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工藤新一猎豔记——麻生成实篇

精彩内容:

淒美的月影島上,在村會中心的鋼琴旁,一個女性將一壺油重重放在地上。

她身材苗條,有著中性卻姣好的面容,美麗的臉龐後面豎著一條文靜的馬尾,全黑的
連衣裙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一雙絲襪的美腿穿著小小的高跟鞋,在月光下,猶如一個
美麗的淑女。


他是麻生圭二的兒子,假扮成女醫生的麻生成實,爲父親報仇的他準備去另一個世界
去和自己的父親團聚。

「等一下,成實小姐。 」黑暗中一個自信聲音制止了他。 轉頭看去,一個俊美的臉龐
出現在月色之下。

「新一先生,有什幺事嗎? 」成實慌亂的問道,這個平成時代的福爾摩斯到最後也認可
了是村長叁人互相殘殺的結局,爲什幺他會出現在這裏?

「我來,是讓成實小姐...... 不,成實先生,成爲我的女裝性奴的。 」震驚的話語,讓
成實一怔,還沒反應過來,已經被新一摟在了懷裏,身形不算粗豪的他被新一抓在懷裏
雙唇已經被堵住,新一一把將他壓在鋼琴上,從背後吻住了他。

苗條的身軀不斷的掙紮著,但是新一強大的力量讓成實動彈不得,只能無力的甩著兩條
美腿。

「你幹什幺! 」嚇壞的成實想要掙紮,卻被新一狠狠壓住。

「成實小姐,你依靠著自動翻面功能製造不在場證據......」新一輕柔的說著,雙手一
把撕開了成實的女連衣裙,在她雪白的背部上下其手。

少年的手劃過玉背,朝著纖細的腰部移動,美麗雪白的背部被邪惡的手劃過引起了成實的
一陣顫抖,但他更驚訝于新一的話。

身體被撫摸的成實聽著新一的推理,掙紮著道:「又如何,我已經選擇去死贖罪...... 啊! 」


話沒有說完,新一的手已經伸進了她的內褲,從後把住了他的雞巴。

兩片可愛的屁股被玩弄著,但是噁心的感覺還不及自己的雞巴被握住。 新一輕輕的套弄著成實
的陽具,一點一點感受著這個僞娘開始發情的過程。

「你死了,沒關係。 但如果你不當我的女裝性奴吧。 我就把案件揭露,然後讓你的父親
麻生圭二作爲海外運毒的首腦遺臭萬年! 」新一自信的吻著成實的背部,一邊揉搓著這個
僞娘的小雞巴,一邊享受著雪白背部的觸感、

「你敢! 」成實憤怒的掙紮起來,「放開我,不然我叫人了! 」
說著再度劇烈的扭動起來,但幾乎被剝光的他,就如一個少女在男友懷裏一樣,所有的
掙紮都只是引起新一的欲望。

「你叫啊,然後人們會看到一個僞娘拿著汽油妄圖放火,被我擒獲了。 我會告訴大家
你父親是犯罪頭腦,讓音樂家的名聲徹底敗壞,我還會動用我的人脈,製造話題,讓‘麻生
圭二是一個販毒者’的新聞在東京電視台反複播放,製作成轉體,你一個殺人犯的話
有人信嗎? 」

「你! 」成實氣得渾身發抖,爲了爲父報仇的他不惜一切,如果讓這個人得逞,他
做到一切就白費了「你,你到底想怎幺樣! 」

「我說了,當我的女裝性奴吧。 反正你已經報仇了,人生已經沒有遺憾了,把你之後
的人生當作侍奉我存在吧! 」新一殘忍的感受著身子底下這個僞娘的恐懼,一邊把她的
連衣裙徹底撕下。

月光下,白色的嬌軀微微的抖動,爲了保持住自己女醫生身份,成實把身材保持的很
好,但也因爲這樣,他無力反抗正是少年時期的新一。 正在猶豫的時候,新一已經將他
的內褲拔下,在他的菊花中伸進了自己的手指。

少年美麗的手指在僞娘的小穴中慢慢的推進,絲毫不理會僞娘的掙紮,漸漸的,成實
的敏感帶被他找到,擅長推理的新一輕易的操控起成實的快感。

「啊~~」自己竟然發出了舒服的歎息,成實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和我推理的一樣,爲了保持自己的女性身份,你讓自己吃的很少,但同時讓你的思想
發生了變化,你渴望被人征服,被人奴役,證據就是你的小穴,已經這幺氾濫了。 」新
一殘忍的推理道,靈巧的手指已經讓成實産生了反應。

自己的確經常用菊花自慰,幻想被人寵愛,秘密暴露的成實絕望了。 特別是新一技巧
的優秀,在自己菊花中溫柔的翻弄,不斷的刺激著自己的前列腺,那股感覺讓成實覺得
自己真是一個女性,需要被奴役,被征服。

「來吧,選吧,成實小姐。 答應的話就自己脫下內褲,祈求我的寵信吧。 就說‘我
願意成爲新一主人的女裝下賤母狗’不然,我就讓你父親身敗名裂! 」

不要啊!! 成實絕望的哭泣著。 他已經被新一打敗了,不僅是報仇過後的空虛,新一
靈巧的手指已經讓他發情了。

月光下,成實女醫生渾身顫抖,一邊流著眼淚,一邊不斷的搖頭,最後,終于自己
脫下了白色的內褲,扒開了自己的屁股,露出已經氾濫的小穴:「我
願意成爲新一主人的女裝下賤母狗...... 請新一主人...... 征服我吧!! ...... 啊!!!! 」

隨著尖叫,新一的雞巴殘忍的插進了成實的菊花,用拉缰繩的方式拉著成實纖細的雙臂
從後面開始駕駛著這匹美麗的小母馬。

成實長聲尖叫,身體後仰,胸部小小的乳頭挺立了起來,全部感官集中在屁股之上。

鋼琴房內,在下面的僞娘不斷的尖叫,雪白的皮膚被幹的赤紅,馬尾已經散落隨著頭髮不斷的
甩動,成實嘴張口大叫,眼淚不停的流了下來,他希望這個地獄快點結束。

但不停的被幹著的他,雞巴已經筆直了起來,但是沒有任何小穴承載這根下賤的肉棒,而是
屁股不斷遭受著沖擊,點點血絲從後面的小穴裏滲出。

「哦? 成實是處女嗎? 那幺成實你的第一次我就收下啦了,謝謝款待」新一殘忍的笑著,加快了速度,
「對了,成實說不定會懷上我的孩子呢,哈哈哈! 」「不要!! 」成實絕望的叫著
身體不自覺的配合起身後的偵探來。

隨著新一的沖擊,疼痛漸漸麻木,隨著時間,一股快感從下體傳來「不要,不要,
啊,不要...... 不...... 要啊啊啊! 」身體變得奇怪了起來,雪白的身體被染上了紅暈,
兩腿不自覺的夾緊,將屁股擡好到正確的位置,迎接著背後的沖擊。

「哈哈,這不是很配合嗎? 來,叫起來把! 」新一興奮急了,這個姣好身材的僞娘
現在已經完全沈迷在自己胯下了,耍起手掌,啪啪的打著成實的屁股「趕緊夾緊,叫! 」

「啊啊,不要打我,好厲害,啊啊,我好爽,啊啊 ,好厲害啊! 我怎幺會變成這樣」
成實流著淚叫著,身體的快感讓胸前的乳頭大大的挺立,下面的雞巴更是筆直著在索求著什幺

「不要啊,饒了我吧。 啊啊,啊...... 啊,好大,...... 我不行 了,我會壞的。 饒了我吧。
求求你,我什幺都答應,啊啊啊,好厲害,啊啊,不要啊,不要,我是男...... 啊啊啊! 」

成實醫生絕望的叫著,他現在完全變成了新一的玩具,美麗的雙腿無助的吹在鋼琴旁,
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背後迎接著沖擊,殘忍的推理狂還講自己的身軀強行拉起,讓他的
肉棒更深深的姦淫眼前的玩具。

終于,成實醫生放棄了,嘴裏的叫聲漸漸改變了:「啊啊,好爽,好厲害,啊啊啊,就是那裏

不要...... 不要,不要停啊!! 我還賤啊,我又騷又賤啊 ,啊啊,大雞巴,好爽,征服我吧

我是...... 啊啊啊,求求你,不要停! 」

「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 」成實閉著眼睛,將全部的感覺集中在後面,力求忘記
自己現在悲慘的狀況,爲了逃避現實,成實不斷的對自己說:你是新一的奴隸,奴隸。
奴隸不需要思考,只是侍奉主人。

月光下,鋼琴上,只穿著胸罩和襪子的成實醫生被新一不斷的征服,姣好白嫩的身軀在新一
的沖擊下邊的愈發淫蕩,成實兩手被新一抓住不斷地挺立自己的上半身,如一匹母馬一樣馱著
自己的主人在月亮下馳騁。

忽然新一兩手一伸,將成實大大的抱起,撐M形走到了窗戶上,一走一動的沖擊更讓成實的感覺
達到了高潮,舌頭伸出嘴外,任由口水流過自己的胸部,滴到地上。

拉到窗戶邊,新一一邊放緩了動作,一邊對已經失神的成實說「看看窗外,是誰啊。 」

掙紮的睜開眼睛,成實接著月光看到,毛利小五郎和目暮警官,小蘭等都在往這邊走來。

不要! 我不要被看到!! 成實狂亂的掙紮起來,但被新一控制住的他只能委屈的搖頭,其他什幺也做不了。

「不要慌,這裏黑,他們看不見我們,不過走進了就看見了。 那幺成實,照著我的話說一遍,我就放過你。 」
說著,在成實的耳邊說了起來。

啊! 聽完他的話成實的哭了起來:「太過分了,你不是人,你是畜生啊! 」

「是嗎? 那就讓大家看看吧,淫蕩的僞娘成實和他的犯罪父親的推理吧。 」新一無所謂的說道。

「不要! 」成實大聲的阻止,隨即把嘴捂住,害怕被外面的人聽見「求求你了,不要這樣啊~」哀求著身後的偵探
成實把臉捂住,絕望的求饒。

「還有幾十米了哦~」新一把要腰一挺,繼續姦淫著這個比自己大10歲的僞娘。

「求求新一大人。 」逃不了的成實屈服了:「調教我這個不知道羞恥的母狗殺人犯吧。 」一邊流著淚成實一邊說道
「把我變成無比下賤的僞娘性奴,讓我一生都作爲侍奉啊...... 啊啊...... 新一大人的存在。 我發誓,我是新一...... 啊啊
大人永遠的奴隸
!! 」隨著說話,成實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墮落的快感讓一團熱氣,從自己的小腹冒出。

「哈哈,這就對了嘛。 」隨著囂張的大叫,新一將精液發射進了奴隸的肚子,同時成實的陰蒂也竄出了無比高漲的淫水。

「哎呀,新一,你怎幺在這裏? 」目暮警官奇怪的看著在鋼琴師的新一問道。

「啊,我來找一些線索。 我對于毛利叔叔說麻生圭二是販毒頭目的推理有些意見」新一隨手寫了什幺,然後放下拿著紙的手。

這個動作在窗戶外人的眼裏沒有什幺,但是在室內,全身赤裸的成實坐在一塌糊塗淫水中,奮力的爲新一坐著口交。

一絲不挂的他眼睛中已經毫無生氣,完全認命了去侍奉這個姦淫自己的惡魔。

第一次口交的他顯得動作生疏,但新一給他看的紙上赫然寫著「不讓我射出來,你的爸爸就是罪犯」的話語,讓他焦急的侍奉起來。

但是新手的他無論如何也無法讓新一快速的射出,耳邊已經傳來了「所有麻生圭二是......」的聲音,爲了不讓爸爸被汙名,成實一口
將新一的肉棒吞進了咽喉,進行了人生中第一次深喉口交。

不適應和憋氣的感覺不斷湧現,但新一的推理漸漸偏向了父親,讓成實更加奮力的甩起了頭,終于在聽到新一推理麻生圭二不是罪犯的時候
心理一松,新一的精液灌滿了他的口腔。

又腥又多的精液把成實灌注直翻白眼,終于在衆人認知父親的清白後,昏倒在了精液的水中。

潔白的軀體現在已經汙穢不堪,一只罪惡的雞巴在成實兩腿之間猥瑣著,仿佛提醒著這個僞娘可怕的未來。

送走了衆人,新一彎下腰,將一幅狗鏈套在了成實的脖子上,然後輕快的用黃色的尿水澆醒了昏迷中的母狗。

雙目空洞的成實醒來,順從的四肢著地,跟著主人的步伐向門外走去。

經過鋼琴的時候,新一想起了什幺「哦,對了,成實,在這裏做過記號吧。 」

聽到主人的話,處在大腦恐怖狀態中的成實順從的擡起左腿,如一只母狗一樣在父親的鋼琴旁撒出了尿水。

之後,任由新一拉進了黑暗中。

成實,墮落了。

========================================
「我是一個擁有雞巴的蕩婦! 我是被主人 捕捉回來的婊子~! 」在回日本本島的船上,淺井成實被全身赤裸以觀音坐蓮的方式,對著鏡子姦淫著。 僞娘嘴裏發出高亢的淫叫,要不是船艙是隔音的,肯定已經傳遍全船了。

在鏡子中,新一一邊幹著成實,一邊強迫其和自己接吻,不時的在成實的肩膀上留下一個個牙印,引發成實
恐懼的尖叫:「不要,啊啊...... 啊啊求...... 求求主人...... 不要咬我啊,嗎啊 ,啊啊啊,不要不要,我要瘋了。 」

成實的雞巴已經被幹的筆直,在鏡子中無助的上下甩著,而兩顆小小的乳頭已經被幹的直立起來,頭髮散亂的垂在身上,雙目已經無神。 成實一邊絕望的叫著一邊悲哀著看著自己的雞巴。
在案件結束後,他以要出門走走爲藉口和新一一行人同行。 藉口暈船的他一上船就被新一帶到自己船艙開始了姦淫,在開始的時候,新一用針在他的胳膊上注射了一種藥:「這是很貴的雌性激素哦。 只要不到半年,成實就會變成真正的女人,你的小雞巴也會變成陰蒂了,哈哈。 」
邪惡的笑聲讓成實不寒而慄,但是已經無力反抗的他只能悲哀的看著自己雞巴,身體已經完全快感只配的他只剩下喊叫的權利:「我是主人的婊子,主人的淫婦,啊啊啊,好爽,主人,幹死我吧。 我永遠是主人的性奴啊!!! 」
新一越幹越快,成實已經感到體內的熱量越來越高,馬上就要到達臨界點的時候,新一的話讓他清醒了一下:「看啊,成實,這是什幺。 」
睜眼看去,眼前是一個轉帳的畫面,那熟悉的數位正是自己的帳戶,自己的積蓄正在被轉入新一的帳戶,只差一個最後的密碼數位了。
「不要,不要,主人,住手!! 把錢還給我啊!!! 啊啊 ,畜生,還給我,那是我的 啊啊 啊啊! 」成實發出了最後的反抗,但是身體已經被快感操控的他能做的只有配合新一雞巴的上上下下。
「哦,成實怎幺忘了? 這是你昨天告訴我的啊! 」新一殘忍的笑著,昨天成實在大腦空白時期,新一巧妙的問出了他的資訊,今天就在這裏給予成實絕望的一擊。
「現在,成實一無所有了,從身體到金錢,還有心靈也是~」說著,新一點下了密碼,電腦上很快出現了轉帳完畢的畫面。
「啊啊啊啊!!!!! 」在成實絕望的慘叫中,新一加快了沖擊的速度。 成實的眼前一黑,只感覺全身一下空虛了,只剩下屁股裏新一的雞巴在支撐著他「啊啊啊 ,好爽...... 啊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爲什幺,啊啊啊啊啊,幹死我吧,啊啊啊啊,讓我忘了一切吧,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啊!!!! 」
身體漸漸的不聽使喚,都已經這樣了,就這幺墮落把。
成實自暴自棄的想到,開始遵從欲望叫了起來:「我是婊子,淫婦,畜生,不知道廉恥的母狗。 好爽,主人幹的我好爽,最喜歡了,啊啊啊 啊,主人,主人幹死我吧。 叫成實忘記一切吧。 爸爸對不起,我現在已經成了新一大人的母狗了! 」
一直爲了爸爸的複仇而讓自己女裝,成實的心理早已經發生變化,隱隱約約期盼著有人能征服自己,帶自己有新的生活,現在新一的出現嗎,讓她有了這種選擇。
「射出來吧,射出來吧,主人,把成實變成你的母狗,你的畜生,你的婊子,成實要吃的你的精液,你的一切,要舔你的腳,舔你的屁股,讓成實變成妓女爲你賺錢,爲你表演輪奸秀,哈哈哈,我好爽,啊啊啊,我好下賤,我是嘴淫賤的性奴。 主人,請賜予精液把。 讓你把成實變成最淫蕩的母狗,啊啊啊,幹死我吧,不行了,啊啊啊,求主人讓成實徹底墮落吧! 」高喊著的成實交出了最後的底線。
新一笑著將滾燙的精液射入了成實的體內,成實一下子被燙到了高潮,精神上失落與身體上的高潮如一個漩渦,把他的理智捲入,撕的粉碎。

同時,成實的雞巴射出了大量的精液,虛脫的成實全身一松,就要摔進自己的精液中。

「可愛的成實,我怎幺捨得讓你摔倒呢? 」新一忽然溫柔的道,同時把成實橫過來抱在懷裏。
突如其來的溫柔,讓成實忽然有了安全感,擡頭看去,是新一英俊的面龐,啊啊,我還有主人啊~
說著閉上眼睛,張開嘴。 看著索吻的成實,新一溫柔的吻去,讓性奴僞娘心中有了一絲溫暖的感覺。
接下來,新一要求成實擺出許多淫蕩的姿勢讓其拍照,出乎意料的,成實乖乖的配合起來,無論是雙手捧胸的假笑,還是露出雞巴與小穴的勝利姿勢,都完成的非常完美。
面對新一,成實已經完全沒有抗拒的意思了,並且雞巴隨著動作又緩緩的硬了起來。
在最後的姿勢中,成實被要求仰面朝天,雙手將兩腿抱在胸前的姿勢,小穴和雞巴在新一眼前有了反應,雞巴硬的筆直,小穴更一開一合的似乎在苛求。
新一淘氣的用馬克筆在成實的屁股上寫上「僞娘母狗」「長雞巴的婊子」字樣時候,成實竟然發出了舒服的呻吟。
看著閉眼紅暈的成實,新一拉起他的香甜美腳,在嘴裏品嘗起來:「怎幺,成實,想要了嗎? 」
聽到新一的說話,成實立刻做出了反應:「主人,請享用母狗的小穴~」
「好吧,先來讓主人舒服一下吧。 」新一做到了成實的上方。
成實馴服的向後仰起頭,雙手環住新一的屁股,將新一的雞巴吞金了自己的小嘴,之後在新一舒服的呻吟中,大量的精液沖擊著成實的喉嚨,將他拉近了快樂的深淵......

之後,淺井成實住進了新一的家裏,在新一辦案的時候以助手的身份説明新一。 很快「平成時代的福爾摩斯與華生」就成爲了話題,出現在報紙上,但沒人知道,回到家,一個性奴女僕的成即時刻準備爲自己的主人服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