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0发布:

清明节被迷姦的小兰

精彩内容:

小溪村是一個不滿一百戶的村子,這已經是附近數一數二的大村子了。這裏
交通不便,去鎮上都要走五、六個小時。

偉成今年32歲,是一個老實木讷的農家漢子,皮膚有些黝黑但五官不錯,
加上常年做農活,身材極佳,六塊堅硬的腹肌和優美的人魚線每每讓看到的大姑
娘小媳婦臉紅不止。

偉成是個苦命的孩子,從小父母雙亡,幸好他還有一個舅舅撫養他。舅舅對
他不錯,但舅舅家經濟情況也不好,還要養著叁個孩子,寄人籬下再加上舅媽時
不時的挑刺嘲諷,也就不難理解偉成木讷性格的由來了。家裏窮再加上木讷的性
格,偉成直到30歲才娶了隔壁村的寡婦小蘭做老婆。

偉成的老婆小蘭是隔壁村子痞子張的女兒,痞子張在小蘭母親還在世的時候
還是個不錯的人。痞子張長得濃眉大眼,一米八的個頭,年輕的時候不論是誰都
能稱贊一聲帥小夥。雖然痞子張平時不喜務農,每天無所事事但好在家底頗豐,
娶到了村子裏數一數二水靈的小蘭媽。

然而小蘭母親生小蘭的時候難産而死,痞子張受不了一個人帶著小蘭,于是
給小蘭找了個後媽。俗話說得好,“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爹”。小蘭從小頂著個克
死媽媽的名,再加上後媽“後爸”的“特殊對待”,著實日子不好過,二十歲的
時候就被痞子張“賣”到了村子裏的胡屠戶家。

胡屠戶娶小蘭的時候已經六十多歲了,沒想到過了兩年就去找了閻王爺,于
是小蘭成了寡婦。小蘭在丈夫死後,又被胡屠戶前妻的兒子欺負,沒辦法只能回
到了娘家。恰逢偉成年紀不小,常年努力攢錢也有了一定的積蓄,于是可憐的小
蘭又被他爹賣給了偉成做老婆。

話說小蘭雖然是個寡婦,但22歲正是女孩子最漂亮的時候,小蘭爹娘長得
不錯,基因良好導致小蘭長得也很漂亮,柳葉彎眉下面一雙丹鳳眼,鳳目一揚真
的是要把人的魂都要勾走了。35D的胸部還有挺翹的肥臀,真的是前凸後翹,
要不是有個貪錢的爹,一定會嫁個好人家的。

可惜世上沒有如果,被痞子張賣給胡屠戶,現在又變成寡婦,即使再好,村
子裏的好小夥也不會娶她了。即使邁入廿一世紀,小溪村這種偏僻的村子也還是
很保守的,于是就便宜了沒爹沒娘沒車沒房的偉成。

偉成和小蘭結婚兩年來一直都和和美美的,偉成長得英俊帥氣又能乾,雖然
性格木讷,在床上不解風情,但兩人的生活還是漸漸好了起來,小蘭也愈發明豔
動人,小倆口相敬如賓。然而小蘭越來越美豔的樣子到底還是被有心人看了去。

村長家的兒子陳家明是附近幾個村子裏少有的念過大學的人,小溪村這邊教
育水平不行,很多年輕人都是上完九年義務教育就去外地打工或者務農。然而村
長家很有錢又很重視培養自己的兒子,家明又很爭氣,考上了大學,也算是光宗
耀祖了!家明畢業以後留在城裏工作,正好今年年假的時候回家裏休息,這回休
息他還帶回來了他的老板陳鵬。

小溪村兩面環山,一面環水,風景極好,不時有城裏人來這裏渡假,這也是
小溪村村民收入的一大重要來源,陳鵬就是慕名而來。

陳鵬有一天在村子裏和家明閑逛,偶然間看到了小蘭,頓時覺得漂亮極了,
再加上來小溪村這些天一直沒有嘗到“肉味”,于是和家明打聽小蘭。家明自然
知道小蘭,畢竟村子就那幺大,小蘭身世又較爲曲折,早就被村子裏的長舌婦說
過無數次了。陳鵬直接告訴家明他想和小蘭來一炮,爲了討好老板,家明自然拍
著胸脯說“沒問題”。

之後幾天家明就在努力地安排。原來村民平時的娛樂不多,農閑之時就愛打
打牌,但是打牌輸贏的金錢量都比較少,偉成的一大愛好就是打牌,每天他都要
打很長時間。家明知道這一點極爲有利,所以就與陳鵬制定好計劃,打算趁偉成
打牌的時候強姦小蘭。

這一天很快就來到了,四月五日是清明節,偉成在和小蘭掃完墓後就去打牌
了,而小蘭則在家裏做家務。這個時候早已經打探好偉成打牌時間的家明和陳鵬
來到了小蘭家,爲了以防萬一,家明還讓他的好哥們耀祖去和偉成打牌,一方面
以防萬一可以及時通知他們偉成的動向,另一方面還可以拖延偉成回來的時間。

小蘭一看家明來了,便熱情地說:“家明來了,有事嗎?”畢竟是村長的孩
子,不看僧面還要看佛面,而且小蘭心裏一直都對有文化的人有一種尊敬感。

“嫂子,忙呢呀?這是我的老板,來我們小溪村玩的,想讓你給做幾個農家
菜嘗嘗。”

小蘭做飯菜的手藝不錯,每當附近幾個村裏有什幺紅白喜事都會找小蘭去幫
廚。以前也有這種情況,外地來的遊客一般都想吃點農家菜,但是十裏八村要說
做飯做得最好最地道的還要說小蘭,所以很多當地人就把客人帶到小蘭這裏來,
小蘭也很願意,因爲這樣不費太多時間還能得到不少的額外收入。

“哦,老板您好,想吃點什幺?我給您做。”小蘭連忙對陳鵬說道。

“嫂子,你不用叫我老板,這又不是在公司裏,我叫陳鵬,你就叫我一聲鵬
子就行了。你就隨便做幾個拿手菜就行了,我就是聽說嫂子你做得好吃,就來嘗
嘗。”

陳鵬做老板每天面對不同的人,自然很擅長交往,幾句話就說得小蘭極爲舒
服,于是說:“那好吧,鵬子,嫂子就給你們做幾個拿手好菜,你們進屋裏等著
吧,我去做。”接著小蘭把家明和陳鵬讓進屋裏,給他們倒了兩杯水就進廚房忙
活去了。

家明和陳鵬兩個在屋裏小聲的討論著一會的計劃,等了一會小蘭就做好了飯
菜,還將偉成平時喝的“土茅台”拿上一瓶。在農村,因爲經濟條件有限,啤酒
和瓶裝米酒相對來說太過昂貴,人們大多喝的是土釀米酒,戲稱爲“土茅台”。
“土茅台”大多都是利用大米或者玉米爲原料,用中草藥制成的酒麹釀造而成,
醇香可口,香氣四溢。小蘭沒有注意到的是當她忙活的時候,家明悄悄的往一個
酒杯裏面放了點“春藥”。

等到菜都上完,小蘭才道:“你們倆吃吧,我還有活要去乾。”陳鵬哪肯放
她走,說:“嫂子一起來吃點吧,我們倆也吃不完。你都忙活這幺長時間了。”
小蘭連忙推辭說自己吃過了,讓他們吃,但怎幺推辭得過色膽包天的陳鵬,推辭
不過只得坐下。家明又把那杯下了春藥的酒遞到小蘭面前,兩人一起敬了小蘭一
杯。小蘭推辭不過而且忙活這幺半天也渴了,偉成喝的這“土茅台”度數不高,
而且她以前也喝過,就順勢喝了。

叁人在飯桌上吃了一會,小蘭開始覺得燥熱不已,平凡的家居褲子也擋不住
的修長美腿不時變換姿勢,小蘭這個時候只感覺春心萌動,下面也有些濕了。這
樣的感覺讓小蘭羞愧不已,連忙要告辭,哪想家明和陳鵬根本不放過她,小蘭只
能強制忍耐,但躁動卻越來越厲害,感覺心裏像貓撓了似的,希望有個人抱著自
己,撫摸自己。

小蘭心中不由暗想,雖然偉成在床上很木讷,花樣很少,最近幾天自己明顯
感覺沒有被餵飽,但是難道真的缺男人了,怎幺會這樣?看著對面的兩個男人,
陳鵬久居上位,當然擁有偉成和胡屠戶不具備的威嚴和貴氣,而且陳鵬的年齡不
大,看起來不到叁十歲,雖然沒有偉成般體格健碩,但文質彬彬,五官雖普通但
氣質極好。家明從小就看他長大,剛出校園不久,還有著校園的書生氣。身材修
長,而且沒乾過農活也不像村裏其他農民那樣粗俗,真的是極爲吸引人。

打量二人的同時,小蘭竟然不知不覺將手撫上自己的酥胸揉捏起來,不知不
覺間櫻桃小口竟然發出一聲呻吟。聽到自己的呻吟聲,小蘭瞬間驚醒,這可是在
兩個男人面前,而且他們還不是自己丈夫。

反應過來的小蘭臉上瞬間羞紅,連忙起身想要逃走,但是對面精心策劃這場
事件的男人怎幺可能讓她逃走,看到剛才小蘭揉捏酥胸,美麗的丹鳳眼流露出的
風情時,兩男就忍受不住了,肉棒都已經擡頭致敬了!

家明按之前策劃的,快速來到小蘭身後架住小蘭,讓她的手不能進行反抗。
陳鵬則來到小蘭身前,雙手用力地揉捏小蘭有35D的雄偉胸部,讓它在手中變
換不同的形狀。小蘭本來還想反抗,哪想到春藥發作,陳鵬的揉捏極爲舒適,讓
她一點也不想停下來,丹鳳眼裏不自覺的流露出妩媚的神情,像一根羽毛輕輕拂
過陳鵬心裏,陳鵬的雞巴又硬了幾分。

望著小蘭嬌豔的嘴唇,陳鵬急切的吻了上去,與小蘭濕吻起來。陳鵬經驗豐
富,不一會就將小蘭吻得氣喘籲籲,身子發軟了。而家明見小蘭已經沉陷其中,
便伸出舌頭舔了舔小蘭的耳朵,引起小蘭一陣戰栗。

家明笑了笑,然後將小蘭雙手用一只手抓緊,另一只手伸進小蘭的衣服裏,
沒想到小蘭竟然沒穿胸罩,只穿了農村自己做的胸衣,所以特別容易的就摸到了
小蘭那挺翹的乳房。那豐滿和細膩讓家明不忍放手,于是將小蘭的衣服推至小蘭
美麗的脖子處,更加大力地揉戳,不時還撥弄小蘭已經發硬的紫紅色乳頭,讓小
蘭忍不住的渾身顫抖。

陳鵬一邊親吻一邊撫摸著小蘭另一邊的乳房,時不時揪起乳頭,讓小蘭感到
一陣快意。親吻了一陣後,陳鵬嘴唇離開了小蘭那嬌豔的嘴唇,起身將自己的衣
服脫乾淨。小蘭半眯著的丹鳳眼看到陳鵬光著身子的樣子,陳鵬身材很好,大概
178的個頭,用于穿衣顯瘦脫衣有肉那種,紫黑色的碩大分身已經直挺挺的站
立著。

說實話,其實陳鵬的肉棒沒有偉成的粗大,偉成的肉棒足有19厘米,陳鵬
的估計只有16厘米,而且也沒有陳鵬的粗,但是偉成在床上花樣很少,也很木
讷,雖然大,但每次做愛小蘭的快感都沒有多少。家明這時也將衣服褲子脫了個
乾淨,家明有點瘦,比陳鵬稍微矮點,肉棒大概能比陳鵬短一些,但比陳鵬粗。
但他們都沒有偉成的長和粗。

想到偉成,小蘭意識清醒了點,掙紮著想起來,然而可能是春藥的原因,小
蘭渾身軟弱無力,只好氣喘籲籲的說道:“不,你們……不要這樣,我……有老
公的,他……馬上就回來了……”話還沒說完就被陳鵬一把將褲子脫掉,小蘭白
雪般的胴體一下子展露出來。

陳鵬用手撥開了她捂住屄的手,小蘭的小腹平坦白淨亮麗,高隆肥滿的屄,
屄毛稀疏柔軟,烏黑發亮,細長的肉縫隱然可見。家明和陳鵬都用貪婪的眼神盯
瞧著小蘭近乎一絲不挂,面帶憂色的她。陳鵬忍不住地說道:“好漂亮呀,我見
過那幺多女人,你的屄是最漂亮的了。”

說著,陳鵬伏下身分開小蘭的雙腿,將覆蓋的陰毛往邊上捋了捋,肥厚的大
陰唇及薄薄的小陰唇全顯露出來。小蘭的陰唇是可愛的淺粉紅色,兩邊陰唇緊閉
著陰道口,已經很濕潤了。他先用右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陰核上揉捏一陣,不時還
撫弄周邊烏黑發亮的陰毛,兩只指頭順著紅嫩的肉縫上下撫弄後插入屄裏,左右
上下旋轉不停地摳弄著,酥麻麻的快感從雙腿間油然而生,濕淋淋的淫水粘滿了
雙指。

“不……不要……喔……你快……快把手拿出來,偉成馬上就回來了……”
小蘭已身不由己,舒服得痙攣似的,雙手抓緊凳邊,渾身顫抖著說:“啊……不
要……哼……哼……不可以……”

陳鵬兩根手指輕拉開小蘭的陰唇,露出緊閉的陰道口,用濕滑的舌頭去舔舐
她那已濕黏的屄,不時輕咬拉拔她那挺堅如珍珠般的陰核,手指仍在她的屄裏探
索著,忽進忽出、忽撥忽按。

小蘭難以忍受如此淫蕩的愛撫挑逗,春情蕩漾,尤其屄裏酥麻得很,不時扭
動著身體嬌喘不已。她的屄裏湧出好多淫水,陳鵬于是輕輕逗弄她的陰核,一下
一下觸電般的感覺傳遍小蘭的身心,她開始呻吟,不停地顫抖,漸漸地陳鵬將舌
頭完全伸進她的陰道內,而且小蘭的胸脯也隨著她的呼吸上下起伏。

“哎喲……求求你別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饒了我……我
不行了,偉成看到會死的……不要啦,我受不了了……”

小蘭雖然經曆過兩任丈夫,然而胡屠戶已六十多歲,每次都是不幾下就完事
了,小蘭剛被挑起慾望就完事了。而偉成雖然年輕力壯,雞巴又很大,但是偉成
極爲木讷,在床上沒有多少花樣,本來慾望就很強烈的小蘭也就很難滿足。然而
陳鵬已經是花叢老手了,對付女人自有一套手段,小蘭哪裏是陳鵬的對手呀!

小蘭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顫抖著身體,小屄裏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
而出。家明在小蘭耳邊說道:“嫂子,你放心吧,偉成哥不會回來的,我已經讓
耀祖帶他去打牌了,回來的時候耀祖會聯系我們的。”小蘭聽罷心裏稍安,而且
她慾望也上來了,只得認命。家明趁機與小蘭接起吻來。

陳鵬早已經忍受不了了,于是將肉棒在小蘭的陰唇上下磨擦。陳鵬的龜頭已
經粘了很多淫水,粗長的雞巴開始緩慢地向上朝小蘭已經濕潤的陰唇探測著,龜
頭推開她潮濕顫動的陰唇,然後強行將自己粗大豎立的雞巴插進她渴望而腫脹的
陰道裏。柔軟的陰唇也被拉開,陌生男人那火熱硬挺的雞巴滑入小蘭火熱緊縮的
陰戶時,只聽她輕呼一聲:“哦……好舒服……”

小蘭的屄真的是極品,裏面的肌肉很厚,包著陳鵬的雞巴很爽,很刺激。因
爲已經有了淫水的潤滑,陳鵬很容易頂到了小蘭屄的盡頭,享受著她那灼熱陰肉
傳來的擠壓,她的陰肉不斷收縮擠壓,不停地刺激著陳鵬的雞巴。

陳鵬開始不緊不慢地長抽長插,“噗……噗……噗……”的抽插聲有節奏地
響起,每一抽都幾乎把陰莖抽出到小蘭的陰道口,每一插入都頂到她的花芯處。
在陳鵬大力的沖擊下,小蘭也慢慢地呻吟起來,她的屁股上下聳動迎合著雞巴的
抽插。

陳鵬確實經驗豐富,不一會就讓小蘭高潮了一次。接下來他將小蘭的身子翻
過來,讓她跪著,像乾母狗那樣乾小蘭,而家明則在小蘭前面將已經硬得有些發
痛的肉棒放進小蘭嘴裏,小蘭只能認命地給家明吹箫。

乾了幾十下,陳鵬又用觀音坐蓮、老漢推車等姿勢和小蘭做愛,弄得小蘭高
潮了好幾次。等到陳鵬將精華射進小蘭陰道裏之後,家明又和小蘭乾過一回,之
後叁人才收拾起來。可以說這次性愛是小蘭這輩子最棒的性愛了!叁人收拾完的
時候飯菜已經涼了,于是小蘭將飯菜熱了一下,過程中少不了又被揩油。

吃完飯,家明和陳鵬將吃飯的錢留給小蘭之後就回去了。接下來的幾天,叁
人又性交了幾次,有的時候是陳鵬和家明輪流乾小蘭,有的時候是一起乾,一個
負責小蘭上面的小嘴,一個負責下面的小嘴。陳鵬甚至將小蘭的肛門都開發了出
來,這樣叁人就可以弄叁明治了,陳鵬和家明一前一後乾小蘭。

不得不說偉成確實木讷,一直都沒有發現自己妻子被其他男人乾過了,只是
感覺小蘭越來越明豔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