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0发布:

异界生存守则——林安X撒克逊

精彩内容:

林安在照鏡子
  鏡子是大塊的全身鏡,透明的白水晶經過皇家匠師的巧手打磨,令倒映出的影像纖毫畢現。
  鏡中絕美的女子依舊身著銀紫色的法師袍,法師袍外面披著壹件象牙色的長馬甲,上面遍布金銀繡紋,代表她爵銜的紫薔薇徽記融進方形的繡紋圖案中,壹直延伸到腳面。
  整件禮服馬甲華貴異常,與之相配的,侍女將林安的黑發編成辮子,盤在頭上,看上去莊重而典雅,整個人仿佛映在壹團光芒中,令人無法直視。
  貝迪卡正帶著兩個侍女正在往她頭頸插戴發飾,兩個侍女跪在腳下爲她拉平袍角的微小的褶痕,忽然外間的房門被敲響,壹陣腳步聲進來。
  調整好壹個粉珍珠發飾的角度,貝迪卡輕輕從換裝的房間中走了出去,回來對林安稟報:“是比尤萊大師和卡迪拉克大師。”
  林安也知道是他們,看身上已經打理得差不多,她擺擺手,起身,身上連禮服帶飾物,至少重了二十斤。
  但鄭重打扮的效果是顯而易見的,林安壹走出去,連已經習慣她容貌的兩位大師都露出無法掩飾的驚豔之色。
  “今日沒有人能奪走您的風采!”
  尤利西斯大師贊歎。
  比尤萊大師則說:“看來我之前的擔心是毫無必要的,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到我禮儀的疏漏處,因爲沒有會將視線從您身上移開。”
  林安笑了,收下他們的稱贊,“這正是我們陛下所希望的不是嗎?”
  “您說的不錯。”兩位大師露出心領神會的神色。
  梅林皇帝需要典型,希望他們能給後來者樹立榜樣,而沒有人能比林安更典型,更具備傳奇性和知名度,簡直是個天生的聚光體。
  可以想見,這場盛大的封爵大典之後,紫薔薇女爵的名聲必將再度掀起壹陣熱潮,有關前線戰績、獵魔榜和封爵賜地的內容,也會隨著林安的傳說度被廣泛傳揚,勢不可擋。
  “兩位大師找我有什幺事?”林安開門見山地問。
  兩位大師相視壹眼,由比尤萊大師開口道:“是這樣的,有關戰功分配和補償的事,我們這群老家夥已經基本達成壹致,等封爵大典之後,我們打算請您做個見證。”
  “原來如此,當然可以。”
  這是應有之義,林安欣然同意。
  她頓了頓,視線狀似無意地掠過比尤萊大師,問道:“對了,除了我們七人,其他諸位大師獲得的補償以什幺形式兌現,土地,還是其他?”
  這句話問得頗具深意。
  根據魔災十赦令,壹旦受封實地,受封者就真的與領地綁在壹起,壹旦自己的領土成爲前線,就要爲守護領土而拼命了。
  這也正是皇室願意灑出大塊土地和爵位的目的之壹。
  在這種時候,任何壹個皇室都希望能與更多強者綁在壹起。
  “這個問題由我來回答吧。”尤利西斯大師接過話,“他們大部分都決定以土地兌現,但您知道的,拉 大師幾位已經拒絕了在佩雷封爵,他們似乎比較傾向用其他來兌現。”
  “理解。伯爵以下的爵位和封地,對拉 大師他們來說確實比較雞肋。”
  林安微微點頭。
  這就是大法師的身價,沒有至少達到伯爵以上的籌碼,本就位同親王的大法師根本無法輕易被綁定,哪怕他們目前正在佩雷帝國謀求壹席之地。
  當然,拉 大師拒絕的更重要原因是,在佩雷受封的危險性遠比梅林大得多。
  想到這 ,林安心 壹動,“您真的不考慮在梅林受封嗎,尤利西斯大師?”
  尤利西斯大師似乎沒料到林安會這幺問,壹時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這是您的意思,還是那位陛下的意思?”
  “這重要嗎?”
  “當然。”尤利西斯大師斷然肯定,緊緊盯著林安,“如果這是您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爲,您已經徹底放下因爲那次事件而導致的不快了呢?”
  那次事件是什幺,林安與他心 都清楚得很。
  這段時間以來,林安與衆位大師似乎都交往得頗爲愉快,但她和尤利西斯大師心 都清楚,明面上的交往歸交往,但雙方其實都沒有跨過某條界限,有更多私交。
  梗在林安心中的並非賴斯大師那次受雇于大皇子妃的謀刺,因爲當時雙方各爲其主,而是後來蘭斯特遭遇挾持的事,觸犯了林安的底線;
  而對賴斯壹方的人而言,他們壹夥人挫敗于林安手下,還被老皇帝親自下令驅逐,盡管有後來的暗中妥協與合作,但這件事依舊是他們漫長生命中的壹次屈辱經曆。
  雙方都有足夠理由保持距離,因此林安對尤利西斯大師的問題感到意外,這意味著他們主動向林安遞出了橄榄枝,雖然還算不上低頭,但已經是明顯的示好。
  這自然不是尤利西斯大師壹個人的決定,而是他背後那個群體的共同決議。
  “我很意外,難道在您心目中,取得我的諒解,更重于梅林皇室對諸位的看法?”輕敲手指,林安心中壹凜,不答反問。
  “從長遠來說,是的,您比梅林皇室更重要。”
  如此熟悉的口吻!
  林安在電光火石中已經明白了原因,眸中壹下爆出寒光,冷冷地盯著比尤萊大師。
  “尤利西斯大師,您太可惡了!”比尤萊大師似乎措手不及,苦笑連連,對林安解釋,“請您相信,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尤利西斯大師的想法。”
  “我可以作證,比尤萊大師他們的確沒有與我私下溝通過,您誤解了她,琳法師。”
  尤利西斯大師拉伸嘴角,微笑中透出狡狯意味:
  “不過,沒有溝通,並不代表我無法從壹些端倪中,覺察出什幺,不是嗎?”
  林安已經冷靜下來,她聽懂了尤利西斯大師的暗示。
  她看向比尤萊大師,後者的不安中透著隱隱的興奮。
  相比需要顧忌她情緒的隱世傳承,賴斯壹夥人的確更加棘手。
  尤利西斯甚至敢當著林安的面,對比尤萊大師施放訊號,謀求聯合,算淮林安不敢將這件事透出去。
  因爲壹旦透出去,首當其沖的是林安。
  精致的玉容上,所有情緒轉瞬散去,林安的臉上似乎蒙上了壹層假面,冷淡中透出威嚴,淡淡道:“希望妳們能明白自己正在做什幺,尤利西斯大師。”
  她說的是“妳們”,而不是“您”。
  尤利西斯大師苦笑,“請相信,我們並無惡意。”
  “這不代表我必須接受妳們的好意。”林安冷然表達自己拒絕黃袍加身的意思。
  尤利西斯大師真的意外的,意識到事情和他想的有些出入,會客室中氣氛越來越緊繃。
  這時,房門被敲了叁下。
  在房門被敲響的瞬間,林安與兩位大師神色立即恢複正常,瞬間令會客室中拉緊的絲弦松弛下來。
  “進來。”
  鍍金門把擰動,貝迪卡走進來,她絲毫沒有覺察出什幺,站在門邊。
  “主人,陛下派來的禮儀顧問已經到了。”
  “好的,我馬上就來。”
  封爵大典就要開始了,他們將在大典上對梅林皇帝宣誓效忠。
  想到這個會客室中談論的話題,林安有種諷刺的感覺。
  ***
  在廣場外民衆和廣場內觀禮的貴族注目下,以林安爲首,壹共十叁位大法師在禮儀士兵的引導下踏上紅毯。
  禮樂隊奏響莊重威嚴的樂曲,身著紅色禮儀軍服、黑色長筒軍靴的士兵簇立在旁,他們穿過洛克塞納金宮廣場,壹步步走上二十道白玉般的台階,來到洛克塞納金宮前殿的寬闊高台上。
  穿著全副皇帝冕袍、頭戴金獅皇冠的撒克遜站在高台中間,唐吉坷德大師、老劍聖、希瑞爾親王爲首的男性皇室成員,以及被邀請觀禮見證的神聖帝國與佩雷帝國外交使臣全部穿著莊重的正式禮服,如同背景般站立在皇帝身後。
  禮樂聲稍停,撒克遜收回注目在林安身上的視線,對兩大帝國的外交使臣道:
  “羅納福伯爵,斯塔圖親王,請兩位見證。”
  “以帝國的名義,我們在此見證。”兩位大使道,其中神聖帝國的外交使臣低聲做了簡短的禱告。
  邀請駐紮在本國的外國使臣參加並見證封爵,這本是慣例,因爲在壹國獲得爵位的貴族,如果到了國外,通常也會得到相同的身份待遇。
  封爵儀式依照各國傳統,各有不同。
  梅林帝國的傳統就是簡潔,因爲開國大帝是壹位能征善戰的君王,他壹生中所赦封的爵位,絕大部分是在軍旅中草草進行的,有的甚至直接抽劍肩膀上壹拍,就算完事。
  但這次當然不會這幺草率。
  握住系在腰間的長劍劍柄,撒克遜平穩威嚴地問:
  “安.琳伯爵,您願意效忠于我,按照律法限定的封臣義務,讓您與您的爵位繼承者,從此爲我與我的後代服務嗎?”
  “我願意。”林安簡短回答。
  她注意到了撒克遜話中的部分改變,將“您與您的血脈繼承者”改成了“您與您的爵位繼承者”,因爲身爲大法師的林安不壹定有後裔,但可以指定爵位繼承人,這也是因壹衆大法師封爵而做出的變化;
  至于詢問內容中效忠對象是“我與我的後代”,而不是“梅林皇室”,則是爲了效忠對象的純潔性。
  這是通行缪斯大陸的傳統,每當皇位更替,貴族都會對新皇帝重新宣誓效忠,以此保證皇位的穩定。
  因此嚴格來說,貴族們效忠的不是整個梅林皇室,而是曆任皇帝的血脈,封君封臣的體系正是以嚴格的契約義務限定和效忠關系,來保持階級秩序的穩固。
  “……請您以開國之初梅林開國先君與效忠者訂立的神聖契約之名發誓。”
  “我,安.琳,在此以開國先君與效忠者訂立的神聖契約之名發誓,從此效忠于吾皇撒克遜及其後裔,維護其統治,遵循其定下的律法,並將守護其賜下土地和領民爲我與我的繼承人之畢生義務和權利,直至我們其中壹方的繼承人斷絕!”
  隨著擴音法術,宣誓聲傳遍廣場,林安說完,深深躬身。
  “我接受妳的效忠,並以開國先君與效忠者訂立的神聖契約之名發誓,必維護妳與妳繼承人的爵位承遞和在領地上的合法權利,直至我們其中壹方的繼承人斷絕!”
  撒克遜嚴正地說完,抽出古舊而沈重的王者之劍,翻轉角度,將劍背重重拍在林安肩上。
  而後,林安直起身,禮官走上前,捧著的絲絨托盤中是壹塊紫薔薇徽章以及兩塊泥土,撒克遜親手將象徵爵位和封地的這叁樣東西交給林安。
  至此,屬于林安的封爵儀式已經結束。
  高台上的諸位見證人都見證了這個過程,並在相關見證文件上簽署下自己的名字和印記,樂聲再度響起。
  “這壹百五十萬畝土地,已經完成了登基並改換了名字,從今天開始,妳就是紫薔薇伯爵領的領主,我的伯爵。”
  “感謝您的慷慨,我的陛下。”
  進入新關系的君臣依照場合慣例,擁抱了壹下,以在臣民的面前表現出君臣相得的態度。
  不知是封爵儀式震撼人心,還是俊男美女相映的畫面令人心動,廣場外平民都歡呼起來,貴族紳士們也摘下帽子,女士們揮舞手絹,壹時廣場內外花瓣和絲絹飛揚,這第壹個冊封,也是最重要的冊封,頓時掀起了壹陣高潮!
  等樂聲告壹段落,歡呼聲逐漸消減,林安退到壹側,讓下壹位進行受封的卡迪拉克大師上前。
  除了尤利西斯大師等人外,這次在梅林受封的大法師足有十叁人,除了林安六人獲得伯爵以上的封賜,其他七人暫時獲得的爵位都是伯爵以下。
  以大法師的身份,子爵的爵位過低,這種受封更多是在表明壹種態度。
  撒克遜對這種態度背後體現的善意尤爲看重,因此特意將伯爵以下的受封和林安他們擺在壹起,並在暗中的宣傳中,也特意 高了他們的功勛,令他們擴大傳播,成爲家喻戶曉的英雄。
  這是壹種榮耀,也是表明他對剩下那幾位大師的期待,這樣的安排令剩下七位大法師比較滿意,覺得這位年輕的皇帝非常禮遇他們。
  封爵儀式後面還有遊街慶賀,讓帝都的人民有機會壹睹抗擊魔族的英雄的真面目,並表達他們的尊敬和熱愛。
  而後宮中與廣場上都召開盛大舞會,林安滿目滿耳都是花瓣和歡呼聲,幾乎讓她有已經成爲了世界中心的錯覺,不知不覺,壹整天就這幺過去了。
  好不容易從舞會上脫身,林安找到侍臣,要求他轉達:
  “我想觐見撒克遜陛下。”
撒克遜早在舞會過半的時候,就已經依照壹貫習慣退場,這還是他分外重視受賀的衆位大法師的緣故。
  林安找的這位侍臣是壹位新晉的宮廷紅人,但身份上完全無法和大法師以及實地伯爵相比,懷揣著對林安廣闊封土的羨慕之情,恭謹地恭賀了林安,而後叫來宮廷侍女陪伴林安,自己親自去給林安通傳。
  他這幺殷勤,自然是因爲林安。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林安的炙手可熱。
  撒克遜允許觐見的回複,過了壹會兒才回來。
  來回報的侍臣神色平靜,看不出什幺。
  林安被引到皇帝與大臣觐見的大書房。
  撒克遜正坐在寬闊的書桌後批閱奏折,華貴的冕袍早就換下了,身上換了身寬松點的便服,空氣 彌漫著淡淡酒味中夾雜著年輕男性特有的氣味,不算難聞,也沒有林安想象的脂粉味,似乎他壹離開舞會就投入到公務中。
  聽到門啓的聲音,他頭也不 地說:
  “坐,稍等壹下,這份奏折還有壹點。”
  林安坐下大約半刻鍾,撒克遜終于批閱完手中的奏折,搖動桌上金鈴,壹個侍臣進來將奏折封好拿走,林安注意到封條是紅色,看起來這的確是封需要緊急發放回去的奏折。
  翻了翻剩下的奏折,撒克遜簡單清理了桌面,似乎打算將公務告壹段落,換個地方與林安交談。
  林安見狀,道:“不用了,在這 說比較好。”
  說完,她看了眼左右陪侍。
  撒克遜眼底掠過訝色。
  林安知道羅斯福子爵在他身邊的地位,可以說,後者知道他身邊的絕大部分事情。
  略壹轉念,撒克遜輕輕揮了揮手指,羅斯福子爵不動聲色地看他壹眼,壹躬身,以他爲首的陪侍們有序而無聲地退了出去。
  接受了封爵,雙方的關系更進壹步,撒克遜當著林安的面,扭動書桌側面的壹個暗扣,隱晦的魔法波動籠罩房間。
  做完這些,撒克遜道:“可以說了,您有什幺事?”
  他深知林安不會沒事找他。
  林安來時想過頗多引出話題方式,最終覺得還是開門見山更合適。
  她略作沈吟,“因爲獵魔榜,壹些人有異動。”
  “噢?”年輕的皇帝神色深沈起來。
  獵魔榜所觸動的東西,是真正的禁忌。
  “壹些人?”他問。
  “壹些……攪局者。”嘴角的譏諷壹閃即逝,林安不等撒克遜問便繼續道:“我特意前來,是因爲您以後或許會聽到壹些不利于我們關系的風聲,所以先對您說壹聲。”
  許多話不需要挑明,何況今天的這個話題對兩人而言分外敏感。
  撒克遜微微瞇起眼,心中對所謂“攪局者”的可能嫌疑對象劃出壹個範圍,同時深深看了林安壹眼。
  林安平靜地回視。
  撒克遜收回視線,露出壹絲微笑。
  “我明白了。”他誠墾而認真地說,“不用擔心,我的伯爵,我不會因區區流言,受外人離間,懷疑您的忠誠——我們此時的目標是壹致的,所以我理應能夠相信您的忠誠,對嗎?”
  林安心中意外,但很好地掩飾了這點,露出心照不宣的笑意,“當然。”
  這對名義上的君臣相視而笑,氣氛似乎十分完美。
撒克遜站起身,欣賞地打量了林安今天的裝扮,笑道,“壹直忘了說,您今天的裝扮真是風采過人,令人驚豔。”
說著,撒克遜拿起了桌上早就淮備好的兩杯酒,壹杯酒遞給了林安,滿含深意地笑道:“祝您今天更愉快。”
林安雖然感到奇怪但並未多想,結過酒杯淡淡地笑了壹下,“陛下也是。”與撒克遜碰了壹下杯子,仰頭喝了下去,修長雪白的脖頸在衣領下若隱若現,顯出壹絲魅惑。
放下酒杯,忽然感到壹陣眩暈,林安立時想到不對,但身上已然酥軟壹片,頭也昏昏沈沈的無法集中注意力,精神力也壹片沈寂無法調動,可以說這壹刻的林安比她剛穿越的時候還要虛弱無力。她憤怒地問道:“妳幹了些什幺。”
撒克遜得意壹笑,“酒 被我下了諸神時代的壹種迷藥,半神以下無法抵抗,妳知道嗎,我很早就想得到妳了,今天妳主動壹個人到我這 來,我豈能不把握住機會呢?等我得到妳,妳將會是這個帝國的皇後,我永遠的禁脔。”
撒克遜以身上的信物開啓了守護大陣,在壹道熾盛的金色
光柱中消失無蹤。
  傳送的光芒漸漸暗淡,撒克遜的身影出現在殿內,壹張足有十丈長寬,大
得有些過分的牙床上,壹道清冷高貴,出塵絕俗的窈窕倩影正躺在上面,銀紫色的法袍包裹著她完美的胴體,烏黑發絲披散,壹張唯美如明月的絕美俏臉上
沒有任何表情,只是望著上方的帷幕,似乎對壹切都不關心壹般,正是先前被生擒的林安,壹身酒氣的撒克遜走到床邊坐下,灼熱的目光肆無忌憚的在林安風華絕代的嬌顔,飽滿起伏的嬌軀上掃視著,片晌後,才贊歎道:“不愧是傳說中最完美的女人,真是讓人迷醉啊。”壹邊兒說著,壹邊兒伸手在林安白皙的俏
臉上撫摸著,手指劃過挺翹的瓊鼻,紅潤的芳醇,雪白的下巴,沿著雪嫩的脖子
壹路來到了被法袍包裹著的高聳挺拔的酥胸上。林安依然如剛才那般,紋絲不動的躺在床上,對撒克遜的輕薄動作並沒有壹絲的反抗,揉搓著林安柔軟挺拔的玉女峰,撒克遜口中啧啧不已,俯下身去印上了林安鮮花般的紅唇,挑開細碎的銀牙,熟練地找到了嫩滑的小舌頭,唇齒糾纏間交換著口中的津液,手上動作也不停頓,林安身上的衣衫在迅速減少,不過壹會兒已經被剝得壹絲不挂。撒克遜感覺到了她完美的碩大乳房的擠壓,壹股讓人沈醉的淡淡清香味道飄入鼻 ,他的視線正好對著她的前胸,兩個豐滿渾圓的乳球間擠成的深深的乳溝清晰可見,在陽光下閃耀著動人的雪白光澤。享受著手中的溫軟滑膩,撒克遜這才松開嘴,壹臉意猶未盡的將目光投向了林安的赤裸女體,白皙的肌體如同星月之光凝成壹般沒有壹絲瑕疵,豐滿高聳的玉女峰高高贲起,豐碩的雪丘頂端的兩點粉紅昭示著它的主人的純潔,纖腰盈盈壹握,圓潤的翹臀,渾圓修直的美腿,以及那粉紅的桃源之地無不吸引著撒克遜的視線。
縱然是全身赤裸壹絲不挂,林安依舊散發著壹種冷冽清寒,高貴不可亵犢的
氣質,足以讓無數登徒子望而卻步,只是撒克遜自然不在此列,這般冷傲不可
侵犯的氣息只會讓他欲火升騰,亵犢聖潔,讓高高在上的神女墜入紅塵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林安亦是如此。撒克遜親吻著林安修長優雅的玉頸,在潔白的肌體上印上了壹個個的唇印,壹路向下,來到了豐挺的雙峰之上,吻過綿軟柔膩的椒乳,壹邊兒揉搓著兩團溫軟滑膩的乳肉,壹邊兒將壹點粉紅的乳首含在了嘴 吸吮著,牙齒輕輕用力做著 啃咬的動作,舌頭靈活的在漸漸變硬的乳尖上勾挑,然後再換過壹邊,將兩團豐美滑膩的乳肉上印上了壹片片口水印,雙手愛撫著這具完美的赤裸女體,熟練地在林安嬌軀的敏感部位遊走著,看似隨意的動作,卻是暗藏玄機。數千年前曾有壹淫欲魔神,生性荒淫,擄掠收藏絕色美女無數以滿足其欲望,無論何種族群,但凡有絕代佳人名動壹方,均被其視爲目標,巧取豪奪也要弄到手壹親芳澤。他成就主神後自創的無上神武《淫欲寶典》,彙聚其畢生淫術精華所在。撒克遜機緣巧合下得到如獲至寶,修習之後禦盡無數絕色女子,無論是何等貞烈冰冷的神女仙子,也都在他的胯下臣服。撒克遜施展《淫欲寶典》中記載的秘術,無數微弱卻玄奧異常的能量在他的雙手摸索間潛入林安的嬌軀,挑起林安的情欲。漸漸地,林安清冷如霜雪的絕色嬌靥上湧起了壹抹紅暈,柔軟的女體開始繃緊,冰瑩纖長的玉手抓著床單,緊 緊握住,那雙冰冷如萬年玄冰的雙眸似乎也在漸漸解凍,看似平靜依然的深處隱藏著淡淡的連漪,只是被她死死壓抑著,沒有露出分毫端倪。
林安的變化,撒克遜看在眼 ,這名最美麗高貴的絕世女子已經
開始被他挑起了情欲,只要他再加把力,這朵美麗的神女將會在他的面前綻放出
最誘人的壹面,任他品嘗壹切的美好。

  頭部已經沿著白皙平坦的小腹向下移動到,跨過了嬌小可愛的肚臍,來到了
那私密之處。撒克遜伸出手指在嬌嫩的私密之處滑動
著,熟練地剝開淡粉的花瓣,緩緩進入緊窄的腔道中,那 已經有著淡淡的濕意。
隨著手指的不斷侵入,略微濕潤的光滑嫩肉開始本能的收縮蠕動,想要將入侵者
擠出去。撒克遜只覺得進入的手指被緊緊包裹著,想要深入壹分都極爲的艱難,
心中不由更加火熱,手指用力,不斷粉碎著林安最後的抵抗,壹面深入壹面靈活
的勾挑著,同時將《淫欲寶典》的能量源源不斷的侵入林安的身體 。

  林安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銀牙緊咬著,下身傳來的酥麻快感熟悉卻又陌生
無比,林安極力抗拒著,但是她此刻壹身修爲都被封禁,而《淫欲寶典》作爲壹代頂尖主神爲禦盡世間絕色所創的無上神功,堪稱有史以來最強的淫術,又豈
是林安的意誌所能抗拒的。縱然她兩世轉生磨砺出的心境,也在那壹波強過壹波的快感之下漸漸起了動蕩,即使心中厭惡至極,林安的身體也自覺地有了反應。  “嗯……”林安細細嬌喘著,中間夾雜著聲聲低不可聞的嬌弱呻吟聲,冰冷
的目光在她自己也不曾察覺的情況下漸漸柔軟,蒙上了壹層淡淡的迷蒙,豐挺飽
滿的酥胸隨著她的喘息激烈起伏著,圓潤挺翹的美臀被撒克遜托著,壹雙增壹
分太肥,減壹分太瘦的美腿有些僵硬的抽搐著,緊緊夾著撒克遜的腦袋,似乎
想將他悶死在腿間壹般。
撒克遜壹邊兒揉搓著林安豐潤滑膩的臀瓣,壹邊兒伸出舌頭在那盛開的濕
潤花瓣間遊走著,只是的動作就讓林安的嬌軀壹陣顫抖,誘人的粉紅花瓣已經主
動地向外分開,露出了 面正在收縮蠕動的粉色鮮嫩肉壁,隨著舌頭的攪動粘稠
的蜜汁不斷流出,被撒克遜舔進了嘴 。        
從全身各處傳來的快感讓林安無所適從,她急促的喘息著,玲珑曲致的完美
嬌軀抽搐般扭動顫抖著,緊緊握著的小拳頭上有著淡淡的青色靜脈突起,深邃的
明眸茫然無意識般眨動著,私處粗糙火熱的舌頭靈活的在她的敏感之處掃動著,
帶來的快感是那幺的強烈,林安已經無暇關注其他的東西了,洶湧而來的酥麻快
感如同電流壹般從下身向著全身激蕩,推著她向高潮極樂逼近。在男女間原始的
本能快感沖擊之下林安已經無法再抗拒下去了。

  壹切仿佛都已經遠去,林安的嬌軀開始痙攣般的抽搐,潔白的肌體上大片醉
人的粉紅,她即將高潮了。但是就在她即將泄身的那壹刻,撒克遜卻停下了在
她下身的動作,將腦袋從林安的美腿糾纏中脫了開來。林安睜開雙眼,第壹眼見
到的是撒克遜臉上戲谑的笑容,頓時仿佛被澆了壹盆冷水壹般,險些迷失的神
智立刻清醒了過來,心中壹陣羞恥,痛恨,望著撒克遜的目光也回複了冰冷無
情。

  撒克遜壹臉淫笑的俯下身來堵住了林安的紅唇,撬開緊閉的貝齒,壹些味
道奇怪的液體頓時流進了林安的口中,在口舌交纏間被他強迫著咽了下去。
在無盡的酸楚,屈辱和委屈中,林安緊緊閉上了明亮的星眸,兩
行清淚順著眼角緩緩流下,嬌軀痙攣般顫抖著,被撒克遜玩弄到了高潮泄身,
下身大股溫熱的蜜液流出,將撒克遜的手指沾濕壹片。

  將濕潤的手指伸進口中舔了舔,看著沈浸在高潮余韻中的林安豐潤誘人的赤
裸嬌軀上香汗淋漓,挺拔的玉女峰和挺翹的美臀圓潤的曲線異常的誘人,造化聖
子只覺得下身硬的都已經有些發疼了。

  迫不及待的把衣服脫得精光,露出下面雄健強壯,肌肉虬結的身體,造化聖
子把林安的雙腿掰成鈍角,露出已經濕透了的粉色蜜穴,鵝蛋般巨大的猙獰龜頭
抵在濕淋淋的花瓣上滑動著。“林安,天下第壹美女,現在,讓我嘗壹嘗究竟是何等的滋味吧。”
撒克遜獰笑著,抓著林安的纖腰,下身微微用力,肉棒緩緩擠開柔嫩緊窄的肉
壁,壹寸壹寸的沒入了林安的小穴 ,抵在了柔軟的花心上,摩擦的快感讓極度敏感的媚肉有些微微的抽搐,林安小腹顫動著,俏臉上表情變化萬千。壹會兒擰著柳葉般的細眉,瞇起水靈的眼睛,瓊鼻高高皺起,壹臉受不了;壹會兒又睜大眼睛,咬住嘴唇,揚起尖細的下巴,強忍呻吟。“霹霹啪啪”的肉體碰撞聲隨著撒克遜的抽送連綿不斷的發出,林安壹臉的失神,只是她的身體是誠實的,撒克遜的肉棒粗長猙獰的肉棒壹次次的插入,每壹次的進入都散發著壹股奇異的蠱惑異力,蜜道 敏感嬌嫩的媚肉被粗暴的抽送刮擦得火熱不已,滑膩膩的愛液在熾烈的快感沖擊下不斷的流淌而出,將兩人的下身沾得斑駁狼藉,林安嬌喘著,圓潤的翹臀開始下意識的向上微微 起迎合著肉棒的沖刺,仿佛在做著無聲的邀請。
  在兇猛的沖擊之下,林安已經被挑起了情欲的雪白嬌軀誘人之極的遊動著,
絕美的俏臉上滿是醉人的紅潤,星眸如春水蕩漾,閃動著春情的光澤,原本清冷的呻吟聲藏著媚人的春意,足以撩人心魂。先前冰冷聖潔的絕代神女此刻褪盡冷傲,化成了熱情如火的絕色妖娆,強烈的反差撩撥著撒克遜已經澎湃之極的欲望,他雙眼赤紅,雙手從林安纖細滑膩的柳腰上移開,抓著兩團溫軟滑膩的聖女峰,仿佛揉面團壹般肆意揉搓著,手指撚弄著因爲充血而挺立的嫣紅乳首,肉棒在溫熱緊湊的蜜穴 勇猛的突進著,柔軟的肉壁緊緊包裹著撒克遜的肉棒,仿佛活過來了壹般做著糾纏吸啜讓撒克遜奇爽無比,在林安妖媚膩人的呻吟聲中精神抖擻得撞擊著林安的胯骨,將肉棒深深的貫穿進林安的身體深處,頂的她柔軟雪膩的嬌軀都弓了起來彎起壹個驚心動魄的優美弧度,豐美的翹臀被頂的高高 起,被撞擊的壹片通紅,壹雙美腿緊緊夾著撒克遜雄健的腰背,將兩個人的身體緊緊糾纏在壹起。
“哈啊……啊……不要……啊……太激烈了……啊……慢壹點……啊……”
林安嬌媚的喘息著,發出斷斷續續的求饒聲。她畢竟是法師出身,身體嬌弱,與修行鬥氣肉身千錘百煉的撒克遜不可同日而語,在這幺激烈的抽送下,很快就不堪承受了,全身上下酸軟不堪,而撒克遜的抽送卻絲毫不顯頹勢,反而有著更加猛烈的趨勢,仿佛太古兇獸壹般激烈得沖擊著林安嬌柔的胴體,巨大的頂蓋每壹次都重重撞擊在嬌嫩敏感的花心上,帶來鉆心的酥麻酸癢。“嘿,這就要不行了幺?剛才還裝得壹副冰冷高傲的樣子,隨便插兩下就手軟腳軟,淫水橫流了幺?果然女人都是壹樣的不老實,明明想要的很,偏偏要嘴硬不肯承認。”撒克遜壹邊兒又快又猛的抽送著,壹邊用言語的羞辱著林安。
  “妳……妳無恥……啊……哈啊……”下流粗鄙的話語讓得林安羞憤至極,
剛欲反駁,卻不防撒克遜突然加重了力量狠狠地插了幾下,頓時幹得她連話都
說不出來了,只是無力地嬌喘呻吟著。撒克遜張狂的大笑著,將林安被幹得酥軟無力的嬌軀翻了個身,讓她跪趴在床上,高高翹起誘人的豐臀,他拍打著林安的翹臀,從後面插入了儒濕滑膩的蜜穴,變換體位後再次抽送起來。“啊……啊……不要……不要……啊……放開我……啊……不要啊……”林安已經感覺到了身體的變化,她拼命的搖著頭,想要抗拒這壹切,只是在撒克遜驚人的體魄面前,她的抵抗根本不值壹提,只能在絕望的呻吟中被推向性愛的高潮。
  感覺到林安的嬌軀開始激烈的抽搐,小穴 更是熱的發燙壹般,撒克遜淫
笑著抓著林安的手臂,將她的身體拉了起來,加快了抽送的節奏,力道十足的撞擊在蜜穴深處,粉碎著,林安最後的抵抗;
  “來吧,給我泄出來吧!”“哈啊……啊……不要……要……來了……啊…
…”林安大聲尖叫著,紅潤的小嘴仿佛露出水面的金魚壹般張得大大的,誘人的胴體激烈的抽搐顫抖著,蜜穴深處噴湧而出的溫熱蜜汁淋在了撒克遜的肉棒上,爽的他身體壹抖。在林安高潮的那壹刻,他暫時停止了抽送,從後面把林安的嬌軀擁入懷 ,雙手揉弄著林安豐滿堅挺的酥胸,赤裸的胸膛磨蹭著光潔滑膩的裸背,肉棒深深的插進林安的小穴 ,享受著柔軟的腔道對肉棒的擠壓吸吮。
  當高潮的余韻消散,林安明亮的星眸 壹片迷離,這才發現她這般溫順得被
撒克遜摟在懷 ,兩人親密無間的姿勢讓她仿佛被毒蛇咬了壹般,扭過頭去壹
口咬在撒克遜寬厚的肩膀上。但是細碎的銀牙仿佛咬在壹塊神鐵上壹般,不但
沒有絲毫的傷痕,反而震得她的貝齒隱隱發疼。
  “啧啧,真是狠心呢,剛剛才讓妳享受到女人最大的快樂,妳居然咬
我?看來,真的要好好調教壹番了,讓妳知道什幺叫做聽話和本分。”
撒克遜在林安雪白的耳垂上輕啜了壹口,淫笑著腰腹用力,肉棒在蜜穴 緩緩的攪動,在柔嫩的媚肉包裹下徐徐抽送。熟悉的酥麻快感再壹次從下身傳來,林安銀牙緊緊咬著,努力控制著自己不發出那羞人的聲音。但是高潮後的身體異常的敏感,只是隨意的抽送,那股鞘翅酸麻的酥癢快感就讓林安有些難以自禁,豐挺的酥胸隨著她漸漸急促的喘息快速起伏著,晃出誘人的弧線。
撒克遜宛如脫缰的野馬,將肉棒拔出到半個龜頭露在她蜜穴外,停頓了壹下子,屁股猛地發力,猙獰的龜頭壹路迫開林安柔嫩的陰道內壁,突入到她的宮頸嫩肉處,接著發出撒克遜嗞”的壹聲脆響迫開宮頸,大肉棒完美的和蜜穴嚴合在壹起在也沒有壹絲的縫隙。
  “啊!”被刺穿的林安仰頭壹聲痛呼,壹雙小手緊緊的拽住身下的床單,
彎曲在撒克遜臂彎處的修長美腿向上彈起緊緊勾住他的脖頸,十根誘人的玉趾緊
了又松、松了又緊的嬌俏可愛。林安帶著哭訴般的音腔放聲尖叫道,同時拼命迎合著,讓男人壹次次的刺穿強烈的徹底占有自己,終于在壹聲高亢的呻吟中,她達到了欲望的最巅峰,強烈的高潮讓她直翻白眼,眼淚與口水橫流。
  “這才是真正的男歡女愛,真是太舒服、太爽了。”撒克遜看著身下因高潮
噴湧而緊閉著雙眼慵懶癱軟的林安,感覺壹切恍若夢中般,耳中聽著她嬌豔欲滴
的櫻唇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更是動力十足挺動著腰臀。“嗯……嗯嗯,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

  在充滿著淫靡之氣的臥室內,吱呀吱呀搖晃的大床上,林安的身體呈壹百
二十度的彎曲,突顯著更加誘人的渾圓翹臀,修長的美腿挂在撒克遜肩膀上,偶
爾還交纏在壹起,她白皙光滑的肌膚上投影著男人聳動的身影,嬌豔紅腫的蜜穴
被男人那粗長黑的大肉棒狠狠壹插到底,整根巨棒都被好似無底的蜜穴吞噬,只
余下壹對黑紅色鼓脹的睪丸拍打在她收縮的鮮豔菊花蕾上,臀肉也隨之向下壹沈,被男人強有力的腹部撞擊變形,渾圓豐滿的翹臀被壓迫變成橢圓形。瞬間,粗長黑的大肉棒沾滿白色淫液泡沫被拔出,肉棒與緊緊包裹住它的陰唇相摩擦,使得她整個蜜穴仿佛都在震動,被壓迫變形的翹臀又迅速恢複到原來的飽滿形狀,顯示出驚人彈性,這種淫靡的景象在男人壹抽壹插之間反複上演,給人壹種強烈的視覺盛宴。
  “啪啪啪……啪啪啪……”
  林安紅撲撲的俏臉布滿了輾轉承歡的迷醉表情,酣暢淋漓又狂野的性愛,
産生壹股股強烈的興奮電流快感,刺激著她每壹根神經,泛紅的胴體迎合著男人
的抽插,秀眉緊蹙,張開紅潤欲滴的櫻唇,呼呼喘著如蘭似麝的熱氣,在男人高
超的性愛技巧下,蜜穴深處徹底綻放噴湧著大量的陰精愛液,她的胴體偶爾陣陣
間歇性的抽搐顫抖壹番,壹波接壹波的極樂高潮沖擊著她的腦神經細胞。

  撒克遜汗流浃背的進行著最後的沖擊,下身噴射的快感不停的從腰眼處傳出,通過脊椎到達大腦,在女人昏阙的高潮中,他猛地將肉棒向前壹頂,碩大的龜頭直接頂入林安的子宮,林安在短短的壹刻鍾內就泄了兩次,她無力的扭動著香汗淋漓的赤裸嬌軀,不甘卻又無奈的呻吟著,這樣微不足道的掙紮卻只能給撒克遜只能加壹點情趣而已。聖潔冷傲的林安仿佛壹只母獸壹般翹著屁股被他從後面抓著纖腰和翹臀,用這般屈辱的姿勢承受著他的奸淫,亵犢聖潔帶來的無與倫比的征服之感讓撒克遜亢奮不已。
  “哈啊……哈啊……不……不要了……嗯啊……要……要……壞掉了……啊
……”激烈的性愛極大的消耗了林安的體力,已經泄得手軟腳軟的林安如同軟泥壹般倒在床上,飽滿的酥胸被她的身體壓得扁扁的,暈紅的俏臉貼著床,令人迷醉的壹雙星眸中已經迷離壹片,嬌花般豔麗的紅唇微張,發出壹聲聲微弱的呻吟求饒聲。
  “呼,這就不行了幺?這幺差的耐力可不行啊,需要好好調教壹番才行呢!”
撒克遜依然保持著後入的姿勢,拎著林安的小腰壹邊兒從後面猛插著林安的小
穴,他壹邊兒拍著林安的屁股,淫笑道:“妳的下面真會夾啊,受不了了,哦,
要射了!”撒克遜大手“啪啪啪”得拍打著林安的翹臀,開始做著最後的沖刺。
雖然他表面上亢奮之極,心中卻是沈靜無比,隨著腰跨強猛的沖刺,他體內的鬥氣也是運轉到了極致,甚至有些許本源能量彙聚其中,默默施展出了《淫欲寶典》
中的“種欲”秘術。最後快速的猛插了七八十下,在林安嬌膩媚人的呻吟聲中將
肉棒重重的插進了她的身體深處,撒克遜將精液射滿了她的蜜壺,同時壹道道
陰柔詭異的奇異能量也隨著精液壹起進入了林安的體內,與林安的每壹寸血肉結合,甚至隱隱侵入了林安的魂海中,雖然極爲微弱,卻勝在隱秘。這正是《淫欲寶典》中的禁忌秘術“種欲”,通過施術者本源力量凝結的壹個“欲種”通過交合進入女子體內,以對方的精氣神爲滋養孕育出淫胎,將會潛移默化的作用在她的身上,漸漸改變這名女子的體質,將她的身體改造的極爲敏感,也會對她的意誌和情感施加影響,再配合其他的調教,最終將她變成施術者的情奴。
  “不……不要……不要……啊……又要……來了……”被撒克遜噴射前的
激烈抽送插得欲生欲死,林安迷亂地扭著柔韌的纖腰,將床抓出壹片片的褶皺,
俏臉稍稍 起,大聲尖叫著,被屈辱之極的送上了第十次的高潮,噴湧出的大股蜜液和撒克遜的精液混在壹起將窄小的蜜壺灌得滿滿的,壹片火熱。
  將占滿蜜汁和精液的肉棒從壹片狼藉的蜜穴 拔了出來,擠進林安滑膩的臀
溝間摩擦著,撒克遜從後面壓在林安的赤裸胴體上,親吻著林安的耳垂,粉頸和光潔的裸背,動作極盡溫柔,林安的嬌軀安靜的靠在撒克遜的懷中,美眸微閉,似乎還沈浸在高潮的余韻中,與撒克遜異同享受著性愛高潮後的溫存。
。。。。。。。。。。。。。。。。。。。。。。。。。。。。。。。。。。。
“皇後駕到。。。”撒克遜聞聲望去,只見林安穿著壹身黑色的晚禮服,完美地襯托出女人高挑阿娜的動人身姿,黑色的長發高高挽起,裸露著她脖頸處雪白晶瑩的肌膚,經典的黑與白使得林安高傲的氣質中又添加絲絲神秘,仿佛沐浴在月光下的夜之貴族,白 透紅的足後跟,到彎曲的足背處,在超薄肉色絲襪的覆裹下,呈現出迷人的弧線,潔白圓潤的腳踝下是裸色的半高跟,配著女人優雅的步伐好似隨風輕舞的精靈,貼身的晚裝完美的勾勒出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林安走到撒克遜身邊,黑色的低胸晚裝 壹對飽挺的乳峰因爲沒有內衣的束縛而微微蕩漾,雪白深邃的乳溝在配上女人露齒的微笑,銷魂的眼神直勾勾盯著他。走到撒克遜身邊,林安蹬掉腳下的高跟鞋,赤腳微微躬下身子,胸前的壹對雪白飽滿的乳峰毫無遮擋地呈現在他眼前,在撒克遜喉嚨滾動之際,林安伸出壹只手輕輕掀起裙擺,沿著自己雪白豐潤的大腿壹路上滑,快到大腿根部的時候才停住,像是勾住了什幺東西,然後輕輕地往下拉,最後褪到腳踝的時候,撒克遜終于看清了女人手中的東西,那是壹條綢質的黑色蕾絲丁字褲。林安用小指輕輕挑著那條丁字褲,眼神輕佻地望著撒克遜,在撒克遜渾身血液沸騰的時候猛然坐進他懷 面,玉臂摟著他的脖子吐氣若蘭的說道:“陛下,妳不想要我嗎?”撒克遜那還忍得住,雙手按在林安的腰眼處,緊摟著女人,鼓起胸膛貼膜著她胸前的乳球,把自己凸起的大肉棒隔著幾層布,狠狠頂在林安的私密處,暗自聳動著屁股,加劇著兩人的摩擦,之後溫柔地撫過林安衣襟,不到壹秒的時間,禮服片片飛散的林安就變成身無片縷的赤身裸體狀態。
他忽然把林安的雙腿曲起,雙手扶在她的膝蓋上,壹邊抽插,壹邊望著自己粗大黝黑的肉棒,在林安嫩紅的牝穴處進進出出,帶起壹片片白色的汁液,臉上愈發興奮。
  “啊……啊……嗯……”林安只感到撒克遜粗大的陽具,每壹次進入她的身體,都會給她帶來強烈的飽滿感,而每壹次抽出時,下身都會壹陣空虛,她只想讓身上的男人快點進來,滿足她此刻強烈的需求。
  “呼……呼……”撒克遜連續而快速地抽動了數十次,只插得身下的林安嬌吟連連,才喘著粗氣,道:“啊……寶貝,換個姿勢,我想騎妳。”撒克遜不由分說地抽出黝黑粗大的陽具,把身下的林安扶轉過身,並霸道地壓了壓低林安的上身,把她圓潤的翹臀扶高,隨後壹只手扶著堅硬的肉棒,尋找著林安那幽幽的蜜穴。
  “啪”的壹輕聲,撒克遜下身壹挺,粗大的陽具順利地進入了林安體內。
  而這壹動作,讓林安嘤咛壹聲,嬌軀壹顫,柔順的秀發散到了背部。
  撒克遜滿足地抹開盤散在林安背上的烏黑頭發,望著她極具曲線感的白皙背部,壹邊挺動間,撒克遜湊下了頭,在林安光滑潔白的背部上,留下了十多個深深地吻痕。
  “啊……哈……嗯……”撒克遜快速而具力量的抽插,讓林安壹連間,呻吟的音字不斷改變。忽然間,她柔挺的胸部被壹雙大手覆蓋住,立時知道身後這家夥又色欲上漲,來個前後夾攻。
  撒克遜感受著胯下陽具,被壹片溫暖潤滑包裹的快感,手中抓著壹對柔嫩的雙乳,那種滑嫩的快感,又是另壹番動人的享受。看著身下的林安已經被他完全征服,撒克遜的征服欲達到空前的高度。
  把玩了好壹會,撒克遜戀戀不舍地離開了林安的椒乳。壹邊挺動,壹邊撫了撫林安同樣圓挺的臀部,忽然“啪”的壹聲脆響,撒克遜壹雙大手迅快地對淮胯間的臀部,拍了下去。
  撒克遜緊緊抓著林安的腰部,作了近百次迅快而暴力的沖刺,接著站了起來,像騎馬壹般半蹲著,雙腿分跨在林安左右兩側,壹只手扶了扶陽具,當交合進去後,撒克遜像騎馬壹般,把身下的林安騎得呻吟不止。
  這個動作最能讓男人感到征服女人的滿足感,撒克遜當然不例外。他曾發過誓,要把這美女全身由上到下,都成爲他的人。心中壹動,他忽然把陽具抽了出來,把嬌喘籲籲的林安反過身來。
  他扳過林安兩條仍穿著絲襪的長腿,把她的雙腿吊了起來,下身壹邊滑進林安濕潤的牝穴,雙手則撫上這動人美女,這對堪稱完美的絲足。
  林安所穿的絲襪十分高檔,屬于天然冰絲系列。
  撒克遜撫上時,仍能感受到些許冰涼。
  林安的足心紅嫩,從足背至大腿處,弧線驚人。如青蔥般的嫩白腳趾,薄薄的肉色絲襪,阻擋不住其中的驚人魅力。撒克遜禦女無數,從未見過這般完美的雙足,他不禁贊歎:“這雙腳簡直是上天的傑作。”林安雙目迷離,俏臉泛著紅暈,她斷斷續續地呻吟著,直到撒克遜停下來欣賞她的美足時,她才得以喘息。林安內心恨意更甚壹分,臉上卻泛起微笑,以充滿媚惑的聲音說道:“喜歡幺?我的全身,還有這雙腳今夜就是妳的,妳想怎幺弄,安兒全聽妳的。”林安充滿誘惑性的話音,讓撒克遜仍插在她體內的陽具跳了跳,他贊歎地摸著林安的足心,把舌頭往包裹著絲襪的嫩趾上卷去。
  隔著略顯冰涼的肉色絲襪,撒克遜貪婪地吮吸著林安的小巧腳姆指。性感的小腳上,少女特有的肉香讓撒克遜如癡如醉。舔了沒幾下,本就超薄的絲襪變得更加透明,林安五根小巧的腳趾並攏在壹起,隨著他的開始抽動,嫩白的腳趾顯得有點顫抖,這分外刺激著撒克遜高昂的性欲。
  林安看著身上的男人,在她的左小腿處親吻著,壹臉迷醉的模樣,“吻我……”林安忽然開口,讓撒克遜把目光投向她的俏臉處。只見林安眼波微蕩,嘴角含春,顯然已快到達歡樂的極致。撒克遜只感到,征服身下這美女,實是他壹生來最值得驕傲的壹件事。
  撒克遜扳起林安的雙腿,將兩條小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讓她下身 高,撒克遜硬挺的陽具不需扶動,輕輕松松地順著早已泛濫的牝穴,插了進去。林安只來得及呻吟壹聲,壹張小嘴就被撒克遜吻了下去。
  “唔……唔……”由于雙嘴被封,林安的呻吟聲變成了斷斷續續的“唔唔”聲,林安如蘭的鼻息不斷鉆入撒克遜鼻內,他下身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啪啪啪”的交合之聲,不絕于耳。林安架在撒克遜肩膀上的絲襪美足,隨著撒克遜的插動,在他的頭部兩側不序晃動。
  林安與撒克遜作唇舌交纏,任由對方吸吮自己口中的甘涎,自己胸前的壹對椒乳落入這男子的手中,被扯得變幻出各種羞人形狀,突然間,本就作劇烈抽插的撒克遜,感到胯下的陽具忽然間變得更硬,快感也呈幾何遞增,幾欲快達到射精的程度。他大吃壹驚,隨即被劇烈的快感沖昏了理智。
  他雙目通紅,像野獸般喘著粗氣,胯下壹根黝黑的陽具,以超激烈的速度,直插得林安喘不過氣。他覆在林安雙乳上的手,在劇烈的快感沖擊中,用力地揉搓著林安,讓人看著生怕他會把這對美乳揉爆。撒克遜捧住她肥嫩的屁股,逐漸發狠起來,每壹下都直落花心,林安浪肉不停得顫動,真是爽翻了。“陛下啊……我好舒服啊……天啊!啊啊啊啊啊啊陛下!”
  林安故意發出這樣淫蕩的叫聲,實際上在她的心中自然也是十分享受這般美妙的感覺。
  撒克遜突然拔出肉棒,將林安翻過身來,上身俯臥在桌上,兩腿垂下地面,邪莖從屁股抵住小穴,壹滑就又插進肉 。肉棒來回不停的抽動,林安的淫水變成淫汁特別會噴,地上都濕了壹大片。
  “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
  她越來越聲音越高,回蕩在空曠的房間當中,也不理是不是會傳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她不曉得是泄了第幾次,“噗!噗!”的浪水又沖出穴來,撒克遜下身也被她噴得壹片狼籍,肉棒插在穴 頭覺得越包越緊,肉棒深插的時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彈得非常舒服,于是更努力的插進抽出,兩手按住肥臀腰桿直送,刺得林安又是胡亂叫春。在撒克遜激烈的蹂躝下,林安情難自禁地熱情扭動、嬌喘噓噓的回應起來,壹雙白皙嫩滑、修長完美的玉腿,時而高舉、時而輕 ,似乎不曉得該擺放在那 才好般……
  不知不覺中,千嬌百媚的林安那雙優美動人、白皙修長的玉腿,盤住了撒克遜的腰部,並且隨著他的每壹下插入與抽出,羞人答答地緊夾、迎合,同時林安還夢呓般的輕呼著:“啊、啊……妳……好深……噢、啊……撒克遜,妳頂到了我從沒被人插到過的地方……噢,啊呀、喔……呼呼……好大喔!”
  撒克遜看著眼下輾轉嬌啼的美女,那如夢似幻、如泣如訴的甘美表情,決定再幫她火上加油,看看她能淫蕩到什幺程度;于是他更加狂野而粗暴地用他粗長的巨大老二,深深地刺入那火熱而饑渴的狹小秘道 。
  他壹陣橫沖直撞、縱情馳騁之後,粗糙而滾燙的碩大龜頭,闖入了那含羞帶怯、燦然綻放的嬌嫩花心──頂端剛好緊抵在林安陰道最深處的花心上。
  “啊──!”
  的壹聲羞澀無比地嬌啼。
  經不住那強烈刺激的林安,迸發出壹陣急促的嬌啼狂喘。
  撒克遜的大老二脹滿了林安那神秘花徑最深之處,他的大龜頭緊緊地抵住林安的子宮口,然後便展開壹陣令她銷魂蝕骨、魂飛魄散的揉動與觸擊。霎時清純可人的美少女,像觸電般地顫栗起來,發出壹陣迷離而慌亂的嬌啼:“哎……哎……喔……啊……嗯、嗯……哦啊呀……撒克遜啊……呼呼……嗯,噢……我的撒克遜……好陛下……我服了妳了!”
  林安忘情地呼喚著撒克遜的名字,她的雙手死命地環在撒克遜頸後,而那柔若無骨、細嫩光滑的少女嬌軀,發出壹陣陣忍抑不住的痙攣和抽搐……陰道膣壁中的粘膜與嫩肉,更是死死地纏繞住那巨大的闖入物,壹陣無法自抑的強烈收縮和絲絲入扣的緊夾,林安雪白的香臀拼命地向上挺動、迎聳,她像八爪魚般地四肢纏結在撒克遜背後。
  只聽她悶哼了片刻,不顧壹切地叫喊起來:“啊、啊……陛……好陛下……
  妳好厲害……噢、噢……要頂死我了……喔……啊……嗯哼……啊哈……噢……
  我不行了……哎呀……我完了!”
  林安隨著高潮噴灑出來的陰精,如溫泉般地淋濺在撒克遜的大龜頭上……久久方歇。
  “啊……啊……嗯……”林安架在撒克遜肩頭上,隨著抽插而晃動的壹只白嫩腳丫,忽然壹陣劇烈顫抖,薄薄的絲襪內,可清晰地看見林安的十只小腳趾,此時蜷曲在壹起。而在他身上的撒克遜,忽然發出了壹聲低吼,陽具在林安體內的抽插的速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速。
  撒克遜的低吼聲,與林安急促的嬌呤聲,交雜在壹起。兩人的下身,此片壹片泛濫。
忽然撒克遜發覺龜頭暴脹,每壹抽插穴肉滑過龜頭的感覺都十分受用,知道來到射精的關頭,急忙撥翻開林安的屁股,讓肉棒插的更深,又送了幾十下之後,終于忍受不住,趕快抵緊花心,叫道:“安兒……要射了……射了……”
撒克遜壹下子全噴進林安子宮之中,林安承受了少年皇帝熱燙的陽精,美得直哆嗦,“啊……”的壹聲長叫,忍不住跟著又泄了壹次。
不知過了多久,大殿 再壹次安靜下來,大床上,林安已經沈沈睡去,白皙無暇的豐潤嬌軀上到處都是白濁的精斑和淡紅的抓痕,兩腿間更是狼藉壹片,顯示著剛才的“大戰”之激烈。,只見林安全身沾滿著黏稠精液,臉上帶著幸福微笑沈沈睡在撒克遜懷中……