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人人妻人人狠人人澡淫奴被多人内射

精彩内容:

隨著老張的一聲令下,韓小婷又重新回到了震動的天堂

「嗯……啊……」隨著藥力的逐漸滲透,韓小婷只覺得渾身發熱發癢,而在各個性敏感區域的所謂「超聲儀器」正好比是久旱的甘霖,她幾乎爽到了極點,毫無顧忌地開始呻吟起來。

「老張你看,她的乳頭怎幺變得這幺紅、這幺大?會不會給震壞了?」老劉打開開關後早就把線控丟到一邊,此時,他正在揉捏韓小婷的雙乳,把它們捏成各種形狀,美其名曰「幫助按摩穴位」。

「老張你看,她的屄心都翻出來了,好多水啊!」愚昧的老王根本不懂啥叫陰蒂,只好用土語「屄心」呼之——屄屄的中心,當然應該叫「屄心」了。

「小婷姑娘,你是不是很難受?要不要停一停?」老張關切地問。

「哦……嗯……沒……沒關係……啊……你們……你們繼續……唔……」韓小婷語焉不詳的答道。

「那咱們就繼續吧!病人的不良反應還在控制範圍內。」老張沈穩地答道。

韓小婷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敏感,每一次色老頭的撫摸,彷彿都能在皮膚上留下一道灼熱的痕迹,快感正逐漸積累,直到頂峰。

「啊……」隨著一陣長長的尖叫,小婷終于達到了已經被打斷好幾次的高潮。

性慾積累的力量是可怕的,前幾次的高潮在來臨前被強行中斷,此時的韓小婷彷彿虔誠的信徒見到了上帝般,心裏被幸福所包圍,她毫無保留地大聲尖叫,陰道裏開始噴射出大量的淫液。

雖然阿智曾經見過韓小婷潮吹,但是這樣的景像畢竟不多見,他鬆開手裏的假陰莖,躲到一邊怕被噴在衣服上。而旁邊的老王已然緊緊地把跳蛋按在韓小婷的陰蒂週圍大力揉動,對噴射的淫水不以爲意。

「哇!原來電影裏的是真的!」老劉口不擇言,驚歎起來。

「你們看!她不僅是噴水,竟然還把這個塑膠棍棍吸進去了!」老孫也驚歎道。原來,阿智鬆開那個假陰莖之後,竟然被韓小婷高潮的陰道往裏吸進去。

「極品啊!」老張吞了口唾沫:「要是男人被這幺一吸……」週圍的幾個人恍然大悟,忍不住都打了個寒噤。

韓小婷被強烈的快感包圍,下身噴射出的熱流也把她自己嚇了一跳。高潮過後的陰部格外敏感,而此時,那些跳蛋一個都沒有停下來。

「啊……不要……好了……嗯……不要了……快停下……停下……」

「不行!現在正是到了治療關鍵的時期,不能停!」老張義正詞嚴。

哪個男人不喜歡看女人高潮到無法自拔的樣子?現在的四個色老頭和阿智都看得血脈贲張,哪有停手的打算?他們四個人每人抓手臂的抓手臂、按大腿的按大腿,不讓韓小婷的身體有躲避的余地。阿智則興奮地用假陰莖變換著角度大力抽插她的小浪穴。

韓小婷不能挪動身體,只有她的的頭部還能晃動,她口齒不清地哀求著不要,粗重的呼吸聲從布簾後傳來,彷彿她正在沖刺著叁千米長跑的最後一段路程。小攏,似乎再也無法忍受性感的沖擊。

持續不斷的震動,帶來了長達十多分鍾的連續高潮,韓小婷的淫水似乎都噴光了。終于,韓小婷眼前一黑,在一次強烈的抽搐中暈了過去……

幾個老頭忽然感覺手中的美女身體軟了下來不再掙紮,阿智也覺得韓小婷陰道裏的吸力忽然消失了,嫩紅的小陰唇已經變成了豔紅色,往外翻開著,還在微微顫抖。陰道口裏流出的淫水從一開始的清亮,變成了現在的白色渾濁的液體,由于他的抽插,裏面還有一些氣泡。

「暈過去了?」阿智道。

大家拉開布簾,發現韓小婷臉色紅潤,雙目緊閉,牙齒緊緊咬住嘴唇,已經失去了知覺。

「我忍不住了!」說話間,阿智已經解開了皮帶,掏出自己挺立的大陰莖。那幾個色老頭也解開褲鍊,抓摸著自己挺起的禍根。

七手八腳撕掉韓小婷身上的橡皮膏、拿掉跳蛋、拔出陰道和肛門裏的異物,阿智把韓小婷的雙腿抓住往下一拉,使她的臀部堪堪移動到床邊,兩手分開大腿往半空中折去,露出一個流著淫水的嫩紅陰部,只見兩片陰唇大張著,中間的鮮紅秘道一覽無遺。也不見他如何作勢,「噗哧」一聲就順利地插入了韓小婷淫液橫流的蜜穴之中。

可能是剛才玩得太過火了,或者是在一幫人的注視下幹韓小婷實在很刺激,沒過多久,阿智就顫抖著在她的身體裏射了出來,緩緩拔出逐漸變軟的小鳥。阿智長出了一口氣,用手意猶未盡地把韓小婷陰道裏殘余的精液掏挖出來,精液混合著淫水順著她的屁股縫緩緩流下。

四週的老頭手上的動作愈發加快,一邊摸著韓小婷昏迷的身體,一邊摸弄自己的老鳥。

「阿智,你看……我們能不能……」老張有些遲疑吞吞吐吐的嗫嚅道。

「嗯?當然!不是早告訴你們了嘛,她本來就不是我的女友,騷得要命!大叔大伯,儘管上!」想起韓小婷拒絕做自己的女友,阿智恨恨地說。
「哇靠!我活了那幺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幺騷的小美女。」老張興奮地說。

「是啊是啊!而且還是個白虎呢!」老王舔舔嘴唇。

「我孫女和她也差不多一般大。」

「上啊!老孫,幹她!」老張催促著,掏出一個套套遞給他。

「嗨!這個玩意,戴上也太沒感覺了,真不願意用。」老孫看了看手裏的套套,翻手扔在床上。

「小劉,沒意見吧?」

「那是當然,不戴那玩意更爽!」阿智違心地說。其實在之前,他和幾個老頭說好是戴套幹的,套套由他們老劉家情趣用品商店友情贊助。
「老孫,來試試這個。」老劉從褲兜裏摸出一瓶液體,指指老孫的老鳥。

「好東西?」老孫道。

「那是自然有錢也買不到得好東西,美國帶來的。」老劉驕傲地說。

「老爸,你怎幺不早拿出來?」阿智委屈道,其實他早就發現,那個瓶子上赫然印刷著「中國製造」。

「去去去,年輕人用什幺神水?」老劉不耐煩地揮揮手,分給幾個老頭每人幾滴抹在雞巴上。

「半小時以內見效!老孫,你的功勞最大,要不是你的病死鴨……嘿嘿,你先上!」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來了!」老孫躍馬挺槍,直入幽深溪谷。韓小婷還是一無所覺,任憑老孫的細短老鳥在嫩滑的陰唇間進進出出。

另外幾個老頭和阿智也沒閑著,繼續用手摸弄韓小婷的乳房、大腿,甚至戳弄她的屁眼。而韓小婷毫無防備的身體,任憑他們幾個淫棍無情地玩弄。

老孫之後,緊接著就是老王。這個瘸腿的理髮師,平時何嘗玩過這幺幼嫩又漂亮的女性身體,少年時車禍留下瘸腿的殘疾,使他的戀愛也受到了影響,娶了個豁嘴的老婆。平日見到老婆的醜臉就厭惡,好不容易在喝醉又關燈的時候弄大了老婆的肚子,生了個女兒,卻也是個豁嘴。

所以當他緊緊地捏住韓小婷的雙乳,大力狠幹的時候,忍不住嘶吼起來:「操你奶奶的,實在太爽了!老子從來沒幹過這幺漂亮性感的女人。我幹死你!幹死你……」可是,不久老王也歎息著射出了白濁的精液。

大概是老王幹得太用力,捏韓小婷的身體也有點過份,等老張插入的時候,她似乎已經恢複了一些知覺。韓小婷一邊被老張幹,一邊發出了夢呓似的呻吟,手指也開始了輕微的顫動。

「還是這樣有感覺。」老張得意地說:「完全昏過去的,都玩膩了……」

「好啊!你個老色鬼,經常把女病人迷暈吧?」老王等衆人不無嫉妒地揶揄道。

「這可是做醫生的特殊福利呀!」老張得了便宜又賣乖,大力狠插著韓小婷,把她的陰道幹得一片水聲,兩片小陰唇隨著雞巴的出入翻進翻出。
韓小婷的身體漸漸有了些知覺,她只覺得眼皮很重,身體卻敏感得不行,強烈的性感一波波地襲來,讓她如同在慾望的大海中隨波逐流。

等老張射出來拔出陰莖之後,韓小婷的陰唇竟然又恢複了閉攏的樣子,但是乳白色的精液卻源源不絕地從陰唇中間的肉縫中流出。老劉已經迫不及待道:「終于輪到我了。」他等到最後一個,無疑是因爲他對手裏的性藥最爲了解的。

此時的老劉,陰莖昂首怒吼,正是欣賞了前面所有人表演之後,積蓄了大量的力量。而韓小婷此時,幾乎快要悠悠醒轉,身體極爲敏感。老劉從容地分開她的修長雙腿,壓向她的雙肩,一手握住自己的陽具,往裏緊緊一頂……

「啊……」沈默已久的韓小婷竟然發出了一聲呻吟,看來,她很快就會醒了。

「她快醒了,要不要拉上簾子?」阿智觀察著韓小婷的臉色,低聲問老爸。

「別管那幺多,我喜歡看著她的臉幹她!」

老劉霸道的嚷道:「這才有幹美女的感覺嘛!」

韓小婷的陰道裏繼續發出「噗嗤、噗嗤」的響聲,而這時她的眼皮動了動,竟然睜開來。似乎是剛睡醒一般,韓小婷看了看週圍環繞的幾個老頭和阿智,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情。

「啊!劉叔,不!你……我是你兒子的女友啊!哦……」韓小婷氣喘籲籲地抗議著,「快……快停下……快……啊……」強烈的性快感,令她語不成調。雖然嘴上說著讓老劉快停下,但在淫藥的作用下,她的心裏更想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我兒子的女友?兒媳婦,你該叫我什幺啊?」老李捉弄道:「你說得出,我就停下。嘿嘿嘿嘿……」

「啊……叫叔叔?」韓小婷挺動著腰肢,欲拒還迎。

「不行!你可是我的兒媳婦。來!屁股擡一擡,我再插深一點!」老劉的後勁還真長。

「不……不要了……停……停下來……那……那叫你什幺?」韓小婷被下體的快感完全支配了。

「快叫我爸爸。」老劉奮起精神,大力舞動老雞巴。

「啊……爸爸,你別弄了……哦……哦……」韓小婷羞恥地哀求,身體卻不聽話地更加賣力挺動,迎合著老劉的抽插。

「什幺?大聲點!」老劉忽然停下,不再挺動:「你叫我什幺?」

「爸爸!爸爸!」韓小婷大聲道,同時,她努力擡起屁股,讓自己的陰唇努力接近懸空的陰莖:「嗯……爸爸,不要停啊!我要……我還要……快來幹我!用力啊……」

「好吧,小婷乖,爸爸疼你啊!」老劉緊接著又是一番瘋狂抽插,看得衆人不禁暗挑大拇指。百余下沖刺後,隨著老劉一陣顫抖,他也在韓小婷的陰道裏射出了一波波濃稠的精液。

疲憊不堪的韓小婷,身體裏灌滿了衆人的精液,也終于結束了羞恥的「超聲治療」。明天,還要繼續第二個療程嗎?

人人妻人人狠人人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