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а∨天堂在线无码中文18禁奥鲁希斯外传

精彩内容:

 司馬白龍被捕叁小時後紅鹿大公國,蘭迪拉,「熾炎」騎士團駐地

  涉嫌誘拐「紅寶石」公女彌賽拉的邊洲人司馬白龍在被「熾炎」騎士團抓捕
後,立刻就被關進了審訊室。擔心彌賽拉安危的女騎士們第一時間就對他展開了
審訊。然而,爲了保護自己的戀人白雪,也爲了自己心中所堅持的正義感,他居
然先後挺過了皮鞭、辣椒水和老虎凳。就在「明澈者」塞瑞絲打算對他使用烙鐵
的時候,「劍舞者」塞西莉亞帶來了一位意料之外的訪客:來者是一名怯生生的
少女,她有著一頭褐色的長發與一雙棕色的大眼睛,小巧的鼻梁上架著一副精致
的黑框眼鏡;少女身上穿著帝都學園學生會的黑色制服,腳上踩著一雙圓頭皮鞋;
黑色的水手服短裙與同爲黑色的及膝襪之間有著一抹誘人的純白色絕對領域。少
女雙手緊緊抱在胸前,躲在塞西莉亞的身後走進審訊室,時不時地朝四處小心翼
翼地張望著。顯然,這名少女平日裏沒有接觸過這種場合,表現得就像是一衹誤
入狼群的小動物一樣。

  「呀——」當少女看見已經被拷打得鮮血淋灕的司馬白龍後,從來沒有見過
血的她一下子慌張地尖叫起來。

  「妳來啦?」塞瑞絲見塞西莉亞來了,便把手中的火鉗放回了火盆裏。但當
她發現塞西莉亞身後的少女後,頓時變了臉色:「他不是我們騎士團的成員,妳
怎麽能把他帶進來?」

  「夏洛特他聽說了之前的騷亂,所以打算用他的『能力』來幫忙。」塞西莉
亞向她的同僚解釋道。

  「可是,這事關彌賽拉的聲譽——」

  「放心吧,我們家夏洛特醬不會到處亂說的。既然拷問對那個男人沒有用,
那就試試夏洛特的『能力』吧。當務之急是要找回彌賽拉!」

  「好吧……」塞瑞絲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金絲眼鏡:「就拜托妳的『女朋友』
咯。」

  「那個……」少女弱氣地張了張口:「有別人在的情況下……我不太好意思
施展……」

  「妳最好有好消息!」「明澈者」丟下這句話以後就走出了審訊室。

  「加油哦~ 夏洛特醬~ 」「劍舞者」小姐朝少女做了一個打氣的手勢,然後
也退了出去。

  「呼——」名爲夏洛特的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轉身走向被捆成粽子
的司馬白龍。

  「妳,妳妳妳,妳別亂來!」看著眼前的少女的臉龐在自己的視野中不斷放
大,司馬白龍一邊做著無謂的掙紮,一邊試圖用言語阻止對方的靠近:「色,色
誘我是沒有用的!我可是有女朋友的!」

  「哈?」少女伸出食指抵住自己的嘴唇,同時歪了歪腦袋。忽然,她好像明
白了什麽:「不好意思,我忘記告訴妳了:其實,我是男孩子哦~ 」

  「男男男,男孩子!!!」司馬白龍的大腦瞬間宕機:「這麽可愛的外表,
這麽甜美的嗓音,除了胸部平了一點,怎麽看都是女孩子吧!」

  「好了,現在,看著我的眼睛,把妳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訴我吧!」夏洛
特先是摘下了自己的黑框眼鏡,然後強迫白龍看向自己。

  「妳妳妳,妳要做什麽!」白龍本能地感覺到危機,但當他看見夏洛特眼睛
中射出的金光後,不由自主地放棄了抵抗:「不會吧……居然遇到正牌的心靈術
士了……」

  在夏洛特的「能力」的作用下,司馬白龍被強制性地開始回憶之前的經曆:
一個月之前,他和自己的青梅竹馬——白雪約定到大陸上旅行,第一站是法爾特
帝國,目標是看一眼「紅寶石」公女彌賽拉;之後再去西方同盟國的阿塞蕾亞王
國,看看「藍寶石」公主琳迪斯。

  兩天前,他剛好在城門口看見了剛剛討伐了叛亂的野蠻人部落,凱旋而歸的
彌賽拉。那一刻,他瞬間就被這位英姿飒爽的女將軍迷住了,說是一見鍾情也不
爲過。

  昨天夜裏,他帶著女朋友在紅燈區遊玩時,遇見了神秘的舞女——曦。發覺
曦和彌賽拉的相貌一模一樣後,他産生了一個大膽的猜想。他從洗腦並控制了曦
的神秘人手中救下了她,結果發現她居然就是「紅寶石」本人!之後,他利用自
己習得的叁腳貓的催眠術控制了自己的女朋友白雪,享受了一次叁人行。

  意識到自己無意間發現了一個驚天陰謀後,他決定帶著自己的青梅竹馬和曦
(彌賽拉)逃離帝國。結果,爲了掩護自己的女朋友,他自願斷後,成爲騎士團
的俘虜。

  今天,他遇見了一位神秘的少女,中了她的催眠,開始回憶這幾天發生的事
情……

  「!!!」回憶到這裏,白龍一下子恢複了清醒:「妳,妳已經全部都知道
了?」

  「……」「少女」夏洛特用看垃圾的眼神盯著囚犯。

  「生氣的表情好萌呀!請,請罵我幾句吧!」白龍似乎覺醒了某種糟糕的屬
性……

  「哈?妳就這麽喜歡被人罵嗎?果然是個變態啊!那我就隨便罵妳幾句好了
……」「少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伸出食指猛戳囚犯的額頭:「妳這家夥
就是個變態!變態!大變態!變態奴隸——」怒斥一通後,「少女」的臉色漲得
通紅,「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頰。

  「哦——太棒了!再,再來幾句吧!」雖然被捆綁得結結實實,白龍還是興
奮得不住地搖晃著自己的身體。

  「真是的!妳果然是個無藥可救的大笨蛋啊!去死吧!」在痛罵這名囚犯的
同時,夏洛特擡起右腿朝司馬白龍身上的傷口狠狠地踩了幾腳。

  「爲,爲什麽裙子下面是……安全褲啊……」這是白龍在昏迷之前,所說的
「遺言」……

一小時後
蘭迪拉郊外,白氏客棧附近

  「根據我從那個變態的腦中讀取的記憶,這間客棧是他的女朋友所在的白氏
商會旗下的産業。我想,那個叫做白雪的女孩子在帶走學生會長以後,多半會躲
藏在這裏吧。」和「熾炎」騎士團成員們一起隱藏在樹林裏的夏洛特向「明澈者」
塞瑞絲講述著自己的「拷問」成果。

  「合理的假設,但想要檢驗結果,就必須沖進去才行……等等,那是什麽人?」
就在塞瑞絲打算對客棧發動突襲的時候,她發現了某個熟悉的人。

  「萊昂諾?他怎麽在這裏?」塞西莉亞看了一眼,便認出了對方。

  「!」聽見這個名字,夏洛特下意識地躲到了塞西莉亞身後。

  萊昂諾是紅鹿大公的獨子,彌賽拉的弟弟,同時也是夏洛特在帝都學園的同
班同學。在新生入學的第一天,由于種種誤會,萊昂諾對當時穿著女式校服的夏
洛特「一見鍾情」。雖然夏洛特曾經多次向對方解釋自己是男性,但固執的萊昂
諾依舊堅信夏洛特是「女扮女裝」……

  「裏面的人聽著,我是紅鹿大公的長子萊昂諾,妳們已經被包圍了!衹要妳
們釋放人質,我可以保證妳們的人身安全!」萊昂諾一邊向客棧裏面喊話,一邊
坐在戰車上指揮自己的私兵對面前的建築物完成合圍。

  「看來,萊昂諾也是來營救彌賽拉的,我們應該去幫助他。」在觀察完畢萊
昂諾的行動之後,塞瑞絲果斷地命令女騎士們上前支援。

  「喲,這不是把我的姐姐弄丟了的『家家酒』騎士團嘛。」看見從樹林裏現
身的女騎士們,萊昂諾開始對自己姐姐的部下冷嘲熱諷。

  「我們得到線索,彌賽拉小姐很可能就在這裏。請允許我們洗刷恥辱,救出
小姐。」塞瑞絲單膝下跪,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我可信不過妳們的能力啊!要是再把我的姐姐弄丟了怎麽辦?」看著自己
姐姐引以爲傲的部下在自己面前下跪,以往一直被她們壓過一頭的不快似乎得到
了發泄的機會,萊昂諾的心中産生了一陣優越感:「妳們就給我在外面看門好了,
不許進也不許出,這點總能做得到吧。」

  「妳怎麽能這樣侮辱她們!」看見包括塞西莉亞在內的衆女都受到萊昂諾的
語言侮辱,夏洛特忿忿不平地出聲道。

  「這,這是多麽奇妙的緣分啊!居然讓我在這荒郊野外遇見了我的小天使!」
萊昂諾故作紳士地朝夏洛特鞠了一躬,用難以抑制的興奮語氣說道:「我能否有
這份榮幸,邀請妳欣賞我指揮部下剿滅這夥山賊時的英姿呢?」

  夏洛特本能地想要拒絕,但看到身旁的塞西莉亞的眼神提示後,還是勉爲其
難地點了點頭。「爲了救出彌賽拉會長,我就忍一忍吧……」他在心中這樣安慰
自己。

  「太棒了!」萊昂諾一下子就興奮地跳了下來,然後殷勤地拉住夏洛特的手,
邀請他登上了自己的戰車。

  坐上戰車的夏洛特把自己的臉扭向一邊,瞧都不瞧萊昂諾。

  「傲嬌的夏洛特同學也好可愛呢!」雖然受到冷遇,但萊昂諾依舊一臉笑意。

  ……

  幾分鍾後,萊昂諾的部下們在他的指揮下殺進了這間客棧。一進門,他們就
看見了一位邊洲女俠打扮的少女。

  少女一襲勝雪白衣,手握叁尺長劍,以嫉惡如仇的眼神盯視著從大門口湧入
的士兵:「雪山派弟子白雪在此,我是絕對不會和妳們這些黑惡勢力同流合汙的!」
語畢,這位女俠便迎著來犯的士兵們沖了上去。

  「傳我的命令,抓活的!」被異國女俠的獨特風情所吸引,萊昂諾一邊流著
口水,一邊向自己的部下下達了這條不靠譜的命令。

  白雪是異國的雪山派的傳人,一手雪花神劍足以傲視群雄;她的母親是聖教
國艾露特恩的修女,曾經教導過她幾個神術;身兼兩派絕技,白雪雖是以一敵多,
卻完全不落下風。反觀萊昂諾的私兵,爲了執行主子的命令,戰鬥時束手束腳,
生怕傷到這位美人,惹得大少爺遷怒。很快,大多數的士兵都被白雪打倒在地。

  見自己的部下制服不了俠女,萊昂諾一氣之下決定親自出手。他從口袋中取
出一個小瓷瓶,將一枚紅色的藥丸倒入掌心。趁著俠女的注意力被自己的部下完
全吸引住的時候,他悄悄地繞到了白雪的身後,然後突然撲上去抱住了她的腰。

  白雪一時不察,竟被萊昂諾偷襲得手。就在她奮力掙紮的時候,萊昂諾趁機
將藥丸餵入她的口中……

  終于,白雪掙脫開對方的熊抱,連忙後退幾步,拉開與衆人之間的距離。意
識到自己吞下的東西絕非善類,白雪立刻開始運用內力,想要將藥丸逼出。不料,
這枚藥丸生效的速度極快,頃刻之間白雪就感到四肢無力,氣血上湧,一股強烈
的快感席卷全身。

  「妳,妳究竟給我吃了什麽東西……」白雪強撐著保持站立的姿勢。

  「一個邊洲商人賣的媚藥,據說是妳們女俠的克星,」萊昂諾的嘴角流露出
得意的微笑:「看起來,效果很棒,真是爽到啊!」

  「無,無恥!」媚藥發作的白雪衹能一邊強忍快感,一邊怒視眼前的貴族。

  「看起來,血之卵就在妳身上哦。」萊昂諾從口袋中掏出一顆紅色的球體,
帶著一臉的壞笑向白雪一步步逼近:「妳應該不知道吧,血之卵的持有者之間,
可是會互相吸引的哦。衹要妳們身上帶著它,就算躲到天涯海角,也會被我們抓
住。」說完,他便從白雪的口袋中取出了一枚同樣的物品。

  「少爺,這個女人的同夥已經被我們全部抓住了,大小姐也已經被找到了。」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跑到萊昂諾身邊,向他做著報告,而客棧裏面的員工也一個
個地被私兵們押送出來。

  「把她帶過來吧。」聽到自己的姐姐彌賽拉的消息,萊昂諾似乎一下子就失
去了對白雪的興趣,任由被快感淹沒的她癱軟在地。

  在士兵們的護送下,一名美麗的女性朝著萊昂諾款款走來。女子有著一頭標
誌性的火紅色長發,在腦後盤城一個團子的形狀。她穿著一件近乎透明的紗衣,
打扮得就像是一名出沒于色情會所的舞女。但是,看見她的臉龐的一瞬間,夏洛
特就認出眼前的女子,正是自己一直很敬佩的「紅寶石」公女——彌賽拉。

  「這位客人,妳是來欣賞曦的舞蹈嗎?」彌賽拉的臉上流露出夏洛特從來沒
有在她臉上看見過的挑逗的神情:「還是說,想要和曦一起共~ 度~ 良~ 宵~ 呢?」

  「學生會長,妳被人催眠了,快醒一醒啊!」夏洛特下意識地叫出了聲。

  「哦?夏洛特親還不知道嗎?」萊昂諾的聲音突然有些興奮:「如果妳是男
孩子的話,以妳們家族的顯赫地位,肯定早就已經知道了:彌賽拉其實是帝國最
出名的娼婦!她可是我們用來拉攏各個家族男性的王牌哦~ 」

  「這,這不可能……」夏洛特的聲音開始顫抖。

  「難以置信是吧?但這就是事實哦,呵呵,哈哈哈——」萊昂諾開始得意地
大笑:「什麽『紅寶石』公女、帝國第一女將軍、龍騎士統領……統統都是假的!
她什麽也不是,她衹不過是一個下賤的碧池!」

  「住口!」

  「接受不了了嗎?」萊昂諾帶著譏諷的神情轉頭看向彌賽拉:「我的姐姐,
妳知道我有多麽痛恨妳嗎?每一次,每一次別人提到妳的時候總是在說:」彌賽
拉又在戰場上取得了大捷『;而說到我的時候,衹會說:「這不是紅鹿家族的廢
柴少爺嘛』!FNNDP !明明妳衹是區區一個妓女,居然一直騎在我的頭上!我做
夢都想要親手毀掉妳!」說完,他揮掌重重地打在了彌賽拉的臉上。

  「客人,妳對曦的服務不滿意嗎?」雖然被萊昂諾打了一個耳光,但曦(彌
賽拉)還是滿臉堆笑地討好他。

  「我對妳的靈魂很不滿意,不過,妳的肉體倒是很不錯。妳知道嗎?我從小
就對妳的身體充滿了幻想,幻想有一天能把妳騎在胯下。征服帝國第一美女,該
是多麽痛快啊!」說著說著,萊昂諾先是隔著衣服在彌賽拉的胸口用力地揉了幾
下,然後掏出剛才的小瓷瓶,又倒出一粒媚藥:「給我吃下去!」

  被曦的人格主導了身體的彌賽拉毫不猶豫地就把藥丸吞了下去,然後抓住萊
昂諾正在侵犯自己胸部的大手,引導他更進一步。

  「妳們,妳們不能做這種事情,這是亂倫!」夏洛特想要用語言阻止他們跨
過底線。

  「爲什麽不行?既然帝國裏面的每個男貴族都有資格上她,憑什麽我不能這
麽做?」忽然,萊昂諾好像大徹大悟:「啊,我明白了!夏洛特親是在吃醋吧!
放心吧,無論什麽時候,妳都是我最愛的女人,我的正妻!就算是帝國第一美女,
也衹配做我的情人。夏洛特親,我的小天使,妳一定很感動吧!」

  「妳爲什麽要給她吃那個藥丸!」

  「今天有叁位美女在場,身爲一個性取向正常的男性,無論是異國的女俠、
帝國的女將軍,還是我的小天使,我的選項自始至終就衹有一個,那就是:我全
都要!」萊昂諾伸出自己的右手,緩緩做出一個收緊拳頭的動作。

  「無恥!下流!色情狂!」夏洛特一個箭步沖上前,舉起右手對準萊昂諾的
臉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但是,當他想要打第二下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右手被
一旁的一名士兵捉住。很快,他就被圍過來的士兵們給制服了。

  「真是的,一點都不乖。這裏可不是學校,妳打了我的臉,可沒有『學生會
長』和『風紀部長』替妳撐腰哦~ 」萊昂諾一邊揉了揉自己被打的左臉,一邊再
一次取出小瓶。

  「妳不會想要讓我也吃媚藥吧!我,我可是男孩子!」

  「事到如今妳還想騙我嗎?哪有一年到頭一直穿女式校服的男孩子?」萊昂
諾一點也不相信夏洛特的辯解。

  「那是,那是妳的姐姐的惡趣味!她說學生會需要一個吉祥物,然後就利用
自己的特權,強迫工作人員衹給我水手服穿……」說著說著,夏洛特的語氣越來
越弱,臉色也開始泛紅。

  「夏洛特親這麽可愛,就算妳真的是男孩子,今天我也要知男而上啦!」萊
昂諾臉上的表情愈發得意了。

  「看來沒辦法了呢。」夏洛特搖了搖頭,臉上原本有些慌亂的神情卻不見了。
他清了清嗓子,然後突然擡起頭朝天上喊道:「救命啊!」

  「餵,這裏都是我的部下,妳就算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妳的!」

  「是嗎?」一個女子的聲音從上方傳來:「宇迦之禦魂神也會絕贊好評!來
自軒轅陵墓的超緊急快遞!穿越數千光年終于抵達!嗯,時間和空間都不成問題,
衹要小主人召喚就會隨時趕到!居然想要欺負我們家夏洛特醬什麽的,就是世界
承認了,神明大人也不會允許!被搶走了的話,我就要搶回來!反對的話,我就
壓服妳們!如果違反規則的話,我就廢除規則!這就是相愛之人的心意的力量!
想要阻撓的話,就做好覺悟吧!吃我一記——太陽爆裂腳!」

  伴隨著一陣劇烈的爆炸,原本從身後鉗制住夏洛特的幾名士兵瞬間躺倒在地,
臉上全是爆炸後留下的焦黑。與此同時,一名身著藍色巫女服,粉色的長發梳成
two side up ,頭頂長著一對叁角形耳朵,身後搖晃著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的少
女出現在夏洛特身旁。

  「抱歉,讓妳久等了呢。雖然花了一點點時間,但還是來迎接妳了哦,小主
人。」

  「謝謝妳啦,小玉。」夏洛特伸出手撫摸巫女的頭頂,而巫女也一臉很受用
的表情欣然接受了。

  「咕——這頭母狐狸居然來壞我的好事。」萊昂諾生氣地跺了跺腳,然後向
身邊殘余的部下下達了命令:「對方衹有一衹狐狸,大家並肩上啊!」

  「!」正閉著眼睛享受的小玉突然睜開了雙眼,露出鄙夷的眼神:「我有允
許妳們說話嗎!」語畢,她把懸挂在腰間的一面裝飾華麗的鏡子解了下來,抛向
空中。鏡子在空中翻轉了幾圈,然後一分爲六,就像是浮遊炮一樣懸浮在小玉身
旁,向著那群雜兵發射出一道道光束。幾秒鍾之後,萊昂諾的部下就全部不省人
事了。

  「真是的,弱者爲何要戰鬥。」夏洛特撸起袖管,帶著滿臉「和善」的笑容
一步步朝萊昂諾逼近。

  「苟苟(救救)我啊!」萊昂諾開始方了:「妳,妳不要過來啊!我是絕對
不會向暴力屈服的!」

  「可是,我已經過來了呢。」夏洛特臉上的笑意更濃了。

  「噗通——」一聲,萊昂諾以土下座的姿勢跪倒在地:「好男不跟女鬥!我
現在下跪投降,妳不可以打我的臉!」

  「好啊,那我就——」夏洛特一把揪住萊昂諾的衣領:「打妳的臉!」然後
以一個標準的過肩摔將他以臉部著地的姿勢重重地摔在地上。

  「RUA ——」萊昂諾的雙眼很快就變成了蚊香片的形狀。

  「好啦,礙事的家夥都已經被排除掉了。」夏洛特拍了拍手,撿起地上的兩
枚血之卵,然後轉頭看向已經開始發情的彌賽拉:「現在,該開始正事了。」

  「這位客人,妳是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還是說先~ 吃~ 我~ 呢?」曦
(彌賽拉)開始挑逗夏洛特,腦後的團子也晃來晃去。然而,夏洛特衹是一邊牽
著她的手,一邊快步走進了客棧內的一間客房。

  「這位客人可真是急切呢!」來到客房後,曦迅速地甩掉高跟鞋,坐在大床
上,用手揉了揉因爲跑得太快而有些扭傷的腳跟,然後用撒嬌的語氣向夏洛特嬌
嗔道。

  「首先,要解開學生會長身上的催眠法術……」此時此刻,夏洛特還在閉著
眼睛回憶自己從書本上學來的關于詛咒法術的知識。就在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剛
好就看見了曦胸前那條深邃的乳溝……他下意識地咽了一口口水,然後將目光上
移,恰好和曦的眼神交彙。

  「這位女士,妳要曦怎麽爲妳服務呢?」曦一邊向夏洛特張開雙臂,一邊朝
他抛了一個媚眼。衹是,她顯然弄錯了夏洛特的性別……

  「實在是……太誘人了吧……」夏洛特很努力地搖搖頭,才把「幹脆先爽一
把」這個想法驅逐出腦海。他掏出一枚血之卵,試著向曦下達了一條命令:「乖
乖坐好。」

  「既然是客人的命令……」曦的聲音似乎有些不甘,但她還是以鴨子坐的姿
勢坐在床上,用哀怨的眼神盯著夏洛特。

  不敢再和曦眼神交錯,夏洛特將自己的目光朝下移動。舞女的紗衣原本就有
些單薄,再加上服用媚藥後身體急劇地發情,曦身上的香汗幾乎將身上的輕紗濕
潤成透明狀。雖然遮住了重點部位,但無論是胸前的渾圓,還是下方的深邃,都
可以從輕紗上看出大致的輪廓……

  夏洛特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把自己的注意力挪開,然後再次閉上雙眼,運用起
體內爲數不多的魔力,開始感知起彌賽拉身上的詛咒:「這個詛咒,果然和書上
描述的一樣複雜……」

  幾分鍾後,曦依舊安分地坐在床上,而夏洛特則生氣地在床上滾來滾去:
「啊,這個詛咒怎麽這麽複雜啊!還被人額外加固了好幾層……憑我的魔力,根
本不可能解開啊!放棄啦,不幹啦!我要詛咒加固這個詛咒的家夥一輩子不舉!」

與此同時
法爾特帝國,庫拉彌,某間娼館

  戴著奇怪的面具,化名爲「調教師」的紅鹿叁兄弟中的大哥、紅衣大公的兄
長——歐魯斯在詐死之後就一直藏身于此。

  此刻,他正在一邊用皮鞭抽打一名娼婦,一邊命令她對自己進行口舌侍奉。
就在這時,歐魯斯沒能控制好自己揮舞皮鞭的力道,導致娼婦發出了一聲慘叫,
牙齒用力地咬了下去。頓時,一股撕心裂肺的劇痛從歐魯斯的下身傳來……

同一時間
蘭迪拉郊外,白氏客棧

  夏洛特並不知道自己的詛咒這麽快就生效了……在多次嘗試解除詛咒均以失
敗告終後,他不得不放棄。他舉起一枚血之卵,對眼前的舞女說道:「醒來吧,
彌賽拉!」

  原本用幽怨的眼神盯著夏洛特的曦緩緩地閉上了雙眼,仿佛陷入了沈睡。幾
秒鍾後,當她再度睜開眼睛時,那種獻媚一般的表情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則
是一種女強人的氣場。衹是,她還有一些搞不清楚狀況:「頭好暈……我這是…
…在哪裏?咦,夏洛特同學!」

  「學生會長,妳終于醒啦!」夏洛特的眼神中充滿了關切。

  「我怎麽在這裏……」忽然,恢複清醒的彌賽拉意識到自己身上大片的肌膚
都暴露在面前這個僞娘的眼睛裏,她馬上就抓起一旁的被單,裹住自己的嬌軀:
「不許看!」

  夏洛特聞言,馬上就乖乖地背過身:「那個,妳被人綁架了……我是來救妳
的……」

  「是,是這樣嗎?」彌賽拉有些將信將疑,忽然,她感覺到體內有一股強烈
但很不自然的快感:「我的身體,好奇怪……」說著,她下意識地用手在被子裏
面熟練地(?)愛撫起自己的身體,嘴中也傾瀉出一聲嬌吟。意識到自己在同學
身後偷偷自慰,並且剛才的嬌喘肯定已經被對方聽見之後,原本就已經變得通紅
的臉頰上,溫度似乎又上升了一點……

  「那個……萊昂諾同學也來過……」夏洛特聽見彌賽拉的呻吟後,不由得心
神一蕩。但他還是一邊告訴自己要保持克制,一邊小心翼翼地組織語言:「他看
見學生會長的身體以後,就趁妳昏迷的時候餵妳服下了媚藥……不過,我已經在
他犯錯誤之前把他打暈了!」

  「這,這樣啊……萊昂諾也到了這樣的年齡了……」彌賽拉沈默了幾秒,然
後小聲嘀咕道:「唔,下次要讓家庭教師給他好好上一堂青春期性教育的課程,
不能讓他誤入歧途呢。」

  「小玉,快來幫我!」覺得氣氛有些尴尬的夏洛特朝屋外喊道,希望自己的
使魔可以幫助自己解圍。

  「MIKON~聰明又伶俐的巫女狐,參上!」伴隨著奇怪的登場台詞,藍色的巫
女並沒有出現在門口,而是從房梁上跳了下來:「小主人,妳需要什麽幫助嗎?」

  「那個,學生會長中了媚藥,有什麽解決辦法嗎?」

  「很簡單啊!她衹要和男性交合,問題就迎刃而解啦!」小玉一邊朝夏洛特
使了一個「我看好妳」的眼色,一邊加重了語氣:「而且,如果她強忍著一直沒
有達到高潮的話,可是很可能會沒命的哦。」

  「這種時候,要到哪裏找男性啊!」夏洛特苦惱地在床上滾來滾去。

  「小主人,妳不就是男人嗎?」小玉笑眯眯地歪了歪腦袋。

  「當,當然不是啦!不對——我是說,這種事情,是必須要和所愛之人做的
吧!我又不是學生會長的戀人……」

  「可以哦~ 」彌賽拉清冷的聲音從夏洛特背後傳來:「事急從權,如果是夏
洛特同學的話,可以的哦。」

  「……」夏洛特轉身看了彌賽拉一眼,然後低下頭小聲說道:「果然還是不
行……學生會長是和我一起追求學姐的競爭對手,和情敵上床什麽的,感覺好微
妙的說……」

  就在這時,夏洛特感覺到彌賽拉在快速向自己靠近。他下意識地想要擡起頭,
卻感到自己的雙肩被對方用力一推,隨後便重重地摔倒在床上。趁他還沒有反應
過來的瞬間,彌賽拉的身體便壓了上來。

  「我在被學生會長……強吻!」夏洛特震驚地瞪大自己的眼睛,兩衹手緊緊
地攥住床單,雙腿輕輕地蹬著以示不滿。衹是,當他感覺到彌賽拉的舌頭強硬地
闖入自己的口腔後,他那小小的反抗便自行瓦解了。夏洛特的眼睛緩緩地閉上,
兩條腿也漸漸安分了下來……

  良久,唇分。彌賽拉從夏洛特身上爬起來,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上次我
和塞西莉亞接吻衹是國王遊戲的懲罰啦!沒想到被妳看見了……我們之間真的衹
是普通的閨蜜啦!這個,就當作是補償吧。」

  「……」然而,夏洛特衹是眼神渙散地癱在床上,一邊用手背捂住嘴唇,一
邊胸口劇烈地起伏著,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也不知有沒有聽見彌賽拉的解釋。

  「被玩壞的小主人也好可愛呢!」小玉一直笑眯眯地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國王遊戲?我也要玩!」忽然,另一名女性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彌賽拉回過頭,衹見一名白衣少女推門進來。少女有著一副標準的邊洲少女
的黑色長直發,衹是眼睛的顔色卻不是邊洲人的黑色,而是像天空一樣的蔚藍。
少女的臉色和現在的彌賽拉一樣紅潤得誘人,雙手也有些笨拙地在自己身上遊走,
顯然也是中了媚藥以後開始發情的樣子。

  「妳是什麽人?」彌賽拉仔細地搜尋記憶,卻怎麽也回想不起來對方是誰。

  「咦,這不是昨晚的洋娃娃嗎?果然,團子頭很適合妳呢!」邊洲少女熱情
地撲上來,在彌賽拉反應過來之前便一把攔腰抱住了她。少女一邊撫摸著彌賽拉
腦後梳成團子狀的長發,一邊在她的身上用力地嗅了一口:「好香呢,不知道用
的是哪家店的香水呢?」

  「她是綁架妳的人的同夥,名字叫做白雪,」夏洛特終于掙紮著從床上爬起
身:「不過,她應該沒有惡意的,而且她也中了萊昂諾同學的媚藥。」

  「看來回去之後有必要好好教育一下萊昂諾呢。」彌賽拉在心中這樣想到:
「至于眼前的少女,既然膽敢綁架自己,那就要好好『報複』一下才行!」

  「才不是誘拐犯呢!人家可是雪山派的俠女!」少女反駁了一句,然後看向
和彌賽拉躺在一張床上的夏洛特:「這種局面應該是——百合?被壓在下面的應
該是——受?」

  「不對哦,夏洛特同學可是男孩子呢!」彌賽拉突然湊到白雪的耳邊,用充
滿磁性的聲線說道。

  「耶?」白雪條件反射般地縮了縮脖子:「我可是專業的女俠好嘛!專業女
俠這種局面還看不懂嗎?她穿著裙子,肯定是女孩子!臉長得也很可愛,不可能
是男孩子的!」

  就在這時,彌賽拉捉住白雪的右手,強迫她伸進夏洛特的裙底……

  「欸,妳幹嘛呀?哎呀——」白雪原本有些不明所以,直到她摸到了夏洛特
的「作案工具」,馬上就嚇得縮回手:「我我我,我怎麽知道啊!爲什麽會這樣
呢?妳別害我呀!讓我冷靜一下!讓我冷靜一下!讓我冷靜一下……這是一個意
外,不可能出現的情況呀!穿裙子還長得這麽可愛居然是男孩子!我怎麽遭得住
哇!難道我真的是笨蛋?這,這讓我以後怎麽面對自己的人生嘛!」

  「小主人,妳要加油哦~ 」小玉似乎預料到今晚將要發生什麽。她走到房門
外,對夏洛特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我會幫妳看好門,今晚不會有人破壞妳的
好事哦~ 不過,妳要是不完成『治療』,我可是不會開門哒!」說完,她就把房
間的鑰匙藏進自己的胸口,然後隨手把房門反鎖上了。

  就在白雪莫名其妙地陷入失意體前屈的姿勢時,彌賽拉趁機將她壓在自己的
身下,然後露出一副小惡魔般的微笑:「好啦,請妳把身上的衣服脫掉吧!」

  「就算妳要我脫掉……可是這邊還有其他人……」

  「妳要是不自覺的話,我可要幫妳自覺啦!」說著,彌賽拉直接扒開了白雪
的衣服,露出了雪白的香肩和誘人的鎖骨。

  「呀——住手啊!旁邊還有人在看呢!」

  「妳剛才不是說夏洛特不是男孩子嗎?」彌賽拉在白雪的耳畔吹了一口氣,
還在她的脖子上舔了一口:「沒什麽好害羞的吧!」

  「可是,還是好害羞啊!」白雪想要逃跑,但是彌賽拉的力氣明顯更勝一籌:
「救,救我啊!呀,要被女孩子強暴了!噫——不,不要摸那裏啊!」

  「可是妳臉上分明寫著想要被人觸摸呢!」

  「學生會長,那個……」夏洛特弱氣地開了口:「妳看起來就像要強姦她一
樣……」

  「我可是在給妳發福利哎!」突然,彌賽拉在白雪身上肆虐的手被夏洛特抓
住了:「妳在幹嘛啊?快點放開我!」

  「要是我放開的話,她就要被妳扒光了吧……」

  「有什麽問題嗎?這可是『治療』媚藥的第一步吧!」

  「這,這種事情必須要雙方妳情我願才可以吧!」

  「說的是呢……」彌賽拉好像冷靜下來了。

  夏洛特終于鬆了一口氣。

  「夏洛特同學——」

  「怎,怎麽了?」

  「我喜歡妳!」彌賽拉突然口出驚人。

  「等,等等——這是什麽情況!」

  「請『治療』我!」

  「餵,難不成妳又被催眠洗腦了嗎?」

  「我是認真的!夏洛特同學很可愛,也很溫柔。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我就
忍不住想要欺負妳,強迫妳穿裙子。現在,我終于理解了。我對妳懷有愛戀之情,
所以情不自禁地想要欺負妳!雖然因爲不想傷害塞西莉亞,我一直在壓抑自己的
感情,但是今天……我已經忍耐不下去了!」

  「!!!」突如其來的告白,令夏洛特一下子臉紅心跳。

  「還是說……不行嗎?我配不上妳嗎?」見夏洛特沒有回應,彌賽拉的聲音
中多了幾分焦慮。

  「請等一下!」白雪終于把被扯開的衣服重新穿好:「妳中了媚藥,現在開
始胡言亂語了!」

  「才不是胡言亂語呢!我可是很認真地想要推倒夏洛特!」

  「怎麽可能!這麽可愛的夏洛特——小姐姐?應該是屬于我的!」白雪突然
一把抱住了夏洛特的手臂。

  「餵,明明妳也因爲媚藥而開始胡言亂語了啊!」但是,夏洛特的話語被二
女直接無視了……

  「夏洛特同學的所有權,我是絕對不會退讓的!」彌賽拉馬上不甘示弱地抱
緊另一條手臂,腦後的團子也在晃來晃去。

  「太狡猾了!居然學我。不過,本女俠是不會輸給妳這個舞女的!」

  「餵,妳肯定已經被媚藥沖昏了頭腦了!絕對的!」

  「媚藥的事情怎麽樣都好!」白雪朝彌賽拉做了一個挑釁的手勢,然後含情
脈脈地看向夏洛特:「我才是喜歡妳的人!比旁邊那衹團子要更加喜歡妳!」

  「不,我的喜歡才是真正的喜歡!」彌賽拉抱住夏洛特的手臂又用力地收緊
了幾分。

  「我才是!」(抱緊)

  「既然這樣,夏洛特同學,在我們中間,妳想要和誰做愛!」

  「沒錯,我們兩個,究竟誰可以推倒妳!」

  「請選擇吧!」×2 「爲,爲什麽會變成這樣呢?」被兩位少女用濕潤的眼
神逼到床尾的夏洛特感到一陣頭痛:「就,就算妳們要我做選擇……請給我一點
考慮的時間吧!」

  「妳說這種話,衹是想要逃避吧!」

  「想要稀裏糊塗地糊弄過去嗎?不存在的!」

  「妳必須果斷一點,夏洛特同學!」

  「沒錯,那個團子說的對!」

  「妳們怎麽突然結盟了?」夏洛特咬了咬牙,幹脆豁出去了:「總之,妳們
現在這麽沖動都是因爲媚藥的緣故。要是妳們逼我,我就……我就出去找小玉了!」

  「怎麽這樣……好過分!」

  「難道衹能放棄了嗎?」

  「沒必要示弱哦~ 夏洛特同學肯定會在我們當中選擇一個的。」

  「餵~ 我不是說一個都不選嗎?」

  「要怎麽做才好呢?」異國的女俠低下頭,忽然發現了異樣:由于被兩人緊
緊地抱住,夏洛特的下半身在裙底支起了一頂小帳篷。

  「對面的黑長直,我想到一個辦法了!」彌賽拉的團子晃呀晃,顯然也注意
到了。

  「是什麽辦法?」

  「我們誰能占有夏洛特同學,直接問他本人就好啦!既然嘴上不肯說,那就
問問誠實的身體吧!」

  「等等,H 是不對——」

  「贊同!」不等夏洛特把反對的話說完,白雪直接打斷了他:「我們來比賽
吧!看看誰能先讓她舒服起來。」

  「不是『她』,而是『他』哦。不過,我是不會輸的!」

  說完,兩女相視一笑。

  「別光顧著自說自話啊!我還沒有發表意見呢。」

  「閉嘴!」

  「躺下!」

  「讓我們來爲妳服務吧!」×2 「!!!」

  「我們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難道夏洛特同學還想要像個膽小鬼一樣逃跑
嗎?」

  「啊啊啊啊啊——我不管了啦!既然妳們這麽敢說,明天醒來之後可不要後
悔啊!」

  「我們是要和自己的戀人締結身體上的契約,又有什麽好後悔的呢?是吧,
對面的黑長直!」

  「當然啦,不過,我是不會輸給妳這衹團子的!」

  兩名發情的癡女(?)朝夏洛特撲了過去,很快就把他的下半身脫了個精光。

  「好厲害!」

  「嗯……的確很大呢。」

  少女們被夏洛特已經怒發沖冠的肉棒吸引住了眼睛,也許是出于對未知事物
的好奇心,又或者是出于對抗意識,她們不僅沒有被嚇倒,反而津津有味地觀察
起來。

  「很燙呢!夏洛特同學沒事吧?」

  「被,被美女摸到……是個男孩子都會忍不住的吧!」

  「看見了嗎?夏洛特同學在誇我呢!」彌賽拉朝白雪露出得意的神情。

  「團子頭,他明明在誇我才對!」

  「不要吵架啊!妳們都很漂亮的。」

  「夏洛特同學——」

  「好害羞……可是又好開心……」

  兩名少女同時面紅耳赤地低下頭,步調驚人的一致。

  「夏洛特同學,我可以摸一下那裏嗎?」

  「我也要!我也要!」

  「啊啊……」 а∨天堂在线无码中文18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