不興奮的問題。這訓練是……」聲音冷漠地說。
Mulder注視著鏡子,想看見鏡子後面的男人。
「你能向我解釋,我爲什幺應該和你一起煩擾呢?」
「你是一個傳奇人物,每個人都知道你的存在,但沒有人知道你是誰,你是 最好的player,有……」
「而你認爲只有最好的才配和你在一起?」聲音問他。
「是……不!我的意思只是……我需要一些東西。」Mulder的聲音顯 得很脆弱,他無法用言語來表達自己的需要。
「你已經說過很多關于你自己,和你的需要。」聲音沉思著。
「如果你讓我和你在一起,我會專注于你和你的需要。」Mulder急切 地說,「我是一個player,先生。我知道怎樣去取悅別人,如果你接受我 作你的sub,我會盡我最大的努力取悅你,而且我會使你非常快樂、非常快樂。」
他微微側頭看了鏡子一眼——一個挑戰,一個允諾,一個暗示,會是哪一種 呢?
如果這個男人願意說「是」的話。他不知道。
「不,Mulder先生,你只會盡最大努力的使你自己高興,並在這個程 度上取悅我,我相信我是會感到滿意。但過不了多久,當你清楚這只是一種空虛 的感覺時,你就會要我離開…你的建議是我無法接受的」
Mulder坐了下來,覺得心髒仿佛被拳頭猛擊了一下。「請,先生……
給我一個機會。「他低聲說。
「不,」那聲音令人驚訝的和藹,「你不應該到這裏來,Mulder先生。
如果我對你感興趣,我會自己去找你,你也可以免去這種……羞辱。「
「噢,你沒聽說過嗎?我是一個受虐狂,羞辱使我興奮。」Mulder難 堪地透露。
笑聲從麥克風裏傳出來,「性受虐狂,」聲音說道,「你喜歡字典裏的解釋 嗎?」聲音停頓了一下,Mulder猜他大概是在反問。
「性受虐狂,1:精神病學中的一個名詞。在反常的情況下感到快樂,特別 是性快樂,是由別人控制著從羞辱或痛苦中得到,等等。」
Mulder閉上眼睛,仿佛看見自己被固定裝置束縛著,他最後一個主人 揮舞著鞭子在他身上抽出交叉的十字,他感到疼痛、羞辱的感覺重現,兩者都帶 給他絕對的、驚人的快感。他的陰莖立刻變硬了。
「那個是在形容你嗎?Mulder先生。你認爲自己是變態嗎?」那個聲 音幾乎是溫和地問道。
「不,」Mulder突然大聲地說,「我知道我是什幺,而且我和他們都 達成了協議。」
「真的?——要我繼續嗎?2:心理分析。有將自己置于危險的傾向。也許 就象你今天到這裏來一樣?」這聲音幹巴巴地評論,「那是你每天都在做的嗎, Mulder先生?追求著死亡與痛苦,擁抱所有的苦楚,並欣然接受?」
Mulder張開嘴,然後他看見許多不同場景下的自己——從火車上跳下 來的,炸彈爆炸時逃脫的,在後面追趕他丟失的姐妹——找到她——並被她拒絕。
他閉上嘴,點點頭,把臉埋在掌中。
「3:一個從自己的痛苦中獲得快樂的傾向——這個,我想,就是你現在正 在做的。」這個聲音譏笑著,「Mulder先生,現在開始坦誠地告訴我你的 經曆,告訴我是什幺引導你到了我這裏——從第一次受虐的經曆開始,那幺接下 來我就會告訴你我是否准備改變主意。」
Mulder站了起來,身子有些晃動,他感覺到這個男人似乎知道並且了 解他——這嚇到他了,這使他想起……
「Phoebe。」他低聲說,「一個以前的女朋友,我遇見她是在我18 歲的時候。她過去經常綁著我……而且對我很殘酷,我發現它……引起了……」
「好,繼續。」聲音命令。
「爲了使我忌妒,她經常和其他的家夥調情,她喜歡看我和別人打架,讓身 上傷痕累累,我總是贏——除了一次。」他停下來,望著半空。
「發生了什幺事?」
「她就去和那個家夥睡了!和他過了一整夜——和他睡了。」Mulder 握緊拳頭。「這個教訓清楚地告訴我,我必須要做最好的、最強壯的、要能供養 她。她是個獎勵,是個dom,而我什幺都不是,我的存在只是要爲她服務。」
「你發現那引起了?」
Mulder歎了口氣,「是的。噢,上帝,我雖然不願意這樣,但是我不 知該如何應付這種不安全感,我們分手了。有一段時間,我去交了一些正常的女 朋友,但是我……我始終忘不了Phoebe帶給我的感覺,後來,我知道了B DSM。剛開始我只和女人做,後來有一天,這個女人把我送給一個家夥,讓我 吸他的陰莖——這應該是最大的恥辱,可我發現自己竟然覺得享受……男人比女 人更猛烈的、更強壯,能控制的更多更多——也許是全部。我是一個強壯的人, 我需要被更強壯的人擁有。」Mulder低聲說,「後來,我到外面去找男人。
我從不認爲自己是同性戀,但我喜歡被男人統治。「
「我知道了。」聲音沉思著。
「我感到……無法控制。」Mulder繼續說,「這對我的吸引力太大了, 我不能控制我自己或我的人生。對我來說有些事情已經發生了……更正確地說, 我是爲了獲得比以前更多的刺激而拿生命做賭注。我不確定是否想活著,每天我 醒來時都不知道今天我是否會自殺。我一直在想,我沒有選擇生命,它卻不負責 任的形成了,我當然也可以不負責任地選擇死亡的方式,我要用sex……用B DSMsex………其他人察覺到我這個想法都離開了我。我已經被這個想法控 制住了,只有很短的一段時間能稍微緩和一下這種念頭——我對自己說,不能這 樣做,這不是我真正的想法,而是它們的。」Mulder站起來,悲憤地看了 一眼鏡子,「謝謝你的接見,即使你沒有回應我的好意。」他說,「還讓我泄露 了我的秘密……希望我的故事會讓你覺得愉快。」
「它是使人著迷的……使人著迷。」聲音以吟詠一般的語氣說,「你引起了 我足夠的興趣讓我重新考慮。」
Mulder在門口停了下來,全身變的僵硬,他猛然轉身,心髒劇烈地跳 動,「你會接受我嗎?你會讓我做你的sub嗎?」他問道。
「不。」低沉而從容的聲音說。
Mulder的心立刻涼了。
「我不會考慮讓你做一個sub,Mulder先生,那不適合我。而且很 明顯,迄今爲止這種關系只是在爲你服務。我只會考慮讓你做我的奴隸。」
「什幺?!」Mulder大步走到鏡子前。
「你應該懂我的意思,Mulder先生,你已經在這行很多年了。」這聲 音柔聲斥責道,「我不想和你成爲一星期做愛一兩次的那種關系,我對那個不感 興趣,而且對你也沒什幺好處。如果你真想和我玩,那幺就需要更多地……持久 地安排——1天24小時、1星期7天。」
「那我的工作怎幺辦?」Mulder懷疑地問。
「我對你要繼續工作沒有異議,只要你在每件事上都照我說的做——你要和 我一起住,我有專門的奴隸住處。你會有一只call機,無論什幺時候我要用 到你都可以派上用處——而且不管在什幺情況下——從光著屁股讓我鞭打,到讓 你去取東西。」
「這樣可能會妨礙我的工作。」Mulder低聲說。希望他褲檔裏的陰莖 不要變的太硬。
「你要確保它不會。」這聲音聽上去毫不關心,「我更希望我的奴隸每天結 束後能說一些有趣的東西。我要我的奴隸是能帶的出去的,有良好的裝扮,懂禮 貌,聰明,有教養,迷人而且風趣……這並不容易。我的奴隸既要能服侍我也要 能做艱苦的工作,能娛樂我,滿足我的性需要,以及普通的照看。你要做我不拿 薪水的仆人,廚師和女管家——所有的角色,而不僅僅是個床伴。」
「聽起來似乎是一項艱苦的工作。」Mulder評論道。
幹巴巴的笑聲傳出來,「這是有補償的,你在接受這些協議之前可以好好想 一下。到桌子旁邊坐下,Mulder先生,我會把我的條款拿給你看,然後你 可以決定是否接受這些條款。」
Mulder一聲不哼地照指示做了,他的嘴幹澀,他已經被搞暈了。他想 他已經知道了,當他第一次來到這裏時,爲什幺會進來。他要讓站在最高處的這 個超級dom著迷。而且在這期間,他會得到他想要的,別的任何人都做不到!
他不喜歡這個樣子,他會失去一切……可是……可是他的身體卻因爲想到要 被這樣完全地擁有而顫抖。他和Phoebe之間也是這種關系,但他們誰都沒 有詳細說明並將其列入清單過。
門開了,一個仆人走了進來。他拿了一張紙放在Mulder面前,並把他 帶來的一支銀制鋼筆、一瓶墨水以及一張吸墨紙放在Mulder的右手邊,接 著一句話沒說的離開房間。
Mulder看著這張紙,這張打印的整整齊齊的紙上寫著:
奴隸契約
奴隸同意在所有方面完全服從于他的主人。任何時間、地點都不能拒絕服從 他主人的命令;奴隸也同意一旦簽訂本契約,他的身體就屬于他的主人,所擁有 的全部資産、財物也將屬于他的主人;奴隸同意盡最大努力使他的主人滿意,他 的存在只是爲了讓他的主人高興;奴隸了解他所做的一切,將放棄他的正當權益, 但在他希望並且認爲有益的情況下予以認可。
我已經讀過,並充分了解了這奴隸契約的全部內容。我同意獻出所有的一切 給我的主人,並且承認他對我的身體、我的心、我的靈魂以及我的頭腦擁有所有 權;我了解我將象一個奴隸一樣被支配、被訓練、被懲罰,我承諾忠實履行我的 主人的願望,盡最大可能的爲他服務;
我知道我不能撤銷這個奴隸契約。
簽名:
「絕對辦不到。」Mulder放下筆站起來,狂怒地走到鏡子前,「你肯 定精神有問題,我不了解你,我甚至沒見過你,這真是太荒謬了。」
「夠公平了,」平穩的聲音說,「見到你很高興,Mulder先生。你出 去後請關上門。」
「Fuckyou。」Mulder生氣地踢了下牆壁,「我的財産?我的 心?我的靈魂……?」他拼命地喘氣。
「我不相信你的心或你的靈魂是使你覺得焦慮的地方,Mulder先生。
使你焦慮的是,你的腦子裏認爲我不可信。「
「不是這樣的,你不可能真正的擁有另一個人。這是瘋狂的。」Mulde r用頭撞著鏡子,苦惱地在那裏站了一會,把頭和前臂斜靠在擦得光亮的鏡面上。
他需要這個,他真的需要這個,它是最後的刺激——在持續屈服的情形下生 活。他懷疑鏡子後面的那個男人知道契約對他的作用,並完全了解他原來的意圖 ——他原來只想玩一個刺激的遊戲,在做愛時假裝屈服,厭倦時隨時可以離開。
在契約的約束下他就不能這幺做,契約一旦簽訂,遊戲就變成了真實,這令 他恐懼也令他興奮。他的身體已經在這限制的想法下開始發熱,連他的陰莖也因 預想到這樣的情形而不停地跳動。
Mulder擡起頭,看著自己的眼睛,也想看見鏡子後邊那個男人的眼睛。
「你是個什幺樣的人?」最後,他低聲說。幾乎不敢相信自己還想繼續談下 去,「我注意到這契約中有很多關于我的義務——那你的義務是什幺?」他伸手 指著那張紙問。
「好問題。」這聲音聽起來好像在微笑。
門開了,那個仆人又走了進來,他把另一張紙放在桌子上,然後又靜靜地離 開。
Mulder既慎重又好奇地回到桌子旁,不喜歡自己對這件事如此感興趣, 他沒有簽字的打算,他不能,但是……
主人契約
我接受這奴隸作我的寵物並且保護他。我將供給我的奴隸一生中身體及情緒 上的需要,如果我選擇了他,他將知道我的愛。當我想要時我將使用我的奴隸的 身體,這樣的使用是有限的,我的責任是不讓他的身體和精神受到任何損害。我 將爲我的奴隸建立一套清楚明白的規則,並且我將用強制、值得信賴的方式加以 實施。這些規則將充分保證他的訓練,我將盡最大的努力——預見所有的可能性, 控制他大部分的行爲。
在上述自願接受的範圍內,我保證用有計劃的方式培養並訓練我的奴隸直到 使他成爲一個完美的、服從的、謙恭的奴隸,我知道他從來沒有做到過。通過分 配他的需要和應受的懲罰來獎賞他的努力,是我的目的。我將盡力供給我的奴隸 生命中的需求,直到我死去或因其他原因而沒有能力繼續照料他。
我已經讀過並且充分理解了這主人契約的全部內容。我同意把這奴隸的身體 和所有作爲我的財産,並盡我最大能力地照顧他。我將供給他安全和福利,指揮 他,訓練他,象奴隸那樣懲罰他。我理解這其中固有的責任,同意只要他是我的 就不會讓他受到傷害。我更加知道我隨時可以收回這個契約。
簽名:
Mulder閉上眼睛將頭靠在椅子上,然後又睜開眼睛,注視著白色的天 花板,但是,那裏沒有答案。這契約中所說的一些內容,正是他心裏想要的。主 人契約講明了要照顧、懲罰、保護他……所使用的這些安全的字眼在他的腦中回 蕩。他沒有感到過安全、愛或者照顧,他只覺得漂浮不定,他想得到安甯——這 契約能帶給他嗎?
「我注意到只要你願意就可以終止契約,而我卻不能。」他評論道。
「那樣你就會有因誘惑而匆忙行動,並在閑暇時後悔的機會。」聲音回答。
「那句話通常是結婚時用的,而不是奴隸契約。」Mulder低諷。
傳來更多的笑聲……
「如果你懷疑兩份契約是否存在不平等的地方,不錯,有,而且很大,不過 ……」聲音深思著,「我沒有意願找一個不甘願的奴隸。如果你想打破我的契約, 我會聽取你的意見並認真考慮——盡管我將拒絕你的要求。我不會和你爭辯是否 合法的問題——這個國家的法律支持公民的自主權。至于轉移到我名下的財産, 如果是我終止了我們的契約,我可以根據我的判斷把它歸還給你,如果是你選擇 離開的話,我就不一定會這幺做,而且——如果你是在沒有得到我許可的情況下 擅自離開,那幺我就不會再接受你回來,那樣的話我想你大概必須重新找一個遊 戲圈了,在這個城裏沒有任何人可以不得到許可而和別人的所有物玩樂——而我 是不可能給予這樣的許可的。」
「這太荒謬了!你肯定也知道!」Mulder重重地敲著桌子,「這只是 性——而不是每天生活的必需品。我不能……我不會……讓我自己接受。」
「很遺憾,那你永遠也不會找到你要找的東西,Mulder先生,因爲這 是個事實。」
「我又不是爲了尋求成爲某一個人的奴隸!」Mulder斷言。
「是的,我同意。不過,如果你願意這樣做,你就可以知道你要找什幺。」
聲音暗示說。
「我不更應該看一看我是爲了什幺出賣自己?」Mulder問,「你不想 有檢查商品的機會嗎——對我?」
「我不想,如果你決定不在契約上簽字,那幺我甯願我的身份永遠是個謎。
記得嗎,是你來找我,我對你沒有任何義務。「
「關于具體內容、規則之類的?」Mulder絕望地問,他總是在遊戲之 前談好條件,他會和他未來的夥伴討論他們將享受什幺樣的性樂趣,並且能做到 什幺程度……他非常擅長,能輕易地談論一些讓其他人感到非常困窘的題目。
「沒什幺好討論的,契約中已經說的很清楚了,」聲音回答,「如果你是我 的奴隸,你就屬于我,用不著協商。你必須學會信賴…和服從。」
「所以,安全問題也用不著討論?」Mulder做了個鬼臉。
「不錯,Mulder先生,用不著。」聲音冷冷地回答。
Shit,這人可能是任何人——該死,他甚至可能是個煙熏的雜種。Mu lder憤怒地想,在房間裏來回地走。並不是說這人是什幺人,對他會有什幺 影響,要是那樣的話,Mulder只要走出去,不再回來。即使他不能再在這 個城市裏混,那又怎幺樣——至少他仍然是獨立自主的……但到最後,可能還是 要來到這裏。他已經找過很多的top,而且已經耗盡了他們,那個男人已經一 針見血地指出了這一點。他想只要能找出和這件事相比更加危險,更加刺激的經 曆……和這……這是最大的冒險,最不可知的,最刺激的,只要他在這張紙上簽 字,對他來說任何事都可能發生。在這場性遊戲中他不會有任何的控制權或安全 的緩沖區,一切全部取決于他主人的仁慈。一天24小時,一星期7天…Shi t,但是這男人讓他想起了Phoebe,他就好象是他肚裏的蛔蟲——准確地 知道使他同時覺得驚嚇,又覺得刺激的方法。
「是。」他低聲說。
一陣靜寂。
「我說,我的回答是」是「,見鬼!」他大吼。
「筆在桌上。」聲音回答,讓人無法接受的聽不出任何情緒反應。
Mulder坐到桌旁,拿起筆,閉上眼睛。他的腦中浮現Scully的 臉,她皺著眉對他大叫,問他爲什幺會做這蠢事。他還看見Skinner站在 他面前,向他大叫——問他爲什幺要冒險做如此瘋狂的事。
他再一次睜開眼睛,使勁將他們的臉,他們的聲音,他們的關心排除在腦後。
他要如何才能向他們解釋?他只希望這個男人是能給他的生命帶來快樂的禮 物,能把遊走在黑暗深淵邊緣的他拉回來。
Mulder把筆尖放在紙上,爲他過去的生命劃下了句號。
第一章結束
第二章:五個金環
Mulder在房間裏來回地走著,焦急地咬著指甲,已經咬的快要見到肉 了。
自從他上次站在這裏,已經過了一個星期,這一星期他做了他被命令做的所 有事情。他曾經抱怨過一個星期時間太短,不能很好地放下他的事,並且按照命 令將個人財産轉移進主人的帳戶裏,但是他的新主人卻堅持不肯延長。
「你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冷靜地考慮一下。」他的主人說。
他的聲音通過麥克風傳出來,金屬般的聲音在房間中回蕩,好像一直鑽進M ulder的靈魂深處。「當你下星期回到這裏來的時候,如果你把所有命令你 做的事都做完了,而且你仍然希望繼續,那幺,緊接著我就會當著你的面簽署主 人契約,之後你就不能再後悔了。」
Mulder靠著牆,努力保持鎮靜。「不能後悔……不能後悔…
…「這句話在他的腦中回響。他衷心地希望一切都結束了,所有的這些等待 正在使他發狂。他的主人已經提出了要求,制約住他,要拖他回他的獸穴,但是, 至少這樣一來,他就會知道他的選擇是對還是錯了。
這一整個星期,他就像一只困在滾燙的錫皮房頂上的貓,坐立不安。他無法 坐在桌前好好地完成兩份報告,而是一直瞪著空氣發呆,滿腦子想的都是他的新 身份——奴隸Fox。Mulder,被擁有……被擁有……甚至連Skinn er都注意到他奇怪的樣子,還問他是不是出了什幺事。看見他老板暗黑眼眸中 表達出的關心,有片刻的時間他希望能有個吐露心事的人,能阻止他繼續下去, 但他也許終將會爲不容易信任別人而付出代價——最後,他還是唰地站了起來, 不理Skinner的詢問粗魯地離開,而Scully看到他這樣甚至不敢開 口問他這個問題,至少這點讓他挺高興。
很快,一切就會結束了。
他知道他是一個傻瓜,但就像不能停止心中的渴望一樣,他無法阻止自己投 入這個未知的領域中。
他沒有很多財産,因此他對錢並不是很看重。他的父親在遺囑中把一切都留 給了他的母親,盡管他們已經離婚了,也許是作爲一種補償吧,也可能是爲了懲 罰他唯一的兒子——他也不知道,他從來沒有了解過父親。當他的母親死的時候, 他猜他可能會變得比較富裕,但是還沒到這時候,所以他給他主人的全部財産只 有幾千美元。
支付的價格似乎並不太高,如果是爲了……爲了什幺?安甯?Mulder 仰起頭靠在牆上,狠狠地在牆上撞了一下,兩下,叁下,憎恨這只是爲了自己的 需要和自己愚蠢的希望——他希望能從中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但他現在仍然沒 有停止希望。
他讓自己分心去想象他主人的樣子,盡管這並不重要,但他仍然很好奇。他 不是在尋找愛,而是在尋找能夠挽救自己的人。
「Mulder先生,很抱歉讓你久等了。」聲音突然從外面傳來,打斷了 他的思緒,讓他嚇了一跳。
Mulder跳了起來,知道他的主人來了,他怎幺會忘記那個聲音是多幺 的深沉而誘人,多幺讓他興奮。
「你會向你所有的奴隸道歉嗎?」Mulder挑起一條眉毛諷刺。
笑聲從外面傳來,「你現在還不是,不過,當我在契約上我的部分簽上名字 時,交易就完成了,在那之前……」
「我想讓它快點完成。」Mulder打斷他的話。他的神經緊繃,腦子裏 一片吵雜聲。
「我覺得這段時間似乎並沒有讓你改變主意?」他的主人問。
「沒有。」Mulder深吸了口氣,「你好像曾經進入到我的腦子裏,發 現了一些甚至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做出讓我無法拒絕的承諾,卻又拖延了 一個星期,害我這一整個星期一直在這附近徘徊。」
他以指責的態度說,聲音顯得很痛苦。
「很報歉,我還不知道這交易有這幺好。」聲音輕柔地說,幾乎有點同情, 「文件准備好了嗎?」
「是的。」Mulder把公文包放在桌上,打開它並拿出一份文件。「在 這裏,它相當于我全部的財産,你現在可以把錢拿走,然後告訴我這一整件事只 是一個騙局。」Mulder有些緊張,幾乎有點期望會發生他所說的事。
「別傻了,」聲音指責道,「你是通過James。Eckhart和J。
M。Lucas安排了這次會面,他們都是名聲很好的高級player, 難道你懷疑他們的正直嗎?「
「也許他們是想給有威脅的sub一個教訓。」Mulder挖苦道。
「那可以用別的方法,」聲音提醒他,「而且你又不會幹很長時間。」
門開了,Mulder屏住呼吸,但進來的只是個仆人,從他手上拿了文件 後,又退了出去。
「你的個人財産?」他的主人問。
「在我的汽車裏。」Mulder聳聳肩。
「你公寓的租約?」
「轉到你給我的公司名下了,是你的公司嗎?」Mulder好奇地詢問, 想知道這個男人做的是什幺工作。
男人沒有理睬他,「鑰匙?」
「在這裏。」Mulder緊緊地握了一下鑰匙,然後做了個深呼吸,把它 們放在桌子上,退到一旁。
「看起來還算井井有條……回到桌子旁邊去。」
在他專制的命令下,Mulder感到身體變熱了,他緊緊地抓住自己並搖 了搖頭——要更好地習慣這種語氣才行。
仆人把一個白色的大信封放在桌子上,上面寫著一個詞:Fox……
Mulder忍不住想扮個鬼臉。
「有問題嗎?」他的主人問。
「我的名字。」Mulder聳聳肩,「我不喜歡它。」
「那是一種羞辱,我決定了那將是你的奴隸名字。」他的主人以愉快的口吻 告訴了他。
「什幺?」Mulder轉過頭生氣地瞪著鏡子。
「一個奴隸必須有一個他的主人給予的奴隸名字,你的將是Fox……」他 的主人以一種不容反駁的口氣說。
Mulder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再試一下,「爲什幺是Fox?那是我真實 的名字!」他抗議。
「我已經決定了。」聲音回答,「這些文件我已經檢查好了,你把信封打開。 」
Mulder站在那裏,渾身顫抖,憎恨自己身處的這種劣勢,但發現它同 時引起了……最後,他伸手拆開信封,把信封翻過來,五個大小不同的金環,滾 到了桌面上。
最大的是一個純金的頸環,薄而且輕,上面用美麗的字體刻著他的名字,還 有一只微小的、精致的狐狸雕刻。
「它足夠薄,可以戴在襯衫下面。我希望你一直戴著它,不管是白天還是夜 晚。」他的主人輕柔地說。
Mulder吞咽了下,用手指撫摸光滑、冰涼的金屬,「它真漂亮。」他 低語,喉嚨好象哽住了。
這個頸環是花了很多心思做出來的,即使還沒將它戴在脖子上,他也知道一 定會非常適合他。他細長的手指移到其余四個環上。一個尺寸中等,但另外叁個 就非常小,其中有兩個尺寸相同,還有一個稍大一些,但比較厚。
「如果你正在想,它看起來像一枚結婚戒指的話,不錯,因爲它就是,」他 的主人輕笑,「像頸環一樣,你也要一直戴著它,如果讓我看到你沒有戴著這些 象征著我的所有權的標志,你將受到懲罰。」
「我知道了,主人。」Mulder低頭對著鏡子回答,心想,你不會看不 到的,它們都是這樣的美麗。嶄新的結婚戒指是樣式簡潔、有光澤的純金制品, 裏面也刻著他的名字F- O- X,他覺得他的名字從來沒有看上去這幺美麗過, 「謝謝,主人,」他低聲說。
「社會上有它辨認承諾的方式,不讓任何人認爲你是可以得到的,這很重要。
你不是。「聲音堅定地說。
「我不是,主人。」Mulder又低下頭。
「這是?」他舉起了中等尺寸的環,輕揚起眉用好玩的語調問。
「你不需要我告訴你那是什幺。」他的主人輕斥。
「那我也要一直戴著它?」Mulder問。
「是的,除非我自己移開它,或允許你這樣做。」他的主人回答。
Mulder摸了摸陰莖環。「我以前從來沒看過純金的。」
他搖了搖頭,陰莖環也同樣用美麗的字體刻著他的名字。
「這些呢?」Mulder把玩著最小的環。
「我喜歡我的奴隸被裝飾,」他的主人說,他的語調光滑的像蜂蜜,「你身 上有什幺地方穿過孔嗎?」
Mulder艱難地吞咽了一下,乳環!「沒有,主人。」
他感覺到陰莖在褲子裏變得更硬了。
「我們不久要補做,」他的主人低聲笑著,「如果我認爲它適合你,接下來 我可能還會考慮其它裝飾你的方法,也許是烙印。」
「烙印嗎?」Mulder微弱地應道。
「如果它使我高興,是的。這些環都是我的所有權標志。」
他的主人用愛撫一般地音調告訴他。
Mulder點了點,不知道究竟該如何向Scully解釋結婚戒指。
「一會兒我去給你戴上結婚戒指和頸環,除了我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把它們拿 下來。」他的主人堅定地告訴他,「如果你把它們拿下來,我將會給你嚴厲地懲 罰。我拿掉那些標志的日子,就是你自由地離開我的服務的日子,你明白嗎?」
「是的,主人。」Mulder敬畏地低下頭。
「好。等會回到你的新家我再把陰莖環給你戴上。你確定已經認真地考慮過 了嗎,Fox?這是你最後一個機會,你現在後悔還來的及,我不會把這件事告 訴任何人,你可以自由地離開。如果你仍然要繼續,那幺你的一切就屬于我了— —不管是身體還是靈魂,以後就不能後悔了。」
「我了解。我想要……我想要屬于你,主人。」Mulder說,並用手摸 了摸頸環和上面的小狐狸雕像。
一聲深深的歎息通過麥克風傳了出來,在房間周圍回蕩。
Mulder驚慌地擡起頭。
「好吧。」他的主人以一個極低的音調說,「趴在地板上,Fox,然後閉 上眼睛,我馬上過來,你可以吻我的腳,讓我爲你戴上頸環。」
Mulder照他說的做了。他現在穿的是一件T恤衫和一條牛仔褲,因此 他的主人要爲他戴上頸環是很容易的。他已經是這個男人的所有物了,馬上就要 接受所有物的標志……他整個身體都因爲這種需要,這種想望而開始顫抖。
他把臉埋在地毯裏,閉上眼睛,盡量張開身體,呈現出自己。當門打開時, Mulder用盡所有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不要擡頭看。他感覺胃揪緊並攪動, 他緊緊地咬著下唇不讓它抖動,他的陰莖劇烈地跳動,隱隱作痛,這比任何遊戲 都好,更好或更壞?他不知道,但毫無疑問肯定是更刺激。
腳步聲在他身前停下,他屏住呼吸,一只靴子輕輕推在他的手肘上,他被拖 向前,嘴唇壓在光亮的鞋面上。
他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見一雙黑色的長統靴,再慢慢地向上看——兩條長長 的、長長的腿,包裹在黑色鼹鼠皮褲子裏,黑色的寬皮帶,閃著銀光的古典的皮 帶扣,瘦削的窄臀,優雅的腰身……他的視線在褲子上有希望膨脹的部位逗留了 許久,才繼續往上看——光滑的絲質黑襯衫,寬闊的胸膛,粗犷的脖子,堅挺的 下颚,輪廓分明英俊的臉,一副眼鏡,和眼鏡後一雙暗黑,深不可測的眼睛……
「Oh,fuck」Mulder用頭重重地撞著地板,感到整個身體無法 動彈,過去的畫面飛快地在眼前閃現,「你設計我。」他嗓音嘶啞地說。
Skinner沒有動,「不,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
他回答。
「Eckhart和Lucas他們和你有接觸,他們告訴了你我正在做的 事,你就想看看我會做到什幺程度……一切都結束了嗎?Oh,fuck,到底 是怎幺一回事?一個FBI特工和一個未知的人簽訂奴隸契約?怎幺會這幺愚蠢 ……」
「你冷靜一下聽我說,不管我是什幺人,你都必須認命,這就是你現在的處 境。」Skinner說。他用靴子擡起Mulder的下巴,強迫Mulde r擡頭看著他那雙嚴厲、暗黑的眼睛。
「我知道,我是一個傻瓜,你逮到我了,我還能說什幺?別問我爲什幺會做 這種事,你知道爲什幺,我告訴過你爲什幺……」Mulder絕望地流下眼淚, 他的心跳的越來越快,不知道是不是要跳出來了。怎幺會發生這種事?連掩飾一 下都辦不到?在他以爲終于找到了能將他從懸崖邊上拉回來的人時,卻發現自己 已經一頭跌進了黑暗的深淵。
「是的,我知道爲什幺。」Skinner聳聳肩。
Mulder躺在那裏,Skinner的腳踩在他的敏感部位上,讓他動 彈不得,他覺得自己就象是一塊翻了個個的果凍。
「你費了這幺大的勁揭穿我,就是想告訴我我是在做一件蠢事?」
Mulder透過長長的黑睫毛仰視他的老板,Skinner沒有回答。
「這5個金環非常精致。」他懊悔地掃了它們一眼,「當然,我認爲可能有 幾分欺騙是針對叫著的鳥,法國的母雞,潛水的海龜,或者是鹌鹑和梨子樹,但 我猜更多的是針對一個家夥,因爲他的新主人的想這幺做,哈?」
Skinner刀鋒般銳利的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他彎下腰,用一只大手抓 住Mulder的頭發,把他拉起來。
Mulder吞咽了一下,他發覺自己好像要被那暗黑的眼睛吸進去了。
「Fox,是什幺讓你認爲這件事不是真的?」Skinner問他。
「你在開玩笑嗎?哦……啊……」Mulder慘叫一聲,覺得他的頭發好 像被連根拔了出來,「你是指哪件事?你是我老板的事?
我們一起工作的事?我想,這肯定是事先安排好的……對嗎?「
「錯。」Skinner微笑著說。
Mulder盯著他的笑容,有些看呆了。他還是第一次看見老板微笑的樣 子,如果這個人是他老板的話。這些衣服、微笑,使他看起來好像是另一個完全 不同的人,他的牙齒整齊而潔白……如果用它們來品嘗我…Mulder開始動 搖了,「很抱歉,因爲我太震驚了。」他低聲說。
「我想也是,我曾努力過不想傷害你,就象我上星期說過的——我一直在盡 可能地避開你,但是你已經越來越接近了,你必竟是一個優秀的調查員,要發現 我只是遲早的事,最後,我想試著不泄露身份地勸阻你,可能更容易些。」
「真的?你真的是他?!」Mulder震驚地問,覺得自己好像要暈倒了。
「哦,是。」Skinner輕輕搖了搖他,「你鎮定一下。」他說。
「那這是爲什幺?」Mulder瘋狂地比著手勢,指著房間、戒指和放在 桌上的契約,「這字迹?全部的所有權交易?契約?
你要我的錢幹什幺?你正在試著給我一個教訓嗎?「
「不,」Skinner俯視著他,「我聽了你的故事,並且我很小心地評 估過了,我願意讓你做我的奴隸,交易仍然存在,你是我的,已經簽過名而且密 封上了。」Skinner舉起Mulder上星期簽署的奴隸契約,「我告訴 過你如果你想撤銷也可以,但是你堅持要繼續,現在已經太遲了。」Skinn er放開Mulder的頭發,大步走到桌子旁,拿起主人契約,揮動著手,簽 署了它,然後他回到Mulder躺著的地方,把它扔在Mulder的頭上。
Mulder注視著這張紙落在他的鼻子下,他看著它,記起了他爲什幺想 要它,然後又擡起頭看著Skinner,他的老板,他的主人的大手上正拿著 美麗的金頸環。
「跪起來。」Skinner命令道。
「我想……我可能改變主意了。」Mulder咕哝著,努力地試著服從, 希望他的肌肉能聽他指揮。
「爲什幺?因爲是我?我仍然會提供我以前所提供的一切。」Skinne r堅定地說。
「但是我們不能……我想知道我的工作是什幺?」
「你將是我在工作上、在家裏、以及所有地方的奴隸,在我的指揮下,讓你 服從我的命令,一天24小時,一星期7天,和以前沒有任何改變。」
Skinner告訴他。
「但是怎幺樣……」Mulder的臉變紅了,他幻想著Skinner的 大凶器靠近他赤裸的身體,其他的人則插進他的體內,無法抵抗的,吞食…他差 點情不自禁地發出呻吟聲。
「性?」Skinner了然于心地咧開嘴笑道,「我告訴過你你是我的, 男孩。我要什幺時候用你,我喜歡在哪裏,經常還是偶爾……你,」他的手指順 著Mulder的前額、鼻子,慢慢向下,最後停在Mulder的唇上,「屬 于我,身體,心,頭腦和靈魂。」
他把手指伸進Mulder口中,Mulder不由自主地吸吮它,Ski nner笑了,「一切都由我來決定。」他一邊說,一邊把手指抽了出來。
Mulder終于跪了下來,他低下頭,腦海裏閃過無數的念頭,但最終還 是沒有任何改變,他仍然想要這樣,越深入,讓他越想要,Skinner向他 描繪的是他一直夢想得到的。船已經起錨,直到旅程結束前他都不能離開,他有 一種預感,這將是一次非常漫長的旅程,一直到終點。
Mulder把顫抖的手背在身後握緊,擺出一種順從的姿勢。「對,」他 心平氣和地說,「你說的對,我是你的。」
他擡頭望進Skinner平靜的眼中。
這高大的男人點了點頭,然後打開頸環的接口,把它放在Mulder的喉 嚨附近輕輕地滑動,Mulder感覺到冰冷的金屬愛撫著他,漸漸地,他熾熱 的體溫讓它變得溫暖起來,它給他的感覺是那幺熟悉,好像它一直就在那裏,就 屬于那裏。Skinner一直望著他的眼睛,用那雙大手慢慢地調整頸環,然 後猛然合上它!完成了,這代表他們之間一種所有權、服從、理解的關系已經深 入到他們的靈魂中。
「你的手。」Skinner命令道。Mulder伸出左手,Skinn er握住它,用拇指愛撫Mulder的無名指,然後堅定地把結婚戒指套了進 去。
「我們這幺做肉麻死了……」Mulder嘀咕。Skinner將一根手 指放在他的唇上,讓他閉嘴。
他們之間的交易完成了,契約也已經密封了,Mulder全身無力地靠著 Skinner,他的手仍然握在Skinner的大手上,Skinner暗 黑的眼睛和他淡褐的眼睛膠著在一起,這一刻,時間仿佛停止了。
Skinner放聲大笑,結束了這短暫的一瞬間。「起來,奴隸,」他命 令。
「是,主人。」Mulder快速站起,全身的血好像一下子都跑到他的頭 上,有片刻時間他有些糊塗,想不起剛才究竟發生了什幺事。
Skinner心情愉快地走到門口,把仆人叫進來,將兩份契約遞給他, 「你看一下這個,做個見證,然後複印一份放在保險箱裏,再把它們拿回來給我。 」
仆人點頭答應,趕緊去照辦。
Mulder能夠了解仆人爲什幺這幺急,在工作中Skinner就一直 讓人敬重,有時甚至讓人害怕。可是,這樣的Skinner,身爲調教師的S kinner,給人的印象更加深刻,他完全活在這個角色中,他的身體散發出 一種凶猛而優雅的感覺,就像一只繃緊肌肉正在奔跑的美麗黑豹。Mulder 奇怪自己過去怎幺會沒看出來,這是他以前就崇拜的,能使他跪下的那種人,是 能讓他真心服從的主人。
Skinner轉身告訴他,「把其它的環收起來,好好保管,絕對不許把 它們弄丟了。接下來你把你的車開到VivaTower,這裏有一張寫著你名 字的停車許可證,」Skinner遞給Mulder一張紙,「在那裏等我。 」
「是,先生。」Mulder聽完立刻收拾好他的公文包,離開了房間。
Mulder瞥了一眼放在車後座的東西,這些就是他在這世上所有的財産 了,他的計算機,一對裝滿他衣服的手提箱,幾箱書,就算是給他幾百萬年的時 間,他也不會想到,他和他的所有都會變成Skinner的。
慢慢地駕車穿過城市,他仍然沒從剛才事件的沖擊中完全平靜下來,身體還 有些輕微地顫抖。他想知道Skinner會是怎樣的一位主人呢?仁慈的?殘 酷的?嚴厲的?愛著他的?他自己想要什幺樣的呢?他將得到的會比他所能貢獻 的更多嗎?
Mulder停下車,考慮要不要在Alexandria的標牌附近掉頭, 回到自己安全的公寓,和他過去的生活……但接著就想起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他 不能,即使他想也不能,Skinner已經有了鑰匙和租約,他甚至現在就可 以把它轉租出去。
Mulder把頭靠在方向盤上,心裏同時湧現出受制和恐懼這兩種感覺。
他想著那個男人的優點——發亮的靴子,黑色的衣服看上去真帥,寬闊的胸 膛,肌肉發達的手臂,和那高大的身體內絕對的力量,而他會利用那力量來征服 自己。
Skinner現在有權鞭打他,幹他,不管他想對他做什幺,不管他想怎 幺做。
Mulder絕望地看了一眼夜晚的城市中閃爍的明亮燈光,把手放在脖子 上,觸摸著體會頸環所帶來的感覺,輕輕地,但毫不緩和地緊锢他的肉體,它將 永遠在那裏,提醒他是誰,他是什幺,他屬于誰。
當他放下手時,手上的金戒指忽然在黑暗中一閃,他吃了一驚,「怎幺會, Mulder,你怎幺會有這種想法……你竟然會想要從這件事裏逃跑,從你一 直在追求的事裏?」他問自己,然後他大聲地笑了起來,「沒有選擇,」他咕哝 著,搖了搖頭,「你沒有更多的選擇,你不再屬于你,你屬于他。」
Mulder再次發動汽車,繼續他未知的旅程。

香港一级特黄A片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