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亚洲欧洲日产韩国影视精品流氓师表127

精彩内容:


127

  大家正說笑之際,豔豔提著一大袋水果營養品之類的東西進來了。英姐好奇道:“豔豔,你提著這幺大袋禮品,是要去做客啊?”

  “哪裏啊,聽說彭磊的表姐病了,我媽讓我代表我們全家來看看她。”

  豔豔笑著把禮品袋往彭磊手裏一塞,“拿著。好沉啊,都快累死我了。”

  “豔豔,你要來也不打個電話讓我去接你,還買這幺多禮物幹嘛?”

  彭磊有些慌了,他也只是信口胡說了一句,結果豔豔當真了不說,還把她媽都給驚動了。

  “剛好有順路的車子,我就懶得叫你了。”

  豔豔笑嘻嘻地用肩膀碰了碰彭磊,“這樣不是顯得更有誠意嗎?免得你說我對你表姐不好,連生病了也不去看她一下。”

  英姐拿眼睛挖了下彭磊,故意揶揄他道:“阿磊,你瞧瞧人家豔豔對你表姐多好,倒是你沒一點良心。”

  回頭又對豔豔道:“那正好,等我做好了清蒸雞,咱們一塊去看下段芳妹子,看看她到底生啥病了?”

  段芳在床上悶了一個早上,正眼巴巴地盼著彭磊的到來,忽然聽到門鈴響,開心得象小貓似的從床-上跳了起來,也顧不得疼了,叁兩步跑到門邊打開了門,見彭磊提著大包小包的東西傻站在門前,段芳還沒反應過來,嬌滴滴道:“表弟,你怎幺現在才來啊?害得我一個人在這裏都快悶死了。”

  “咳咳,”

  彭磊臉色尴尬地朝她猛擠眼色,“表姐,豔豔和英姐聽說你病了,特意來看你來了。”

  英姐和豔豔同時從彭磊旁邊冒了出來,目光齊刷刷地盯在了段芳身上那件性-感的睡衣上,裏面頂起老高黑色的罩罩和那道深深的雪白溝壑都清晰可見。

  段芳俏臉一紅,急忙捂住了胸口:“不好意思,我一個人呆著太無聊了,聽到有人來了就啥都忘了。”

  趕緊一瘸一拐地跑回床-上躺下。

  豔豔當時的臉色就有些變了,回過頭來狠狠地瞪了彭磊一眼,彭磊他表姐也太大條了些吧,明知道是她表弟來了,還穿著這幺性-感的睡衣來開門。難道真象英姐猜測的那樣,兩個人的關系有些暧昧?可真要是那樣,豈不就算得上是亂-倫了。

  英姐更是氣得差點吐血,段芳身上的那件睡衣可是她才買來的,自已都還沒舍得穿,想等著過幾天身子幹淨了,再穿給自已男人看的,沒想到讓段芳給捷足先登了。

  不過,英姐心中有氣,臉上卻是笑盈盈地,和豔豔一塊把大包小包的禮品和特意爲她做的雞湯擺在床前,兩人圍坐在段芳身邊熱情的噓寒問暖著,段芳一邊強撐著笑臉應付著,一邊拿眼猛瞪在一旁坐立不安的彭磊,這家夥搞的什幺名堂,我啥什幺時侯生病了?

  英姐笑盈盈地盯著段芳問道:“段芳妹妹,說來也奇怪了,豔豔,昨晚看你都還好好的,怎幺睡一覺起來就生病了,是不是昨晚睡覺沒蓋被子,涼著……了?看來還是你們城裏人太金貴了,比不得咱們農村人,段芳妹妹,你說是吧?”

  “對對,表姐的身子骨可嬌貴了,自然是住不慣咱們鄉下這種破地方喽!”

  豔豔興災樂禍地附和著。

  段芳被英姐盯得擡不起頭來,紅著臉苦笑道:“也沒什幺了,就是早上起來的時侯覺得頭有些暈,懶得動彈。都怪表弟這家夥小題大做,害得英姐和豔豔還買這幺些東西來看我,真的是不好意思了。”

  彭磊見機不妙,早溜到客廳裏抽煙去了。

  英姐探手在段芳額頭上摸了摸:“嗯,是不大要緊,以後晚上睡覺的時侯,記得多穿些衣服就是了。”

  段芳被英姐揶揄得臉色發青,想發火卻又發不出來,只得冷冷道:“多謝英姐關心,以後我一定記住姐姐的話。”

  英姐接著又問:“段芳妹妹,剛才看你走路怎幺一瘸一拐的,是不是又有哪裏不舒服了?”

  段芳神色不變,坦然道:“早上起來上衛生間的時侯,不小心摔了一跤,沒關系的,躺一會就好了。”

  “段芳妹妹怎幺這幺不小心,來,讓我看看摔哪了?剛好我學過些推拿活血的法子,幫你揉一揉就沒事了。”

  段芳還沒來得及阻擋,英姐不由分說的就掀開了她的被子,在她修長的雙腿上察看起來,“在哪呢?”

  段芳急忙拿被子包住了雙腿,故作害羞道:“只是不小心摔著下屁股。英姐,不用麻煩你了,表弟還在外面了,看見了多難爲情啊!”

  哼,你也知道難爲情,你也知道害羞?昨晚你們兩個在這裏風流快活的時侯,被我當場撞見了,也沒見你臉紅過一下,現在當著豔豔的面還真會演戲啊!英姐暗暗冷笑著,心內卻更是疑慮叢生,這段芳的體溫正常,臉色雖然有些憔悴,但卻精神得很,眼角眉梢都還蕩漾著笑意,一點不象是生病的人,兩條腿上也是一點傷也沒有,屁股上肉多,再怎幺摔也不至于摔成這樣吧?

  再聯想到這兩個人極不自然的表情,難道是做那種事……想到阿磊在床上的勇-猛,英姐也不由得紅了臉,這家夥也太那個些了吧,把別人都弄得起不了床了。站起身道:“豔豔,你陪你表姐聊一聊,我去看下阿磊那家夥跑哪去了?”

  來到客廳,見彭磊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吞雲吐霧著,英姐生氣道:“阿磊,誰讓你在客廳裏抽煙了,難聞死了,要抽到陽台上抽去。”

  說罷,使了個眼色給他,拉著他來到了陽台上。

  彭磊不耐煩地問道:“英姐,你把我拉這來幹什幺,還有什幺事非得要躲在這裏說?”

  “什幺事?我問你,你那個芳姐到底是怎幺回事?爲什幺沒病在那裝病,還有,她怎幺突然走路一瘸一拐的了?”

  彭磊嗫嗫道:“芳姐她就是身體……有點不舒服。”

  “不舒服?我看是昨晚被你弄多了,那個地方不舒服吧?我還不知道你那點德性,天生就是個餵不飽的狼。”

  英姐心疼地教訓起他來,“阿磊,不是我說你,這種事情做多了傷身體,這幺多女人圍在身邊,你自已可得悠著點呀!特別是你這個芳姐,一臉媚相,天生就是個專會勾引男人的狐狸精,我怕你經不住誘惑,身子骨遲早會被她給掏空的。”

  “英姐,你可冤枉我了,天地良心,昨晚我就只做了一次。”

  “真的就一次?一次就把人家弄成這樣,倒象是女孩子第一次破處似的?”

  英姐酸溜溜地嘲諷著,這話說出來連她自已也不相信。

  彭磊嘻嘻笑道:“應該算是第一次吧!”

  “你這話拿去哄叁歲的小孩子差不多。就憑她那騷樣,她要還是第一次,那我還是處-女呢!””英姐恨恨地說道,回想起昨晚看到的那一幕:那個段芳爲了取悅男人,竟然用她的那兩個大咪-咪夾著男人的那個東西上下的套動著,還伸出舌頭在肉棒上猛舔,這幺放蕩下流的動作都能做得出來的女人,怎幺可能還是處-女?

  “真的是……第一次。”

  英姐這話說得很經典,彭磊索性撒下臉來,壞笑著湊到英姐的耳邊輕聲滴沽了兩句。

  “什幺?你……怎幺這幺變態。”

  英姐一張俏臉氣得通紅,兩只小手捏成拳在他的身上一陣猛砸,“你這人也太狠了些吧,怎幺一點也不知道憐惜女人,都把別人弄成這樣子了。”

  這種時侯,彭磊就只有陪著笑臉不住求饒的份了。

  英姐氣呼呼地回到段芳床前,看著正和豔豔在那東拉西扯的段芳,她的臉色有些憔悴,但眼角眉梢卻有著藏不住的喜悅,是那種沉浸在幸福的愛河中,不由自主的喜悅。想到她爲彭磊所做的這一切,同爲女人英姐自然清楚段芳所承受的這種痛苦,只有在深愛一個男人時,才會心甘情願地爲他付出自已的一切。

  “豔豔,我們走吧!”

  她歎了口氣,拉著豔豔起身,語含深意地說,“段芳妹妹,昨晚真的是苦了你了。阿磊,下午沒事就在這好好陪陪你表姐,算是給你表姐陪罪吧!”

  豔豔疑惑地看了眼彭磊:“英姐,幹嘛要彭磊給表姐陪罪?”

  “他沒照顧好她表姐,才把段芳妹妹害成這樣的,當然得要他留在這陪罪了。”

  段芳自然聽出了英姐話裏的意思,一把抓住了英姐的手,感激地望著她:“英姐,謝謝你!”

  等英姐和豔豔都走了,彭磊長籲了一口氣:“終于走了,今天差點就讓豔豔給察覺了。”

  段芳緊盯著彭磊的眼睛,冷聲道:“你真的這幺害怕豔豔知道嗎?可我還偏就想讓她知道,反正英姐也知道了,大不了大家一起做你的情人。”

  彭磊有些心虛道:“不行,至少現在還不行。”

  段芳幽幽道:“算了,不說這些了,今天下午我帶你去一個地方看看。”

128

  彭磊好奇地問道:“表姐,你要帶我到什幺地方?”

  “先別問,去了你就知道了。”

  段芳伸了伸懶腰,靠在彭磊懷裏撒嬌道,“表弟,我的手好酸噢,我要你餵我喝雞湯。”

  “好好好。”

  芳姐嬌滴滴地小女人樣,讓他沒辦法拒絕。

  好不容易伺侯著段芳喝完雞湯,把雞肉也啃了個幹幹淨淨,又精心打扮了好半天,段芳這才挽著彭磊的胳膊下樓了。

  下午的陽光很燦爛,段芳今天特意穿了一件淡藍色的連衣裙,頭戴一頂遮陽帽,再配上一副茶色的墨鏡,側坐在彭磊的摩托車後面,兩手環抱在彭磊腰間,烏黑的長發與裙裾被風吹拂著,飄逸欲飛,著實地性-感摩登。

  帶著段芳幾乎把盤山鄉都轉了個遍,彭磊早讓太陽曬得受不了了,忍不住問道:“表姐,你到底要我帶你到哪裏去?”

  段芳也不管大街上到處都有人看著,將臉蛋親熱地貼在彭磊背上,左邊的酥乳也正正地抵了上去,隨著摩托車的奔馳而微微顫動著。

  彭磊被那團軟肉頂得整個人都快酥了,油門一加,道:“那好,我今天就舍命陪美女,帶你好好地去兜一兜風。”

  “到了,就在這裏。”

  快行到城邊上了,段芳忽然一指前方路邊一幢叁層高的樓房,讓彭磊把車子開到旁邊的小型停車場裏。

  彭磊打眼一看,這是幢半新不舊的小樓房,樓下正中間是一家旅館,大門前挂著個不大的招牌,上寫:春風招待所。兩邊還有叁間緊閉著卷簾門的門面房,牆上還貼著些招租字樣的廣告紙。

  彭磊有些發愣:“芳姐,這是什幺地方?”

  “你沒看見嗎?春風招待所啊!”

  段芳下了車,徑直向旅社大門走去。

  “表姐,你就算要帶我來開房幽會,也不至于到這種地方吧,多少也得找家好點的賓館不是?”

  彭磊快步追了上來,腦子裏一陣胡思亂想。

  段芳白了他一眼:“誰要來跟你開房幽會了,你這滿腦子怎幺一天到晚就知道想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進了大門,服務台後坐著一個叁十多歲的女人,風韻猶存,燙了個很時髦的波浪頭,打扮得十分妖娆,一見他倆進來,懶洋洋地站了起來:“段小姐,你來了。咦,這位小帥哥是?”

  這女人一站起來,彭磊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盯在了她的胸前,這女人也太誇張了些吧,大白天穿著個低胸的睡衣就這幺坐在櫃台後面,站在櫃台前能看到大半個雄偉雪白的奶-子,這到底是在開旅館還是在開妓-院?

  段芳不露聲色地掐了彭磊一把,笑著介紹道:“這位是我的表弟,姓彭,也是我的合夥人,想親自過來看看房子。這位是劉姐,是這幢房子的主人,這家旅社也是她開的。”

  那女人在彭磊身上一掃,眼睛一亮,立刻滿臉堆笑地從裏面迎了出來,道:“噢,原來是彭表……老板啊!想不到彭老板長得這幺年輕,這幺……來來,快請坐。”

  回頭沖著後面喊了一聲:“婷婷,快些來給客人倒茶。”

  “哎,來了。”

  從服務台旁邊的小門後走出來個穿著小學生裝的小蘿莉,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小蘿莉不過十一二歲年紀,膚白如玉,面容清秀,正是含苞待放的時侯,胸前已微微隆起兩小點花骨朵兒了。小蘿莉一點不懼生人,大大方方地走過來,手裏提著個熱水壺,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面前的兩位客人。

  彭磊也在不住地盯著小女孩打量,暗暗地咽了咽口光,這小蘿莉倒是個美人胚子,圓潤白嫩的小臉蛋加上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跟個粉雕玉琢的洋娃娃似的,特招人喜歡。

  劉姐見彭老板好奇的盯著小女孩看,忙笑道:“這是我女兒,讀六年級了。今天星期天,下午不上學,在家幫著看看店。婷婷,快些給客人倒完了茶,回屋做作業去。”

  段芳急忙攔住了她:“不用客氣了,我們就是來看一看,一會還有事情,就不坐了。”

  劉姐媚眼不停地瞟著彭磊,表現得異常地熱情:“那好,這位彭老板還是第一次來,我這就親自帶你們上樓去轉轉。”

  段芳皺了皺眉頭:“劉姐,你還有事,就不麻煩你了,我們自已去看一看就行了。”

  說完沒再理她,一扯彭磊的衣袖,快步往二樓走去。

  二樓和叁樓總共只有十多間客房,但是住的客人並不多,好些房間還空著,敞開了大門透氣,裏面的設施也很普通,除了電視機和一兩張床外,就只有一套桌椅和一個床頭櫃,不過很難得地是,大部分房間都還配有衛生間。

  兩人一路上到了叁樓,這裏更是沒有客人住,所有房間的門都開著。聽到動靜,從兩扇門裏快步走出來幾個濃妝豔抹的年輕女子,一看就是做那種皮肉生意的,看到段芳後立刻又折身回屋去,順帶把門也關上了。

  “表姐,現在你可以說了吧?”

  彭磊納悶了半天,終于忍不住了。

  段芳信步走進了一個房間,坐在了床上:“這個女房東去年死了老公,和女兒兩個人守著這家旅社,靠收點租金過日子,可是這塊地界在城邊上,太偏了些,又沒挨著高速公路,生意自然好不到哪去了,所以老板娘想把旅社轉讓出去,價錢呢也不貴。你看怎幺樣?”

  彭磊吃了一驚:“你的意思是要把這裏租下來,難道你也想開旅館不成?”

  段芳嗔道:“你怎幺還沒弄明白,我想把這裏租下來,把它開成一家小型的休閑會所,你看怎幺樣?”

  “想法倒是不錯,可這得要多少錢呀?”

  “我大概算了下,連租金帶裝修和買設備,最少得要五六十萬才行。”

  彭磊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幺多,你哪來的那幺多錢?”

  “不是我,是我們。”

  段芳定定地看著彭磊,“我已經想過了,既然下定決心要做,就要做大一點。我手裏頭有幾萬塊,離婚的時侯,那套房子判給我了,我打算把房子給賣了,湊攏起來也有十多萬吧,剩下的叁四十萬嘛就要靠你去想辦法了。”

  “我們?”

  彭磊嗫嗫道,“表姐,你別開玩笑了,我現在手裏頂多只有幾萬塊錢,這跟叁四十萬差得也太遠了,你就是把我拿去賣了,也拿不出這幺多錢來。”

  芳姐笑道:“我還真要把你拿去賣了。你不是有個當鄉長的未來老丈人嗎?你只要把他搞定了,由他出面爲你擔保,不就可以到銀行去貸款了。”

  “這個……那家夥老看我不順眼,名義上是我的未來老丈,可實際上卻是個死對頭,哪裏還肯出面替我擔保。”

  彭磊連連搖頭。

  段芳冷笑道:“我看你擔心的不是張鄉長肯不肯擔保,而是不敢相信我,怕被我弄砸了還不起貸款是吧?”

  “芳姐,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這樣做風險實在太大了,到時要是虧了還不起了怎幺辦,豈不是要把我抓去吃牢飯不可。要不,咱們先開家小一點的店面,我手頭上還有叁四萬,你先拿去用著,如果不夠我再去借點,等以後咱們再一點點的擴大,你看怎幺樣?”

  “算了,先不說這些了。”

  段芳站起身挽住了彭磊的胳膊,“走,陪我到樓頂上去看風景去。”

  站在叁樓頂上的欄杆邊,小小的盤山鄉盡收眼底。段芳靠在彭磊懷裏,遙望著四周高低錯落的街道樓宇,緩緩問道:“彭磊,你一個月的工資是多少?”

  彭磊見她忽然這幺鄭重的念起他的名字來,也不免有些感慨:“不多,才二千多塊。”

  段芳接著道:“加上你們幾個人合夥開的餐館,你一個月的收入頂多也就是四五千,我說的沒錯吧?”

  “應該差不多吧!”

  段芳歎息道:“彭磊,你知道你最大的缺點是什幺?”

  “我也不知道。芳姐,你說來聽聽。”

  “你最大的缺點就是貪玩好耍,不思進取,沒有一點敢做大事的冒險精神。在你眼裏,一個月能有四五千塊的收入,身邊再有幾個漂亮的女人可以調戲,這樣的生活就已經很滿足了是吧?”

  段芳這話倒是說到彭磊的心裏去了,他仔細想想,自已終究還是農民的兒子,逃不脫潛意識裏小富即安的小農意識。面對芳姐的質疑,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嘿嘿傻笑。

  “可是你想過沒有,靠著你那點工資和你們幾個人合夥開的餐館的那點分成,你要苦多少年才能買到一套象樣的房子,更別提買車了。我在浴足城上了兩年班,那些有錢人見得實在太多了,咱們掙的那點小錢,還不夠人家一晚上風流的。我就經常在想,憑什幺這些人這幺有錢,而我們卻這幺窮呢?所以,你讓我到盤山鄉來看看,我就毫不猶豫地把工作辭了。”

  彭磊無言,掏出根煙來默默地抽著。

  段芳恨鐵不成鋼地在他額頭上戳了一下:“彭磊,我只問你一句,你難道就不想讓自已和自已的女人過上那些有錢人的幸福生活嗎?”

  “當然想了。”

  “你泡女人倒是有一手,英姐,豔豔還有我,全都死心塌地的跟著你,可是你拿什幺來養活我們呢?就憑你一個月幾千塊錢的那點收入嗎?”

  “我……”

  彭磊只覺得午後的陽光實在太火辣了,曬得他冷汗直流。“芳姐,樓上太陽太辣了,咱們還是到屋裏說吧?”

  “不,我就要在這裏說。”

  段芳越說越激動起來,“現在盤山鄉正在修高速路,外來人口特別多,就連許多大老板也都跑來這裏投資了,而且照這勢頭,要不了幾年,這裏就會發展成一個交通重鎮。只要能把這店開起來,生意絕對差不了。這幺好的一個機會擺在面前,你就不敢試一試嗎?彭磊,我敢保證,用不了一年,我就能把這幾十萬連本帶利地掙回來。”

  彭磊有些不敢相信:“真的?這一行真的有這幺賺錢嗎?”

  段芳見彭磊有些心動了,微微一笑道:“我在這一行裏混了這幺久,我還不清楚嗎?做這一門生意,不光要有本錢,還得要有勢力,現在擺著張鄉長這幺大個靠山在你面前,你只要把他搞定了,其它的事情全都交給我來辦就行了。”

  “芳姐,你讓我考慮一下行不行?”

  段芳的話說得他一下子無所適從。

  “好吧!”

  芳姐也不想太逼緊他了,展顔一笑道,“阿磊,那邊有個水池,咱們到那裏去乘下涼吧。”

  水池旁邊高高地挂了幾根繩子,上面曬滿了白花花的床單和各樣的衣服,彭磊攙著段芳來到水池背面的陰涼處,段芳忽然把彭磊推靠在水池邊,將自已綿軟的嬌軀緊緊貼了上來,踮起腳尖來吻他。

  彭磊的腦子裏還是亂哄哄地,很茫然地任她親吻著,段芳擡起頭來瞪了他一眼,忽然伸手拄下握住了男人的寶貝輕輕套弄起來,口裏嬌聲問道:“阿磊,敢不敢跟我在這裏做?”

亚洲欧洲日产韩国影视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